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下 - 84 / 141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20)首善者:善舉的倡導者。

(21)骨相:骨格形貌。

(22 〕武夷幔亭:陸羽《武夷山記》引神話傳說:秦始皇二年八月十五日,武夷君于山上置幔亭,化虹橋通上下,大會鄉人飲宴。武夷,武夷君,武夷山山神。幔亭,張幔為亭。

(23)吳木欣:名長榮,字木欣,長山(今山東省鄒平縣)人,詳見《鳥使》注。

(24)遜:遜讓。

粉蝶

陽曰旦,瓊州士人也(1).偶自他郡歸,泛舟于海,遭颶風,舟將覆;忽飄一虛舟來(2) ,急躍登之。回視,則同舟盡沒。風愈狂,瞑然任其所吹。亡何,風定。開眸,忽見島嶼,舍字連亙(3).把棹近岸,直抵村門。村中寂然,行坐良久,鷄大無聲。見一門北向,松竹掩藹。時已初冬,牆內不知何花,蓓蕾滿樹,心愛悅之,逡巡遂入。遙聞琴聲,步少停。有婢自內出,年約十四五,飄灑艷麗。睹陽,返身遽入。俄聞琴聲歇,一少年出,訝問客所自來。

陽具告之。轉詰邦族,陽又告之。少年喜日:「我姻親也。」遂揖請人院。

院中精舍華好(4) ,又聞琴聲。既入舍,則一少婦危坐(5) ,朱弦方調,年可十八九,風采煥映。見客人,推琴欲逝(6).少年止之曰:「勿遁,此正卿家瓜葛。」因代溯所由(7) ,少婦日:「是吾侄也。」因問其「祖母尚健否?父母年幾何矣?」陽曰。「父母四十餘,都各無恙;惟祖母六旬,得疾沉痼(8) ,一步履須人耳。侄實不省姑系何房(9) ,望祈明告,以便歸述。」少婦曰,「道途遼闊,音問梗塞久矣。歸時但告而父,‘十姑問訊矣。(10),渠自知之。」

陽問:「姑丈何族?」少年曰:「海嶼姓晏。此名神仙島,離瓊三千里,仆流寓亦不久也。」十娘趨入,使婢以酒食鈉客,鮮蔬香美,亦不知其何名。

飯已,引與瞻眺,見園中桃杏含苞,頗以為怪。晏曰:「此處夏無大暑,冬無大寒,花無斷時。」陽喜曰:「此乃仙鄉。歸告父母,可以移家作鄰。」

晏但微笑。

還齋炳燭,見琴橫案上,請一聆其雅操(11). 晏乃撫弦捻柱。十娘自內出,晏曰:「來,來!卿為若佳鼓之。」十娘即坐,問侄:「願何聞?」陽曰:「侄素不讀《琴操》(12),實無所願。」十娘曰:「但隨意命題,皆可成調。」陽笑曰:「海風引舟,亦可作一調否?」十娘曰:「可。」即按弦挑動,若有舊譜,意調崩騰;靜會之(13),如身仍在舟中,為颶風之所擺簸。

陽驚嘆欲絶,問:「可學否?」十娘授琴,試使勾撥(14),曰:“可教也。

欲何學?「曰:」適所奏『颶風操』,不知可得幾日學?請先錄其曲,吟誦之。「十娘曰:」此無文字,我以意譜之耳。「乃別取一琴,作勾剔之勢,使陽效之,陽習至更余,音節粗合(15),夫妻始別去。陽目注心媛,對燭自鼓;久之,頓得妙悟(16),不覺起舞。舉首,忽見婢立燈下,驚曰:」卿固猶未去耶?「婢笑曰:」十姑命待安寢,掩戶移檠耳(17). “審顧之,秋水澄澄(18),意志媚絶。陽心動,微挑之;婢俯首含笑。陽益惑之,遽起輓頸。

婢曰:「勿爾!夜已四漏,主人將起,彼此有心,來宵未晚。」方押抱間,聞晏喚「粉蝶」。婢作色曰:「殆矣!」急奔而去。陽潛往聽之。但聞晏曰:「我固謂婢子塵緣未滅,汝必欲收錄之。今如何矣,宜鞭三百!」十娘曰:「此心一萌,不可給使,不如為吾侄遣之(19). 」陽甚慚懼,返齋滅燭自寢,天明,有童子來恃盥休,不復見粉蝶矣。心惴惴恐見譴逐。俄晏與十姑並出,似無所介於懷,便考所業(20). 陽為一鼓。十娘曰:「雖未入神(21),已得什九,肄熟可以臻妙。」陽復求別傳(22). 晏教以「天女滴降」之曲,指法拗折,習之三日,始能成曲。晏曰:「梗概已盡,此後但須熟耳。嫻此兩曲,琴中無硬調矣。」

陽頗憶家,告十娘曰:「薔居此,蒙姑撫養甚樂;顧家中懸念。離家三千里,何日可能還也!」十娘曰:「此即不難。故舟尚在,當助一帆風。子無家室(23),我已遣粉蝶矣。」乃贈以琴,又授以藥曰:“歸醫祖母,不惟

卻病,亦可延年。「遂送至海岸,俾登舟。陽覓揖,十娘曰:」無須此物。「因解裙作帆,為之縈系。陽慮迷途,十娘曰:」勿憂,但聽帆漾耳。“系已,下舟。陽淒然,方欲拜謝別,而南風竟起,離岸已遠矣。視舟中糧糧已具(24)然止足供一日之餐,心怨其吝。腹餒不敢多食,惟恐遽盡,但吠胡餅一枚(25),覺表裡甘芳(26). 余六七枚,珍而存之,即亦不復饑矣。俄見夕陽欲下,方悔來時未索膏燭。瞬息,遙見人煙;細審,則瓊州也。喜極。旋已近岸,解裙裹餅而歸。

人門,舉家驚喜,蓋離家已十六年矣,始知其遇仙。視祖母老病益憊;出藥投之,沉病立除。共怪問之,因述所見。祖母泫然曰:「是汝姑也。」

初,老夫人有少女,名十娘,生有仙姿。許字晏氏。婿十六歲,入山不返。

十娘待至二十餘,忽無疾自殂,葬已三十餘年,聞旦言,共疑其未死。出其裙,則猶在家所素着也。餅分啖之,一枚終日不饑,而精神倍生,老夫人命發塚驗視,則空棺存焉。

旦初聘吳氏女未娶,旦數年不還,遂他適。共信十娘言,以俟粉蝶之至;既而年餘無音,始議他圖。臨邑錢秀才(27),有女名荷生,艷名遠播。年十六,未嫁而三喪其婿。遂媒定之,涓吉成禮。既入門,光艷絶代。旦視之,則粉蝶也。驚問囊事,女茫乎不知。蓋被逐時,即降生之辰也。每為之鼓「天女謫降」之操,輒支頤凝想(28),若有所會。

【註釋】

(1) 瓊州:明清府名,府治在個廣東省海南島瓊山縣南。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