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齊書 - 5 / 80
歷史類 / 李百藥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王曰:「天子無父,苟使兒立,不惜餘生。」

乃立之,是為孝靜帝。魏於是始分為二。

神武以孝武既西,恐逼崤、陝,洛陽復在河外,接近梁境,如向晉陽,形勢不能相接,乃議遷鄴,護軍祖瑩贊焉。詔下三日,車駕便發,戶四十萬狼狽就道。神武留洛陽部分,事畢還晉陽。自是軍國政務,皆歸相府。先是童謡曰:「可憐青雀子,飛來鄴城裡,羽翮垂欲成,化作鸚鵡子。」

好事者竊言,雀子謂魏帝清河王子,鸚鵡謂神武也。

初,孝昌中,山胡劉螽升自稱天子,年號神嘉,居雲陽谷,西土歲被其寇,謂之胡荒。二年正月,西魏渭州刺史可朱渾道元擁眾內屬,神武迎納之。

壬戌,神武襲擊劉螽升,大破之。

己巳,魏帝褒詔,以神武為相國,假黃鉞,劍履上殿,入朝不趨。神武固辭。三月,神武欲以女妻螽升太子,候其不設備,辛酉,潛師襲之。

其北部王斬螽升首以送。其眾復立其子南海王,神武進擊之,又獲南海王及其弟西海王、北海王、皇后公卿已下四百餘人,胡、魏五萬戶。壬申,神武朝于鄴。四月,神武請給遷人廩各有差。九月甲寅,神武以州郡縣官多乖法,請出使問人疾苦。

三年正月甲子,神武帥厙狄乾等萬騎襲西魏夏州,身不火食,四日而至。縛槊為梯,夜入其城,禽其刺史費也頭斛拔俄彌突,因而用之。

留都督張瓊以鎮守,遷其部落五千戶以歸。西魏靈州刺史曹泥與其婿涼州刺史劉豐遣使請內屬。周文圍泥,水灌其城,不沒者四尺。神武命阿至羅發騎三萬徑度靈州,繞出西軍後,獲馬五十匹,西師乃退。神武率騎迎泥、豐生,拔其遺戶五千以歸,復泥官爵。魏帝詔加神武九錫,固讓乃止。二月,神武令阿至羅逼西魏秦州刺史建忠王万俟普撥,神武以眾應之。

六月甲午,普撥與其子太宰受洛干、豳州刺史叱干寶樂、右衛將軍破六韓常及督將三百餘人擁部來降。八月丁亥,神武請均鬥尺,班于天下。九月辛亥,汾州胡王迢觸、曹貳龍聚眾反,署立百官,年號平都。神武討平之。

十二月丁丑,神武自晉陽西討,遣兼仆射行台汝陽王暹、司徒高昂等趣上洛,大都督竇泰入自潼關。

四年正月癸丑,竇泰軍敗自殺。神武次蒲津,以冰薄不得赴救,乃班師。高昂攻克上洛。二月乙酉,神武以並、肆、汾、建、晉、東雍、南汾、泰、陝九州霜旱,人饑流散,請所在開倉賑給。六月壬申,神武如天池,獲瑞石,隱起成文曰「六王三川」。十月壬辰,神武西討,自蒲津濟,眾二十萬。周文軍于沙苑。神武以地厄少卻,西人鼓噪而進,軍大亂,棄器甲十有八萬,神武跨橐駝,候船以歸。

元象元年三月辛酉,神武固請解丞相,魏帝許之。

四月庚寅,神武朝于鄴,壬辰,還晉陽。請開酒禁,並賑恤宿衛武官。七月壬午,行台侯景、司徒高昂圍西魏將獨孤信于金墉,西魏帝及周文並來赴救。大都督厙狄干帥諸將前驅,神武總眾繼進。八月辛卯,戰于河陰,大破西魏軍,俘獲數萬。司徒高昂、大都督李猛、宋顯死之。

西師之敗,獨孤信先入關,周文留其都督長孫子彥守金墉,遂燒營以遁。神武遣兵追奔,至崤,不及而還。初,神武知西師來侵,自晉陽帥眾馳赴,至孟津,未濟,而軍有勝負。既而神武渡河,子彥亦棄城走,神武遂毀金墉而還。十一月庚午,神武朝于京師。十二月壬辰,還晉陽。

興和元年七月丁丑,魏帝進神武為相國、錄尚書事,固讓乃止。十一月乙丑,神武以新宮成,朝于鄴。魏帝與神武燕射,神武降階稱賀,又辭渤海王及都督中外諸軍事,詔不許。十二月戊戌,神武還晉陽。

二年十二月,阿至羅別部遣使請降。神武帥眾迎之,出武州塞,不見,大獵而還。

三年五月,神武巡北境,使使與蠕蠕通和。

四年五月辛巳,神武朝鄴,請令百官每月面敷政事,明揚側陋,納諫屏邪,親理獄訟,褒黜勤怠;牧守有愆,節級相坐;椒掖之內,進禦以序;後園鷹犬,悉皆棄之。

六月甲辰,神武還晉陽。九月,神武西征。十月己亥,圍西魏儀同三司王思政于玉壁城,欲以致敵,西師不敢出。十一月癸未,神武以大雪士卒多死,乃班師。

武定元年二月壬申,北豫州刺史高慎據武牢西叛。三月壬辰,周文率眾援高慎,圍河橋南城。

戊申,神武大敗之於芒山,擒西魏督將已下四百餘人,俘斬六萬計。是時軍士有盜殺驢者,軍令應死,神武弗殺,將至并州決之。

明日復戰,奔西軍,告神武所在。西師盡鋭來攻,眾潰,神武失馬,赫連陽順下馬以授神武,與蒼頭馮文洛扶上俱走,從者步騎六七人。追騎至,親信都督尉興慶曰:「王去矣,興慶腰邊百箭,足殺百人。」

神武勉之曰:「事濟,以爾為懷州,若死,則用爾子。」

興慶曰:「兒小,願用兄。」

許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