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67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67頁 / 共170頁。

(18)豚肩:豬的前肘。此據二十四卷抄本,底本作「豚脅」。(19)蒸餅:古人稱饅頭為蒸餅,又稱籠餅。

(20)果腹:吃飽肚子。

(21)飫(y ù欲)飽:飽食。飫與飽同義。

(22)罪嬰天譴:因有罪受到上天責罰。嬰,遭受,獲致。(23)朝村而暮郭:意謂終日漂泊于城鄉之間。

(24)估舟:商船。

(25)生我:救活我。

(26)珠還:比喻財物失而復得。《後漢書。孟嘗傳》載:廣東合浦產珠,因前任太守多貪穢,珠蚌皆徙去。及孟嘗為守,不事采求,珠之徙者皆還故處。後人遂以「珠還合浦」喻失物復得。

(27)不辱命:不負使命。

(28)無算:無法計數。極言食量之大。

(29)假寐:打盹。

(30)無地:綿軟無質。,軟。

(31)星斗:泛指眾星。

(32)瓿:瓦器。圓口,深腹,圈足,較瓮為小。

(33)盎(àng):一種大腹斂口的容器。盂(y ú魚):形近於碗。(34)夭矯:屈伸自如的樣子。

(35)縵(m àn 慢)車:古代一種不施花紋圖飾的車子。《周禮。春官。巾車》:「卿乘夏縵。」疏:「言縵者,亦如縵帛無文章。」(36)牛鞭:趕牛用的一種特別粗長的短柄皮鞭。

(37)約望故鄉:望着大約是故鄉的方位。約,約略。

(38)雷曹:雷部的屬官。此指雷神。

(39)天限:指「天譴」的期限。

(40)縋(zhu ì墜):用繩子懸人或物使之下墜。

(41)溝澮(kuài 快):猶言溝渠。溝是田間行水道,澮是田間排水渠。

(42)黯黝(y ǒu 有):深黑色。(43)條條射目:光芒刺眼。條條,指輻射的光束。

(44)握髮:指梳理綰結頭髮。

(45)怪吒(zhà乍):驚嘆。吒,嘆聲。

(46)咯(k ǎ卡):同「喀」。用力作咳,從喉中吐物。

(47)少微星:又名處士星。在太微西南,共四星。據《史記。天官書》,它是象徵士大夫的星宿。

(48)在中不忘:永記不忘。中,內心。

(49)臨蓐(r ù褥):臨產,分娩。蓐,草蓆,古代婦女坐以臨產。(50)名一世:名重一時。

(51)「忽覺蒼蒼」句:忽然發覺上天並沒有把我安排在文章仕進這條道路上。

蒼蒼,指天。位置,安排、置放。

(52)「棄毛錐」句:意謂放棄文墨生涯,是那樣的輕易。毛錐,筆的代稱。

脫展,脫去鞋子,比喻輕易。《漢書。郊祀志》上記漢武帝劉徹說:「嗟乎,誠得如黃帝,吾視去妻子如脫屣耳!」

(53)燕頷投筆:指班超投筆從戎。東漢班超,是班彪之子、班固之弟。

父死家貧,為官府抄書養母。「嘗輟業投筆嘆曰:」大丈夫無它志略,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間乎?‘「燕頷,據說班超」

燕頷虎頸「,相者說他有」萬里侯相“。見《後漢書。班超傳》。

賭符

韓道士,居邑中之天齊廟(1)。多幻術,共名之「仙」。先子與最善(2) ,每適城,輒造之(3)。一日,與先叔赴邑(4) ,擬訪韓,適遇諸途。韓付鑰曰:「請先往啟門坐,少旋我即至。」乃如其言。詣廟發扃(5) ,則韓已坐室中。

諸如此類。

先是,有敝族人嗜博賭,因光子亦識韓。值大佛寺來一僧(6) ,專事(7) ,賭甚豪。族人見而悅之,罄資往賭,大虧;心益熱,典質田產復往,終夜盡喪。

邑邑不得志(8) ,便道詣韓,精神慘澹(9) ,言語失次(10)。 韓問之,具以實告。

韓笑云:「常賭無不輸之理。倘能戒賭,我為汝復之(11)。 」族人曰:「倘得珠還合浦(12),花骨頭當鐵杵碎之(13)!」

韓乃以紙書符,授佩衣帶間。囑曰:「但得故物即已,勿得隴復望蜀也(14)。」

又付千錢,約贏而償之。

族人大喜而往。僧驗其資,易之(15),不屑與賭。族人強之,請以一擲為期(16)。 僧笑而從之。乃以千錢為孤注(17)。 僧擲之無所勝負,族人接色,一擲成采;僧復以兩千為注,又敗;漸增至十餘千,明明裊色,呵之,皆成盧雉(18):計前所輸,頃刻盡(19)。 陰念再贏數千亦更佳,乃復博,則色漸劣;心怪之,起視帶上,則符已亡矣,大驚而罷。載錢歸廟,除償韓外,追而計之,並末後所失,適符原數也。已乃愧謝失符之罪。韓笑曰:「已在此矣。固囑勿貪,而君不聽,故取之。」

異史氏曰:“天下之傾家者,莫速于博;天下之敗德者,亦莫甚于博。

入其中者,如沉迷海,將不知所底矣(20)。 夫商農之人,具有本業;詩書之士,尤惜分陰(21)。 負耒橫經(22),固成家之正路,清談薄飲,猶寄興之生涯(23)。爾乃狎比淫朋,纏綿永夜(24)。 傾囊倒篋,懸金于之天(25);呵雉呼盧(26),乞靈于淫昏之骨(27)。 盤旋五木,似走圓珠(28);手握多章,如擎團扇(29)。 左覷人而右顧己,望穿鬼子之晴(30);陽示弱而陰用強,費盡罔兩之技(31)。 門前賓客待,猶戀戀于場頭(32);舍上火煙生,尚眈眈于盆裡(33)。 忘餐廢寢,則久入成迷;舌敝唇焦,則相看似鬼。

「迨夫全軍盡沒(34),熱眼空窺(35)。 視局中則叫號濃焉,技癢英雄之臆(36);顧橐底而貫索空矣(37),灰寒壯士之心(38)。 引頸徘徊,覺白手之無濟(39);垂頭蕭索,始玄夜以方歸(40)。 幸交謫之人眠,恐驚犬吠(41);苦久虛之腹餓,敢怨羹殘。既而鬻子質田,冀珠還於合浦:不意火灼毛盡,終撈月于滄江(42)。及遭敗後我方思,已作下流之物(43);試問賭中誰最善,群指無褲之公(44)。 甚而枵腹難堪,遂棲身于暴客(45);搔頭莫度,至仰給于香奩(46)嗚呼!敗德喪行,傾產亡身,孰非博之一途致之哉!」

【註釋】

(1) 天齊廟:供奉泰山神的廟宇。唐玄宗曾封泰山神為天齊王,宋真宗先後封之為仁聖天齊王和東嶽天齊仁聖大帝,元世祖封之為東嶽天齊大生仁皇帝。明清以來,廟宇甚多。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