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下 - 92 / 141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我送君歸。「乃導至窟下,覺雲氣擁之以升,遂履平地。見山中樹葉深黃,蕭蕭木落(42),似是秋杪(43). 大驚曰:」我以冬來,何變暮秋?「奔赴家中,妻子盡驚,相聚而泣,高訝問之,妻曰:」君去三年不返,皆以為異物矣(44).「高曰:」異哉,才頃刻耳。「于腰中出其糧糧,已若灰燼。相與詫異。妻曰:」君行後,我夢二人皂衣閃帶(45),似誶賦者(46),洶洶然入室張顧,曰:「彼何往?『我訶之曰:」彼已外出。爾即官差,何得入閨闥中!』二人乃出,且行且語云『怪事怪事』而去。“乃悟已所遇者,仙也;妻所夢者,鬼也。高每對客,衷杵衣于內(47),滿座皆聞其香,非麝非蘭,着汗彌盛。

據《聊齋誌異》二十四卷抄本

【註釋】

(1) 金城:古郡縣名「金城」者甚多,難以確指。又,金陵(今南京)也稱金城。

(2) 飴(s ì四):通「飼」,施飯,喂食。

(3) 耳舍,正門兩旁的屋舍。

(4) 餉:用食物款待。疏食:粗飯。

(5) 湯餅,湯煮的麵食;麵條。

(6) 貪饕(t āo 掏):極端貪食。

(7) 步履:行走。

(8) 諸曹:指其他僕人。偶語:私語。

(9) 惠深覆載:恩惠深厚,如同天地。覆載,《禮記。中庸》:「天之所覆,地之所載。」喻指包容、庇養萬物。

(10)酒炙:酒肉。灸,烹烤的肉食。餌:飼。

(11)銜之:恨他。銜,懷恨。

(12)彌重之:更加尊重他。

(13)多風格:頗有風度格調。

(14)手談:下圍棋。《世說新語。巧藝》:「大公以圍棋為手談。」

(15)為令:為酒令。

(16)呼采:擲骰為戲,在投擲的同時呼喊擲出個好的綵頭。采,通「彩」,

綵頭。

(17)雉盧:「雉」和「盧」都是博戲取勝的彩色。

(18)作劇;作戲;這裡指作幻術。

(19)薄設:設薄酒。備酒筵的謙詞。

(20)杖頭空虛:猶言手頭空空,無錢買酒。晉人阮修,常步行,枴杖頭上掛一百文銅錢,到酒店就買酒獨酌。見《晉書。阮修傳》。後人因稱買酒錢為「杖頭錢」。

(21)作東道主:設宴請客稱「作東道」或「作東道主」。東道主,語出《左傳。僖公三十年》,原謂鄭在秦東,供應秦使節所缺,故稱東道主。後泛指主人。

(22)亂哢(1 òng)清味(zhòu 咒),群鳥雜亂地清脆鳴叫。哢,鳥鳴。

咮,通「噣」,鳥嘴。

(23)瑙玉:瑪瑙、玉石。

(24)句輈(g ōu —zhōu 勾舟),鳥鳴聲。

(25)鸜鵒(q ú-yù渠玉):鳥名,即八哥。

(26)朝陽丹鳳:鳳凰。語出《詩。大雅。卷阿》:「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丹鳳,首翼赤色的鸞鳥稱「丹鳥」或「丹鳳」。

(27)青鸞,傳說中的神鳥,赤色為「鳳」,青色為「鸞」。黃鶴:傳說中神仙所騎的鶴。

(28)珍錯:山珍海錯,指珍異餚饌。

(29)受鬥許:能容一斗多酒。鬥,古代酒器。

(30)翩跪(xiān 仙):輕盈飄逸。

(31)仙仙:也作「僊僊」,形容舞姿飛揚。《詩。小雅。賓之初筵》:「屢舞僊僊. 」

(32)酣際:酒興最濃的時候。酣,濃、盛。

(33)金鈿:金寶製成的首飾。

(34)嫋嫋:同「裊裊」,形容聲音婉轉悠揚。

(35)繞樑,《列子。湯問》:古時一位歌者,歌后餘音繞樑,三日不絶。

後因以「餘音繞樑」形容使人經久不忘的優美歌聲。

(36)月光如洗:月光非常光潔。

(37)盍(h é何):何不。

(38)砧,搗衣石。

(39)虛所:無人的地方。

(40)切責:責備。切,責。

(41)籠:蒸籠。

(42)蕭蕭木落,草木枯萎搖落。杜甫《登高》:「無邊落木蕭蕭下。」

(43)秋抄:秋末、暮秋。

(44)異物:鬼物。

(45)皂衣閃帶:穿著黑色衣服,繫著閃光的腰帶。

(46)淬(suì歲)賦:迫逼賦稅。誶,責罵,形容追逼。張顧:張望察看。

(47)衷:穿在裡面。杵衣,指被搗衣杵擊過的衣服。

人妖

馬生萬寶者,東昌人(1) ,疏狂不覊。妻田氏,亦放誕風流。伉儷甚敦(2).有女子來,寄居鄰人某媼家,言為翁姑所虐,暫出亡。其縫紉絶巧,便為媼操作,媼喜而留之。踰數日,自言能幹宵分按摩(3) ,愈女子瘵蠱(4).媼常至生家,游揚其術(5) ,田亦未嘗着意。生一日于牆隙窺見女,年十八九已來,頗風格(6).心竊好之。私與妻謀,託疾以招之。媼先來,就榻撫問已,言:「蒙娘子招,便將來。但渠畏男子,請勿以郎君入。」妻曰:「家中無廣捨,渠儂時復出入(7) ,可復奈何?」已又沉思曰:「晚間西村阿舅家招渠飲,即囑令勿歸亦大易。」媼諾而去。妻與生用拔趙幟易漢幟計(8) ,笑而行之。

日曛黑,媼引女子至,曰:「郎君晚回家否?」田曰:「不回矣。」女子喜曰:「如此方好。」數語,媼別去。田便燃燭展衾,讓女子先上床,己亦脫衣隱燭(9).忽曰:「幾忘卻,廚舍門未關,防狗子偷吃也。」便下床啟門易生,生窸窣入(10),上床與女共枕臥,女顫聲曰:「我為娘子醫清恙也(11). 」間以昵詞(12). 生不語。女即撫生腹,漸至臍下。停手不摩,遽探其私,觸腕崩騰。女驚怖之狀,不啻誤捉蛇蝎,急起欲遁。生沮之(13),以手入其股際,則擂垂盈掬,亦偉器也。大駭呼火(14). 生妻謂事決裂,急燃燈至,欲為調停。則見女赤身投地乞命,妻羞懼趨出。生詰之,雲是谷城人王二喜(15),以兄大喜為桑衝門人(16),因得轉傳其術。又問:「玷幾人矣?」

曰:「身出行道不久,只得十六人耳。」生以其行可誅,思欲告郡,而憐其美,遂反接而宮之(17),血溢殞絶(18). 食頃復甦,臥之榻,覆之衾,而囑曰:「我以藥醫汝,創痏平(19),從我終焉可也,不然事發不赦。」王諾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