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65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65頁 / 共170頁。

劉大喜,問:「竊之何處?」曰:「天下無主之物,取之不盡,何庸竊乎。」劉借謀得脫歸(43),女從之。後數年忽去,紙裹數事留贈(44),中有喪家掛門之小,長二寸許,群以為不祥。劉尋卒。

【註釋】

(1) 萊蕪:今山東省萊蕪縣。清代屬泰安府。

(2) 汾州:明清府名。治所在今山西汾陽縣。

(3) 無棄葑菲:意謂不要因舍妹寒賤而捨棄其一德之長。葑菲借指其妹,本《詩。邶風。谷風》:「采葑采菲,無以下體。」葑,蔓菁。

菲,蘿蔔。下體,指葑、菲的塊根。采葑菲之葉而不用其塊根,比喻男子重貌而不重德。(4) 漫應:信口答應。漫,信口,姑且。

(5) 鳳侶:鳳凰。喻夫妻。本《左傳。莊公二十二年》:「鳳凰于飛,和鳴鏘鏘。」

(6) 無儔:無雙,無與倫比。

(7) 燕好:夫妻和好。常指新婚之好,取《詩。邶風。谷風》:「燕爾新婚,如兄如弟」之義。

(8) 蠱(g ǔ古):傳說中的害人之蟲,吞之入腹能使人昏狂失志。這裡作迷惑、毒害解。

(9) 窆(biǎn 貶):埋葬。

(10)尻(k ǎo 考):脊椎末端之尾骨。

(11)小君:諸侯夫人之稱,也稱「少君」,見《禮記。曲禮》。本句是說僕人們以夫人之禮對待狐妾。

(12)先期牒拘:事前發文徵調。牒,這裡指傳票。拘,調集,徵調。(13)內署:官府內院。指劉的內宅。

(14)湯餅:湯麵。

(15)咄嗟何以辦:怎能一聲吩咐就可以齊備呢?咄嗟,使令聲。(16)無已:不得已。

(17)蒸騰:熱氣蒸騰。

(18)山東苦:即下文「瓮頭春」酒。大約是一種泛微綠色略帶苦味的家

釀甜酒。

(19)罌(y īng英):一種小口大腹的酒罈。

(20)傖(chēng稱)奴:下賤奴才。傖,鄙賤。

(21)則亦已耳:也就罷了。

(22)張道一:其名又見卷四《胡四相公》篇,稱“道一先生為西川(或作州)

學使「,二篇所言當為一人。呂湛恩注嘗疑此人即萊蕪張四教,」道一或其別號“。

雖未言所據,而呂氏之疑當非無因。按據有關記載,萊蕪張四教,字芹,順治三年丙戌科進士,順治六年至九年任山西提學使,擢陝西榆林道參議,以迕當政罷歸。王士《居易錄》嘗載得諸傳聞之佚事一則,略謂:張以部郎居京時,嘗納一婢甚麗,自稱東禦艾氏女。後攜之赴山西提學任,途經一驛,見雉起草間,感之而孕。到官後生一子即歿。歿前自畫小像一幀留箱奩中。自是每夜必託夢于張,而預告其休咎。張懸像別室,食必親薦。一日誤以羹污其上,夜夢妾怒詰之,天明則畫已失去。異日,張以故謁巡撫,見屏風畫美人絶肖其妾,因屢目之;巡撫因問。張述其故,巡撫乃掇贈之以歸。歸後復見夢如昔矣。妾嘗謂張不利宦途,稍遷即宜為退休計;及秩滿遷榆林道參議,遂罷歸,果如妾言。漁洋此一記述頗可佐證呂氏疑似之說,亦可從中略見聊齋故事移花接木改造傳聞之某類特點,故附贅如上。總之,小說家言本不必盡合於事實,況皆得諸傳聞,客有異辭,固不可執此以議彼者也。

(23)以桑梓誼:以同鄉的身份。《詩。小雅。小弁》:「維桑與梓,必恭敬止。」桑樹和梓樹,古人常種于宅旁,以供養生送死。後遂以之作為故鄉的代稱。

(24)(s ān s ān 三三)之老:謂白髮下垂的老人。辛棄疾《行香子。雲道中》:「岸輕烏,白髮。」

(25)反捲:歸還畫有狐妾像的畫卷。

(26)烈烈:形容聲音激越。

(27)丈人:岳父。古時稱「舅」或「外舅」。朱翌《猗覺寮雜記》卷下:「《爾雅》:妻之父為外舅,母為外姑。今無此稱,皆曰丈人、丈母。」

(28)汴梁:今河南開封市。明清為開封府,汴梁是它的舊稱。

(29)河伯:傳說中的黃河神。《竹書紀年》等多數古籍認為姓馮,名夷。

又名冰夷、馮遲。顧炎武謂河伯因國居河上而命名為伯,見《日知錄》二五「河伯」。

(30)庫藏(z àng葬):倉庫所儲之物。

(31)剖:謂分辨明悉。

(32)大劫:大難。劫,由佛教所說「劫災」而來,比喻難以逃脫、不可避免的災難。

(33)解(jiè戒)餉雲貴間:押送軍用糧餉到雲南、貴州一帶。餉,軍糧,也可泛指軍隊俸給。

(34)弔:哀憐,慰勸。

(35)姜:明末大同總兵官,一六四四年,李自成義軍入雲中,以城迎降。

同年六月,復殺義軍首領柯天相等,以城降清。一六四八年,姜又連結義軍餘部抗清,北起大同,南至蒲州,陷山西州縣多所,清廷派多路重兵鎮壓,至次年八月始被剿平。事詳王士《香祖筆記》四、《清史稿。世祖本紀》。

(36)汾州沒為賊窟:據《世祖本紀》,姜部陷汾州在一六四八年四月。

九月收復。

(37)仲子:次子,即上文的「二公子」。

(38)官僚:汾州長吏及其下屬。

(39)公出:因公外出。

(40)罷誤:又叫「詿誤」、「誤」。官吏因他人他事牽連而受貶黜責罰。

(41)饔饗(y ōng sūn 雍孫)不給:猶言三餐不繼。古人每日兩餐,早餐叫饔,晚餐叫飧。不給,供應不上。

(42)窘憂:困窘憂愁。

(43)借謀得脫歸:謂借助于狐女的謀劃得以脫身還鄉。

(44)數事:幾件東西,猶言「數物」。

雷曹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