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17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17頁 / 共170頁。

犬忽見婦,直前碎衣作交狀。婦始無詞。使兩役解部院(5) ,一解人而一解犬。

有欲觀其合者,共斂錢賂役,役乃牽聚今交。所止處,觀者常數百人,役以此網利焉。後人犬俱寸碟以死。嗚呼!天地之大,真無所不有矣。然人面而獸交者,獨一婦也乎哉?

異史氏為之判曰:“會于濮上,古所交譏;約于桑中,人且不齒(6)。乃某者,不堪雌守之苦(7) ,浪思苟合之歡。夜叉伏床,竟是家中牝獸;捷卿入竇(8) ,遂為被底情郎。雲雨台前(9) ,亂搖續貂之尾(10);溫柔鄉裡(11),頻款曳象之腰(12)。 鋭錐處于皮囊,一縱股而脫穎(13);留情結于鏃項(14),甫飲羽而生根(15)。 忽思異類之交,真屬匪夷之想(16)。 龍吠奸而為奸(17),妒殘兇殺,律難治以蕭曹(18);人非獸而實獸,奸穢淫腥,肉不食于豺虎。

嗚呼!人姦殺,則擬女以剮(19);至于狗姦殺,陽世遂無其刑。人不良,則罰人作犬;至于犬不良,陰曹應窮於法。宜支解以追魂魄(20),請押赴以問閻羅(21)。 “

【註釋】

(1) 青州,青州府:治所在今山東省益都縣。賈(g ǔ古),商人。

(2) 鳴于官:到官府告發。

(3) 械:桎梏,腳鐐手銬之類的刑具。此指加上這類刑具。

(4) 收:入獄。

(5) 部院:清代各省總督、巡撫多兼兵部侍郎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銜,因此稱督撫為部院。這裡指巡撫衙門。

(6) 「會于」四句:大意是男女苟合,向為人們所鄙棄。濮上,桑間濮上的省語。桑間在濮水之上,為古時男女幽會之地。《漢書。地理志》:“衛地……

有桑間濮上之阻,男女亦亟聚會,聲色生焉。「約于桑中,與」會于濮上「,義同,都指男女幽會。《詩。鄘風。桑中》:」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宮。“譏,譏笑、諷刺。不齒,不屑與之同列,表示輕蔑。齒,列。

(7) 雌守:以婦節自守。

(8) 捷卿:指狗。捷,迅疾。卿,戲謔的暱稱。唐穀神子《博異志。張遵言》載,南陽張遵言下第,「途次商山館,中夜晦黑……見東牆下一物,凝白耀人,使仆視之,乃一白大,大如貓,須睫爪于皆如玉,毛彩清潤,悅懌可愛。遵言愛憐之,目為捷飛,言駿奔之甚于飛也。」

(9) 雲雨台:指男女幽會之處。《文選》宋玉《高唐賦序》:「昔日楚襄王與宋玉游于雲夢之台。……玉曰:」昔日先王嘗游高唐,怠而晝寢,夢見一夫人曰:巫山之女也,為高唐之客。聞君游高唐,願薦忱席。王因幸之。

去而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10)續貂之尾:指狗尾。《晉書。趙王倫傳》:」奴卒廝役卒加爵位,每朝會,貂蟬滿座,時人為之諺曰:「貂不足,狗尾續。』」

(11)溫柔鄉:喻美色迷人之處。《飛燕外傳》:「是夜迸合德,帝大悅,以輔屬體,無所不靡,謂為溫柔鄉。」

(12)款:動。

(13)脫穎:即穎脫。錐尖全部露出。穎,錐芒。《史記。平原君列傳》:「平原君曰:」夫賢士之處世也。譬若錐之處囊中,其未立見。……,毛遂曰:‘臣乃今日請處囊中耳。使遂蚤(早)得處囊中,乃穎脫而出,非特其末而已矣。

‘“本喻充分顯露其才能,這裡借為褻語。

(14)鏃項:箭頭之後。項,頭後。(15)甫飲(y ìn 印)羽:剛沒進箭尾。

甫,剛剛。飲,隱沒。羽,箭尾的羽毛。這裡為褻語。

(16)真屬匪夷之想:謂這的確屬於違背常理的念頭。匪,非。夷,通「彞」,常理。

(17)尨(mang忙)吠奸而為奸:意思是狗本應看家護院,見姦夫而吠警,而今卻自作姦夫。《詩。召南。野有死》寫青年男女幽會,有云:「無使尨也吠。」

(18)律難治以蕭曹:意為難用朝廷法律治犬之罪。蕭、曹,蕭何、曹參,西漢初年的兩個丞相。蕭何曾參照秦律制定漢的律令制度,曹參繼任後相沿不變。

詳見《漢書》本傳。這裡以「蕭曹」之律指代國法。(19)擬女以剮(guǎ寡):判處女方以凌遲之刑。擬,判罪。剮,割肉離骨,古時分割人肉體的酷刑,即凌遲。

(20)宜支解以追魂魄:應割解四肢,究治其魂魄。支,肢。支解,為古代分解四肢的酷刑。追,追究。

(21)閻羅:梵語意譯,也譯作「閻魔王」、「焰摩羅王」、「閻王」等。

原為古印度神話中管理陰世的王,後為佛教所沿用,稱為管理地獄的魔王。

中國民間迷信傳說中的閻羅王、閻王爺即源於此。

雹神

王公筠蒼(1) ,蒞任楚中(2)。擬登龍虎山謁天師(3)。及湖(4) ,甫登舟,即有一人駕小艇來,使舟中人為通(5)。公見之,貌修偉。懷中出天師刺(6) ,曰:「聞騶從將臨(7) ,先遣負弩(8)。」公訝其預知,益神之,誠意而往。天師治具相款(9)。其服役者,衣冠須鬣,多不類常人。前使者亦侍其側。少間,向天師細語。天師謂公曰:「此先生同鄉,不之識耶?」公問之。曰:「此即世所傳雹神李左車也(10)。 」公愕然改容。天師曰:「適言奉旨雨雹,故告辭耳。」公問,「何處?」曰:「章丘。」公以接壤關切,離席乞免。天師曰:「此上帝玉敕(11),雹有頷數,何能相徇?」公哀不已。天師垂思良久,乃顧而囑曰:「其多降山谷,勿傷禾稼可也。」又囑:「貴客在坐,文去勿武(12)。 」神出,至庭中,忽足下生煙,氤氳匝地(13)。 俄延逾刻,極力騰起,才高於庭樹;又起,高於樓閣。霹靂一聲,向北飛去,屋宇震動,筵器擺簸。公駭曰:「去乃作雷霆耶!」天師曰:「適戒之,所以遲遲;不然,平地一聲,便逝去矣。」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