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15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15頁 / 共170頁。

長清僧(1) ,道行高潔(2)。年七十餘猶健。一日,顛仆不起,寺僧奔救,已圓寂矣(3)。僧不自知死,魂飄去,至河南界(4)。河南有故紳子(5) ,率十餘騎,按鷹獵兔(6)。馬逸(7) ,墮斃。魂適相值,翕然而合(8) ,遂漸蘇。廝仆還問之(9)。張目曰:「胡至此!」眾扶歸。入門,則粉白黛綠者(10),紛集顧問。大駭曰:「我僧也,胡至此!」家人以為妄,共提耳悟之(11)。 僧亦不自申解,但閉目不復有言。餉以脫粟則食(12),酒肉則拒。夜獨宿,不受妻妾奉。

數日後,忽思少步(13)。 眾皆喜。既出,少定,即有諸仆紛來,錢簿谷籍,雜請會計(14)。 公子托以病倦,悉卸絶之(15)。 惟問:「山東長清縣,知之否?」

共答:「知之。」曰:「我鬱無聊賴(16),欲往游矚,宜即治任(17)。 」眾謂新瘳(18),未應遠涉。不聽,翼日遂發。抵長清,視風物如昨。

無煩問途,竟至蘭若(19)。 弟子數人見貴客至,伏謁甚恭(20)。 乃問:「老僧焉往?」答云:「吾師曩已物化(21)。 」問墓所。群導以往,則三尺孤墳,荒草猶未合也。眾僧不知何意。既而戒馬欲歸(22),囑曰:「汝師戒行之僧(23),所遺手澤(24),宜恪守,勿俾損壞。」眾唯唯。乃行。既歸,灰心木坐,了不勾當家務(25)。 居數月,出門自遁,直抵舊寺,謂弟子:「我即汝師。」眾疑其謬,相視而笑。乃述返魂之由,又言生平所為,悉符。眾乃信,居以故榻,事之如平日。後公子家屢以輿馬來,哀請之,略不顧瞻。又年餘,夫人遣紀綱至(26),多所饋遺(27)。 金帛皆卻之,惟受布袍一襲而已(28)。 友人或至其鄉,敬造之。見其人默然誠篤;年僅而立(29),而輒道其八十餘年事。

異史氏曰:「人死則魂散,其千里而不散者(39),性定故耳(31)。 余于僧,不異之乎其再生,而異之乎其人紛華靡麗之鄉(32),而能絶人以逃世也。若眼睛一閃,而蘭麝熏心,有求死而不得者矣,況僧乎戰!」

據《聊齋誌異》手槁本

【註釋】

(1) 長清:縣名。今屬山東省濟南市。

(2) 道行:指對佛教教義和戒法的修習實踐。高潔:道高行潔。

(3) 圓寂:梵語的意譯,音譯為「般涅槃」,略稱「涅槃」,意思是「圓滿寂滅」。為佛教對僧尼死亡的美稱。《釋氏要覽》卷下:「釋氏死,謂涅槃、圓寂、歸真、歸寂、滅度、遷化、順世,皆一義也,隨便稱之,蓋異俗也。」(4)河南:清行省名。轄境約略與今河南省相當。

(5) 故紳子:已故豪紳之子。紳,束干腰間的大帶。《禮記。玉藻》:「紳長制:士三尺,有司二尺有五寸。」古代有權勢地位的人束紳,後世則稱有官職或中科第而退居在鄉的人為紳士或鄉紳。

(6) 按鷹:駕鷹,即縱鷹行獵。

(7) 馬逸:馬受驚狂奔。逸,奔跑。

(8) 翕(x ī夕)然而合:指僧魂猛地與墮屍合在一起。翕然,猶翕忽,迅疾的樣子。

(9) 廝仆:奴僕。廝,舊的對服雜役人的賤稱。

(10)粉白黛綠:婦女的妝飾,代指姬妾之類的青年女子。粉白,面敷粉。

黛綠,眉畫黛。

(11)提耳悟之:懇切開導,促其醒悟。提耳,扯着耳朵,意思是諄諄曉喻。

《詩。大雅。抑》:「匪面命之,言提其耳。」

(12)餉以脫粟:用糙米做飯給他吃。餉,用食物款待。脫粟,糙米。(13)少步:稍微走動一下。(14)雜請會(kuài 快)計:紛紛請其審理錢糧出納等事。

雜,紛雜。會計,總計其數,指主管財物出納等事。

(15)卸絶:推脫、拒絶。

(16)鬱無聊賴:煩悶無聊。無聊賴,感情無所依託。

(17)治任:備辦行裝。治,辦理。任,負載之物,即行裝。

(18)新瘳(chōu 抽):剛剛病癒。

(19)蘭若:佛寺。詳《屍變》注。

(20)伏謁:拜見。謁,通名進見尊長。

(21)曩已物化:前些時候已經死去。曩,以往,從前。物化,化為異物,死的諱詞。《莊子。刻意》:「聖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22)戒馬:備馬。

戒,備。

(23)戒行:佛家語,指在身、語、意三方面恪守戒律的操行。(24)手澤:手汗沾潤之跡。《禮記。玉藻》:「父沒而不能讀父之書,手澤存焉爾。」

《疏》:「父沒之後不忍讀父之書,謂其書有父平生所持手之潤澤存在焉。」

後通稱先人遺物、遺墨為手澤。

(25)「灰心」二句:心如死灰,坐以槁木,一點也不過問家務。灰心木坐,參見《畫壁》注。勾當,辦理。

(26)紀綱:《左傳。僖公二十四年》:「秦伯送衛于晉三千人,實紀綱之仆。」

紀綱,本指統領仆隷的人,後來泛稱僕人。

(27)饋遺(W èi 位):贈送。

(28)一襲:一套。

(29)而立:而立之年,指三十歲。《論語。為政》:「三十而立。」(30)千里而不散者:原無「不」字此據鑄雪齋抄本。

(31)性定:本性不移。

(32)紛華靡麗之鄉:華麗、奢侈的地方。《後漢書。安帝紀》:「嫁娶送終,紛華靡麗。」

蛇人

東郡某甲(1) ,以弄蛇為業。嘗蓄馴蛇二,皆青色:其大者呼之大青,小日二青。二青額有赤點,尤靈馴,盤旋無不如意。蛇人愛之,異於他蛇。期年(2) ,大青死,思補其缺,未暇遑也。一夜,寄宿山寺。既明,啟笥,二青亦渺。蛇人悵恨欲死。冥搜亟呼,迄無影兆(3)。然每值豐林茂草,輒縱之去,俾得自適,尋復返:以此故,冀其自至。坐伺之,日既高,亦已絶望,怏怏遂行。出門數武,聞叢薪錯楚中(4) ,窸窣作響(5)。停趾愕顧,則二青來也。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