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齊書 - 30 / 80
歷史類 / 李百藥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延宗謂周武帝崩于亂兵,使于積屍中求長鬣者,不得。時齊人既勝,入坊飲酒,盡醉臥,延宗不復能整。周武帝出城,饑甚,欲為遁逸計。齊王憲及柱國王誼諫,以為去必不免。延宗叛將段暢亦盛言城內空虛。周武帝乃駐馬,鳴角收兵,俄頃復振。詰旦,還攻東門,克之,又入南門。延宗戰,力屈,走至城北,於人家見禽。周武帝自投下馬,執其手。延宗辭曰:「死人手何敢迫至尊。」

帝曰:「兩國天子,有何怨惡,直為百姓來耳。勿怖,終不相害。」

便復衣帽,禮之。

先是,高都郡有山焉,絶壁臨水,忽有黑書見,云:「齊亡延宗。」

洗視逾明。帝使人就寫,使者改亡為上。至是應焉。延宗敗前,在鄴廳事,見兩日相連置,以十二月十三日晡時受敕守并州,明日建瘭號,不間日而被圍,經宿,至食時而敗。年號德昌,好事者言其得二日雲。既而周武帝問取鄴計,辭曰:「亡國大夫不可以圖存,此非臣所及。」

強問之,乃曰:「若任城王援鄴,臣不能知,若今主自守,陛下兵不血刃。」

及至長安,周武與齊君臣飲酒,令後主起舞,延宗悲不自持。屢欲仰藥自裁,傅婢苦執諫而止。未幾,周武誣後主及延宗等,雲遙應穆提婆反,使並賜死。皆自陳無之,延宗攘袂,泣而不言。皆以椒塞口而死。明年,李妃收殯之。

後主之傳位於太子也,孫正言竊謂人曰:「我武定中為廣州士曹,聞襄城人曹普演有言,高王諸兒,阿保當為天子,至高德之承之,當滅。」

阿保謂天保,德之謂德昌也,承之謂後主年號承光,其言竟信雲。

漁陽王紹信,文襄第六子也。

歷特進、開府、中領軍、護軍、青州刺史。

行過漁陽,與大富人鐘長命同床坐。太守鄭道蓋謁,長命欲起,紹信不聽,曰:「此何物小人,而主人公為起。」

乃與長命結為義兄弟,妃與長命妻為姊妹,責其閤家幼長皆有贈賄,鐘氏因此遂貧。齊滅,死於長安。

卷十二

列傳第四

文宣四王 太原王紹德 范陽王紹義 西河王紹仁 隴西王紹廉 孝昭六王 樂陵王百年 始平王彥德 城陽王彥基 定陽王彥康 汝陽王彥忠 汝南王彥理 武成十二王 南陽王綽 琅邪王儼 齊安王廓 北平王貞 高平王仁英 淮南王仁光 西河王仁幾 樂平王仁邕 潁川王仁儉 安陽王仁雅 丹陽王仁直 東海王仁謙 文宣五男:李後生廢帝及太原王紹德,馮世婦生范陽王紹義,裴嬪生西河王紹仁,顏嬪生隴西王紹廉。

太原王紹德,文宣第二子也。

天保末,為開府儀同三司。

武成因怒李後,罵紹德曰:「你父打我時,竟不來救!」以刀環築殺之,親以土埋之遊豫園。武平元年,詔以范陽王子辨才為後,襲太原王。

范陽王紹義,文宣第三子也。

初封廣陽,後封范陽。歷位侍中、清都尹。好與群小同飲,擅置內參,打殺博士任方榮。武成嘗杖之二百,送付昭信後,後又杖一百。及後主奔鄴,以紹義為尚書令、定州刺史。

周武帝克并州,以封輔相為北朔州總管。此地齊以重鎮,諸勇士多聚焉。前長史趙穆、司馬王當萬等謀執輔相,迎任城王于瀛州。

事不果,便迎紹義。紹義至馬邑。輔相及其屬韓阿各奴等數十人皆齊叛臣,自肆州以北城戍二百八十餘盡從輔相,及紹義至,皆反焉。紹義與靈州刺史袁洪猛引兵南出,欲取并州,至新興而肆州已為周守。

前隊二儀同以所部降周。周兵擊顯州,執刺史陸瓊,又攻陷諸城。

紹義還保北朔。周將宇文神舉軍逼馬邑,紹義遣杜明達拒之,兵大敗。紹義曰:「有死而已,不能降人。」

遂奔突厥。眾三千家,令之曰:「欲還者任意。」

於是哭拜別者太半。突厥他鉢可汗謂文宣為英雄天子,以紹義重踝似之,甚見愛重,凡齊人在北者,悉隷紹義。高寶寧在營州,表上尊號,紹義遂即皇帝位,稱武平元年。以趙穆為天水王。

他鉢聞寶寧得平州,亦招諸部,各舉兵南向,雲共立范陽王作齊帝,為其報仇。周武帝大集兵于雲陽,將親北伐,遇疾暴崩。紹義聞之,以為天贊己。盧昌斯據范陽,亦表迎紹義。俄而周將宇文神舉攻滅昌期。其日,紹義適至幽州,聞周總管出兵于外,欲乘虛取薊城,列天子旌旗,登燕昭王塚,乘高望遠,部分兵眾。神舉遣大將軍宇文恩將四千人馳救幽州,半為齊軍所殺。紹義聞范陽城陷,素服舉哀,回軍入突厥。周人購之於他鉢,又使賀若誼往說之。

他鉢猶不忍,遂偽與紹義獵于南境,使誼執之,流于蜀。紹義妃渤海封孝琬女,自突厥逃歸。紹義在蜀,遺妃書云:「夷狄無信,送吾于此。」

竟死蜀中。

西河王紹仁,文宣第四子也,天保末,為開府儀同三司。

尋薨。

隴西王紹廉,文宣第五子也。

初封長樂,後改焉。性粗暴,嘗拔刀逐紹義,紹義走入廄,閉門拒之。

紹義初為清都尹,未及理事,紹廉先往,喚囚悉出,率意決遣之。

能飲酒,一舉數升,終以此薨。

孝昭七男:元後生樂陵王百年,桑氏生襄城王亮,出後襄城景王,諸姬生汝南王彥理、始平王彥德、城陽王彥基、定陽王彥康、汝陽王彥忠。

樂陵王百年,孝昭第二子也。

孝昭初即位,在晉陽,群臣請建中宮及太子,帝謙未許,都下百僚又有請,乃稱太后令立為皇太子。帝臨崩,遺詔傳位於武成,並有手書,其末曰:「百年無罪,汝可以樂處置之,勿學前人。」

大寧中,封樂陵王。

河清三年五月,白虹圍日再重,又橫貫而不達。赤星見,帝以盆水承星影而蓋之,一夜盆自破。欲以百年厭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