首頁

決定未來變革的小趨勢 - 49 / 57
價值觀念類 / 佩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決定未來變革的小趨勢

第49頁 / 共57頁。

我的看法是,比較而言,成年人玩電子遊戲是利大於弊,理由是,成年人對於電子遊戲的喜愛已經不僅僅是為了娛樂,而是進入了對他們自己進行教育的層面。遊戲成了技能培養和培訓的新領域,而這正是成年人在解決世界上一些最嚴重的問題時所需要的。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Scholars)把電子遊戲稱作「嚴肅的遊戲」,電子遊戲技術的下一個階段的基礎將是學習和模仿,這種技術已經在疾病預防、反恐應急措施以及和平推翻獨裁者等領域有所發展。消防隊員用它來應對各種生化災難,大學管理者用它對高等教育進行改造,軍事部門則用它來為戰爭作準備。在情況緊急,而且選擇緊迫而複雜的時候,通過遊戲作出實際選擇能夠帶來實質性的競爭優勢。但只有當主流成年群體對遊戲中的各種手段和技術感到很舒服的時候——在很大程度上說,是在他們的休閒時間裡——像中小學、大學和政府這樣的機構才會開始發掘它的全部價值。

所以說,一開始只是不喜歡社交的青少年的愛好的東西,現在卻成了成年人思考反恐、教育和戰爭的最新的方式。我們「玩遊戲」,並不是因為我們對社會太反感,以至不願意出門,而是因為我們能夠通過軟件所設定的情節對我們生活中的一些最大的挑戰進行想象、計劃和實踐。

◎第十四部分 教育(1

晚上學的聰明孩子——美國啟蒙教育的障礙

我最喜歡的1990年代的電視節目之一是《天才小醫生》(Doogie Howser,M.D.),它反映了美國夢理智的一面——如果道奇(Doogie)聰明到10歲就能完成在普林斯頓大學的學業,那麼不管常規如何,他都可能成為一位少年外科醫生。美國曾聚集過一些衝破教育制度的束縛而突然冒出來的天才少年。卡爾·薩岡(Carl Sagan)在16歲就讀完了高中。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20歲就從牛津畢業了。莫扎特才6歲,就開始巡迴演出了。

唉!不會再有這種事情了。今天教育的最大發展趨勢是相反的:抑制孩子的發展。而且他們「越聰明」(或者從統計學的角度說,他們越有可能獲得成功),他們被耽誤的可能性就越大。

這種做法被稱作「延後入學」,這種做法就像是推遲大學生運動員學程一年,等他們再長一歲時再上場參加比賽。美國教育部在2005年發佈的一份報告表明,將近10%的美幼兒園的學生實際上可以提前一年入學。

是誰造成這種情況的呢?一般來說,延後入學的孩子都是男孩,他們的父母都是受過良好教育的白人。良好的教育使他們知道孩子在班裡名列前茅的感覺有多麼好——而且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能感受到這一點,即使他們的孩子比起同齡孩子來說個頭不那麼大、不那麼拔尖、智力發育不那麼好或能力不那麼強。所以,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讓他們的孩子和那些年齡比他們小一歲的孩子一起報名入學。

這種做法在私立學校和富裕家庭中尤為普遍。對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教育資料所做的一項分析表明,富裕地區的延後入學的比率上升到了20%,而低收入地區的比率是2%到3%。

什麼事一旦開始,就很難扭轉。很快,即使你不是一個很想為孩子競爭的家長,但如果你不讓孩子晚上一年學,就會覺得自己沒有盡到心,因為如果你讓孩子5歲時就上幼兒園,你會使孩子在將來要與比他整整大一歲的同學競爭。當然,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樣做的家庭越多,競爭優勢就越小。一位觀察家將這種現象稱為幼兒班軍備競賽(Kindergarten Arms Race)。

或許更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一做法似乎並沒有什麼用處。大多數關於延後入學學生的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從長遠來看,延後入學的孩子的學習成績並不比比他們小的同學好,而且到三年級的時候,所有短期優勢都不存在了。

從發現趨勢的角度來看,只有重視美國富人和窮人之間正在擴大的差距,晚上學的聰明孩子才會引起人的興趣。過去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在與享有特權的學生(他們的父母受過大學教育,他們還在娘胎的時候就開始準備大學入學考試)的競爭中似乎不具有足夠的挑戰性,現在這些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比他們的同班同學整整小了一歲。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