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下 - 7 / 141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佟曰:「異人何地無之,要必忠臣孝子,始得傳其術也。」董又毅然自許;即出佩劍,彈之而歌(5) ;又斬路側小樹,以矜其利(6).佟掀髯微笑,因便借觀。董授之。展玩一過,曰:「此甲鐵所鑄(7) ,為汗臭所蒸(8) ,最為下品。仆雖未聞劍術,然有一劍,頗可用。」遂於衣底出短刃尺許,以削董劍,毳如瓜瓠(9),應手斜斷,如馬蹄(10).董駭極,亦請過手(11),再三拂拭而後返之。邀佟至家,堅留信宿。叩以劍法,謝不知。董按膝雄談(12),惟敬聽而已。

更既深,忽聞隔院紛拏(13). 隔院為生父居,心驚疑。近壁凝聽,但聞人作怒聲曰:「教汝子速出即刑,便赦汝!」少頃,似加撈掠,呻吟不絶者,真其父也,生捉戈欲往。伶止之曰:「此去恐無生理(14),宜審萬全(15). 」

生皇然請教,佟曰:「盜坐名相索(16),必將甘心焉(17). 君無他骨肉,宜囑後事于妻子;我啟戶,為君警廝仆。」生諾,入告其妻。妻牽衣泣。生壯念頓消,遂共登樓上,尋弓覓矢,以備盜攻。倉皇未已,聞佟在樓簷上笑曰:「賊幸去矣。」燭之,已杳。逡巡出,則見翁赴鄰飲,籠燭方歸;惟庭前多編菅遺灰焉。乃知佟異人也。異史氏曰:“忠孝,人之血性(18);古來臣子而不能死君父者(19),其初豈遂無提戈壯往時哉(20),要皆一轉念誤之耳。

昔解縉與方孝孺相約以死,而卒食其言(21);安知矢約歸後,不聽床頭人嗚泣哉?“

邑有快役某(22),每數日不歸,妻遂與裡中無賴通。一日歸,值少年自房中出,大疑,苦詰妻。妻不服。既于床頭得少年遺物,妻窘無詞,惟長跪哀乞。某怒甚,擲以繩,逼令自縊。妻請妝服而死,許之。妻乃入室理妝;某自酌以待之,呵叱頻催。俄妻炫服出,含涕拜曰:「君果忍令奴死耶?」

某盛氣咄之。妻返走入房,方將結帶,某擲盞呼曰:「咍(23),返矣!一頂綠頭巾(24),或不能壓人死耳。」遂為夫婦如初。此亦大紳者類也,一笑。

【註釋】

(1) 徐州:州名。清代治所即今江蘇省徐州市。

(2) 慷慨自負:意氣激昂,自以為能。

(3) 遼陽:即今遼寧省遼陽市。明代為遼東都指揮使司治所。後金一度于此建都,清初置遼陽府。

(4) 異人:此指有奇技異能之人。

(5) 彈之而歌:彈劍作歌。本戰國馮諼事,見《戰國策。齊策》四。相沿為懷志莫伸的表示。

(6) 矜:自負。

(7) 甲鐵:指廢舊鎧甲之鐵。

(8) 蒸:薰蒸,污染。

(9) 毳(cuì翠):通「脆」。

(10)馬蹄:此從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鳥蹄」。

(11)過手:傳玩;接過觀賞。

(12)雄談:高談闊論。

(13)紛拏:謂互相爭持,不可開交。同「紛挐」。《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時已昏,漢匈奴相紛挐,殺傷大當。」紛,紛壇,雜亂貌。拏,搏持。望,牽引。

(14)生理:活命的希望。

(15)萬全:萬無一失的辦法。

(16)坐名,指名。

(17)必將甘心:謂必加殘害,以快心意。甘心,稱心,快意。

(18)血性:秉性,本性。

(19)死君父:為君父而死。

(20)提戈壯住:拿起武器,勇敢赴敵。

(21)「昔解縉與方孝孺」二句:孺,底本作「儒」,從青柯亭刻本改。

解縉,字大紳,江西吉水人。明洪武二十一年舉進士,授中書庶吉士,改御史,受明太祖愛重。惠帝時,召為翰林侍詔。燕王朱棣進攻南京,解縉與周是修、楊士奇、胡靖、金幼孜、黃淮、胡儼等約共死難。及朱棣入京,解縉馳謁,擢授侍讀,並沒有踐行其言。方孝孺,字希直,一字希古,浙江寧海人。嘗從學于宋濂。明初,兩以薦召至京,太祖善其舉止端整,除漢中教授,未及大用。惠帝即位,召為翰林侍講,遷侍講學士,國家大政事輒咨之。燕兵起,朝廷討伐詔檄皆出其手。燕兵入京,孝孺被執下獄。朱棣即位,使草詔告天下,孝孺投筆于地,且哭且罵,謂「死即死耳,詔不可草!」朱棣怒,命磔諸市。接,解縉與方孝孺在明惠帝時雖同仕翰林院,但據《明史》二人本傳及有關紀傳,無相約死難之事。

(22)快役:又稱「快手」、「捕快」,舊時州縣官署掌緝捕、行刑等職事的差役。

(23)咍(h ái 孩):嘆詞,常用以表示強忍、自寬。

(24)綠頭巾:元明娼妓及樂人家男子着青碧頭巾:後因指妻子有外遇,丈夫為「着綠頭巾」。

遼陽軍

沂水某(1) ,明季充遼陽軍(2).會遼城陷,為亂兵所殺;頭雖斷,猶不甚死。至夜,一人執簿來,按點諸鬼。至某,謂其不宜死,使左右續其頭而送之。遂共取頭按項上,群扶之,風聲簌簌,行移時,置之而去。視其地,則故里也。沂今聞之,疑其竊逃。拘訊而得其情,頗不信;又審其頸無少斷痕,將刑之。某曰:“言無可憑信,但請寄獄中(3).斷頭可假,陷城不可假。

設遼城無恙,然後受刑未晚也。“令從之。數日,遼信至,時日一如所言,遂釋之。

【註釋】

(1) 沂水:縣名,明清屬沂州,即今山東省沂水縣。

(2) 遼陽:注見前《佟客》篇。明熹宗天啟元年(1621)三月壬戌遼陽陷于清兵,遼東經略使袁應泰等死難。見《明史。熹宗紀》。

(3) 寄獄:暫押在獄。

張貢士

安邱張貢士(1) ,寢疾(2) ,仰臥床頭。忽見心頭有小人出,長僅半尺;儒冠儒服,作徘優狀(3).唱崑山曲(4) ,音調清澈,說白自道名貫(5) ,一與己同;所唱節末(6) ,皆其生平所遭。四折既畢,吟詩而沒(7).張猶記其梗概,為人述之。

據《聊齋誌異》二十四卷抄本

【註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