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63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63頁 / 共170頁。

帝曰:「常聞關東觥觥郭子橫,竟不虛也。‘」(9) 上書北闕,拂袖南山:唐孟浩然《歲暮歸南山》詩:「北闕休上書,南山歸敝廬。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此藉以說明唐夢賚是因上書論政而辭官歸隱。順治八年,唐為翰林院檢討。順治命翰林院譯述南宋道士偽作的《文昌帝君陰文》,唐上疏切諫,以為:「曲說不典,無裨大化;請移此以輯聖賢經世大訓。」疏留中不下。九年,唐乃請急歸葬。旋以糾彈某給事,忤當道意,遂罷歸。拂袖,謂決計辭歸。

夢別

王春季先生之祖(1) ,與先叔詛玉田公交最善(2)。一夜,夢公至其家,黯然相語。問:「何來?」曰:「仆將長往(3) ,故與君別耳。」問:「何之?」

曰:「遠矣。」遂出。送至谷中,見石壁有裂罅(4) ,便拱手作別,以背向罅,逡巡倒行而入;呼之不應,因而驚寤。及明,以告太公敬一(5) ,且使備具(6) ,曰:「玉田公捐舍矣(7) !」太公請先探之,信,而後之。不聽,竟以素服往(8)。至門,則提掛矣(9)。嗚呼!古人于友,其死生相信如此;喪輿待巨卿而行(10),豈妄哉。

【註釋】

(1) 王春李先生:李憲,字王春(縣誌作玉春),山東淄川人,作者摯友李堯臣(字希梅)之父。明崇禎九年(1636年)舉人,清順治三年(1646年)進士。

任浙江孝豐縣(令屬安吉縣)知縣,卒於官。有著作多種,未刊。

傳見乾隆《淄川縣誌》六《續文學》。其詛,名字事蹟未詳。

(2) 先叔祖玉田公:蒲生汶,字澄甫,作者叔祖。明萬曆十三年(1585

舉人,二十年(1592)進士。官直隷省玉田縣知縣。見《淄川縣誌》。

(3) 長往:出遠門,暗喻永逝。

(4) 裂罅(xià下):裂縫。罅,縫隙。

(5) 太公敬一:李思豫,字敬一,李憲的父親。傳見《淄川縣誌》六《續義厚》。

(6) 具:喪用品。

(7) 捐舍:捐棄宅舍;去世的諱稱。《戰國策。趙策》:「奉陽君妒,大王不得任事,……今奉陽君捐館舍,大王乃今然後得與士民相親。」鮑彪註:「禮,婦人死曰捐館舍,蓋亦通稱。」

(8) 素服:喪穿的白衣。

(9) 提:門。喪家門口所掛的緣有垂幅的紙。

(10)喪輿待巨卿而行:《後漢書。獨行。範式傳》:範式,字巨卿,與汝南張劭為友。張死後,範式夢其來告喪期,並囑臨葬。范乃素車白馬千里往。范未至,柩至擴而不肯進;范至,叩棺致唁,「執紼而引,柩於是乃前。」

遂如期成葬。

犬燈

韓光祿大千之仆(1) ,夜宿廈間(2) ,見樓上有燈,如明星。未幾,熒熒飄落,及地化為犬。睨之,轉舍後去。急起,潛尾之(3) ,入園中,化為女子。

心知其狐,還臥故所。俄,女子自後來,仆陽寐以觀其變(4)。女俯而撼之。

仆偽作醒狀,問其為誰。女不答。仆曰:「樓上燈光,非子也耶?」女曰:「既知之,何問焉?」遂共宿止。晝別宵會,以為常。

主人知之,使二人夾仆臥;二人既醒,則身臥床下,亦不知墮自何時。

主人益怒,謂仆曰:「來時,當捉之來;不然,則有鞭楚!」仆不敢言,諾而退。因念:捉之難;不捉,懼罪。展轉無策。忽憶女子一小紅衫,密着其體,未肯暫脫,必其要害,執此可以脅之(5)。夜分(6) ,女至,問:「主人囑汝捉我乎?」曰:「良有之(7)。但我兩人情好,何肯此為?」及寢,陰掬其衫(8)。女急啼,力脫而去。從此遂絶。

後仆自他方歸,遙見女子坐道周(9) ;至前,則舉袖障面。仆下騎,呼曰:「何作此態?」女乃起,握手曰:「我謂子已忘舊好矣。既戀戀有故人意(10),情尚可原。前事出於主命,亦不汝怪也。但緣分已盡,今設小酌,請人為別。」

時秋初,高粱正茂。女攜與俱入,則中有巨第。繫馬而入,廳堂中酒餚已列。

甫坐(11),群婢行炙(12)。 日將暮,仆有事,欲覆主命,遂別。既出,則依然田隴耳。

【註釋】

(1) 韓光祿大千:韓茂椿,字大千,淄川人。父源,明代任通政使司右通政使。茂椿歲貢生,以恩蔭授光祿寺署丞,補太仆寺主簿。傳見《淄川縣誌》五《恩蔭》。

(2) 廈,房廊。按,作者家鄉一帶,無前牆的房屋稱廈屋,又叫敞屋或敞棚,多供儲放柴草雜物及安置碾磨之用。

(3) 潛尾之:偷偷跟隨其後。

(4) 陽寐:假裝入睡。陽,通「佯」。

(5) 脅:要脅,脅迫。

(6) 夜分:夜間,半夜。

(7) 良有之:確有此事。

(8) 掬:這裡是雙手剝取的意思。

(9) 道周:路旁。

(10)戀戀有故人意:有舊交相愛不忘的情意。借用范睢語。見本卷《阿霞》篇「綈袍之義」注。

(11)甫坐:剛剛坐定。

(12)行炙:謂斟酒布菜。

番僧

釋體空言(1) :「在青州,見二番僧,像貌奇古(2) ;耳綴雙環,被黃布,鬚髮鬈如(3)。自言從西域來(4)。聞太守重佛,謁之。太守遣二隷(5) ,送詣叢林(6)。和尚靈轡,不甚禮之。執事者見其人異(7) ,私款之,止宿焉。或問:」西域多異人,羅漢得無有奇術否(8) ?‘其一囅然笑(9) ,出手于袖,掌中托小塔,高裁盈尺,玲瓏可愛。壁上最高處,有小龕(10),僧擲塔其中,矗然端立,無少偏倚。視塔上有舍利放光(11),照耀一室。少間,以手招之,仍落掌中。其一僧乃袒臂,伸左肱,長可六七尺,而右肱縮無有矣(12);轉伸右肱,亦如左狀。“

【註釋】

(1) 釋體空:體空和尚。釋:釋子,和尚的通稱。體空是他的法名。

(2) 奇古:奇特、古怪。

(3) 鬈(quán 拳)如:捲曲貌。如,助詞,相當於「然」。

(4) 西域:見本卷《西僧》注。

(5) 太守:此指青州知府。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