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齊書 - 28 / 80
歷史類 / 李百藥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潤美姿儀,年十四五,母鄭妃與之同寢,有穢雜之聲。及長,廉慎方雅,習于吏職,至摘發隱偽,奸吏無所匿其情。開府王回洛與六州大都督獨孤枝侵竊官田,受納賄賂,潤按舉其事。二人表言,王出送台使,登魏文舊壇,南望嘆息,不測其意。武成使元文遙就州宣敕曰:「馮翊王少小謹慎,在州不為非法,朕信之熟矣。登高遠望,人之常情,鼠輩欲橫相間構,曲生眉目。」

於是回洛決鞭二百,獨孤枝決杖一百。尋為尚書令,領太子少師,歷司徒、太尉、大司馬、司州牧、太保、河南道行台、領錄尚書,別封文成郡公、太師、太宰,復為定州刺史。

薨,贈假黃鉞、左丞相。子茂德嗣。

漢陽敬懷王洽,字敬延,神武第十五子也。

天保元年封。五年,薨,年十三。乾明元年,贈太保、司空。無子,以任城王第二子建德為後。

卷十一

列傳第三

文襄六王 河南康舒王孝瑜 廣寧王孝珩 河間王孝琬 蘭陵武王孝瓘 安德王延宗漁陽王紹信 文襄六男:文敬元皇后生河間王孝琬,宋氏生河南王孝瑜,王氏生廣寧王孝珩,蘭陵王長恭不得母氏姓,陳氏生安德王延宗,燕氏生漁陽王紹信。

河南康舒王孝瑜,字正德,文襄長子也。

初封河南郡公,齊受禪,進爵為王。

歷位中書令、司州牧。初,孝瑜養于神武宮中,與武成同年相愛。將誅楊愔等,孝瑜預其謀。及武成即位,禮遇特隆。帝在晉陽,手敕之曰:「吾飲汾清二杯,勸汝于鄴酌兩杯。」

其親愛如此。孝瑜容貌魁偉,精彩雄毅,謙慎寬厚,兼愛文學,讀書敏速,十行俱下,覆棋不失一道。初,文襄于鄴東起山池遊觀,時俗眩之。

孝瑜遂於第作水堂、龍舟,植幡槊于舟上,數集諸弟宴射為樂。武成幸其第,見而悅之,故盛興後園之玩,於是貴賤慕斅,處處營造。

武成常使和土開與胡後對坐握槊,孝瑜諫曰:「皇后天下之母,不可與臣下接手。」

帝深納之。

後又言趙郡王父死非命,不可親。由是睿及士開皆側目。士開密告其奢僭,睿又言山東唯聞河南王,不聞有陛下。帝由是忌之。

爾朱禦女名摩女,本事太后,孝瑜先與之通,後因太子婚夜,孝瑜竊與之言。武成大怒,頓飲其酒三十七杯。體至肥大,腰帶十圍。使婁子彥載以出,鴆之於車。至西華門,煩熱躁悶,投水而絶。贈太尉、錄尚書事。子弘節嗣。

孝瑜母,魏吏部尚書宋弁孫也,本魏潁川王斌之妃,為文襄所納,生孝瑜,孝瑜還第,為太妃。孝瑜妃,盧正山女,武成胡後之內姊也。

孝瑜薨後,宋太妃為盧妃所譖訴,武成殺之。

廣寧王孝珩,文襄第二子也。

歷位司州牧、尚書令、司空、司徒、錄尚書、大將軍、大司馬。孝珩愛賞人物,學涉經史,好綴文,有伎藝。嘗于廳事壁自畫一蒼鷹,見者皆以為真,又作朝士圖,亦當時之妙絶。

後主自晉州敗奔鄴,詔王公議于含光殿。孝珩以大敵既深,事藉機變,宜任城王領幽州道兵入土門,揚聲趣并州;獨孤永業領洛州兵趣潼關,揚聲趣長安;臣請領京畿兵出滏口,鼓行逆戰。敵聞南北有兵,自然潰散。又請出宮人珍寶賜將士,帝不能用。承光即位,以孝珩為太宰。與呼延族、莫多婁敬顯、尉相願同謀,期正月五日,孝珩于千秋門斬高阿那肱,相願在內以禁兵應之,族與敬顯自遊豫園勒兵出。既而阿那肱從別宅取便路入宮,事不果。乃求出拒西軍,謂阿那肱、韓長鸞、陳德信等云:「朝廷不賜遣擊賊,豈不畏孝珩反耶?孝珩破宇文邕,遂至長安,反時何與國家事。以今日之急,猶作如此猜疑。」

高、韓恐其變,出孝珩為滄州刺史。

至州,以五千人會任城王于信都,共為匡複計。周齊王憲來伐,兵弱不能敵。怒曰:「由高阿那肱小人,吾道窮矣!」齊叛臣乞扶令和以槊剌孝珩墜馬,奴白澤以身扞之,孝珩猶傷數處,遂見虜。齊王憲問孝珩齊亡所由,孝珩自陳國難,辭淚俱下,俯仰有節。憲為之改容,親為洗創傅藥,禮遇甚厚。孝珩獨嘆曰:“李穆叔言齊氏二十八年,今果然矣。自神武皇帝以外,吾諸父兄弟無一人得至四十者,命也。

嗣君無獨見之明,宰相非柱石之寄,恨不得握兵符,受廟算,展我心力耳。”

至長安,依例授開府、縣侯。後周武帝在雲陽,宴齊君臣,自彈胡琵琶,命孝珩吹笛。辭曰:“亡國之音,不足聽也。

”固命之,舉笛裁至口,淚下嗚咽,武帝乃止。其年十月,疾甚,啟歸葬山東,從之。

尋卒,令還葬鄴。

河間王孝琬,文襄第三子也。

天保元年封。天統中,累遷尚書令。初,突厥與周師入太原,武成將避之而東。孝琬叩馬諫,請委趙郡王部分之,必整齊,帝從其言。孝琬免冑將出,帝使追還。周軍退,拜并州刺史。

孝琬以文襄世嫡,驕矜自負。河南王之死,諸王在宮內莫敢舉聲,唯孝琬大哭而出。又怨執政,為草人而射之。

和士開與祖珽譖之,云:“草人擬聖躬也。

又前突厥至州,孝琬脫兜鍪抵地,雲『豈是老嫗,須着此』。此言屬大家也。

”初,魏世謡言:「河南種穀河北生,白楊樹頭金鷄鳴。」

珽以說曰:“河南、河北,河間也。

金鷄鳴,孝琬將建金鷄而大赦。”

帝頗惑之。

時孝琬得佛牙,置於第內,夜有神光。昭玄都法順請以奏聞,不從。帝聞,使搜之,得鎮庫槊幡數百。帝聞之,以為反。訊其諸姬,有陳氏者無寵,誣對曰「孝琬畫作陛下形哭之」,然實是文襄像,孝琬時時對之泣。帝怒,使武衛赫連輔玄倒鞭撾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