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陳書 - 4 / 107
中國古代史類 / 姚思廉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八月癸卯,太府卿何敱、新州刺史華志各上玉璽一。高祖表以送台,詔歸之高祖。是日詔高祖食安吉、武康二縣,合五千戶。九月壬寅,改年曰太平元年。進高祖位丞相、錄尚書事、鎮衛大將軍,改刺史為牧,進封義興郡公,侍中、司徒、都督、班劍、鼓吹、甲仗、皁輪車並如故。丁未,中散大夫王彭箋稱今月五日平旦于禦路見龍跡,自大社至象闕,亙三四里。庚申,詔追贈高祖考侍中、光祿大夫,加金章紫綬,封義興郡公,謚曰恭。十月甲戌,敕丞相自今入問訊,可施別榻以近扆坐。二年正月壬寅,天子朝萬國于太極東堂,加高祖班劍十人,並前三十人,余如故。丁未,詔贈高祖兄道譚散騎常侍、使持節、平北將軍、南兗州刺史、長城縣公,謚曰昭烈;弟休先侍中、使持節、驃騎將軍、南徐州刺史、武康縣侯,謚曰忠壯,食邑各二千戶。甲寅,遣兼侍中謁者仆射陸繕策拜長城縣夫人章氏為義興國夫人。丁卯,詔贈高祖祖侍中、太常卿,謚曰孝。追封高祖祖母許氏吳郡嘉興縣君,謚曰敬;妣張氏義興國太夫人,謚曰宣。

二月庚午,蕭勃舉兵,自廣州渡嶺,頓南康,遣其將歐陽頠、傅泰及其子孜為前軍,至于豫章,分屯要險,南江州刺史余孝頃起兵應勃,高祖命周文育、侯安都率眾討平之。

八月甲午,進高祖位太傅,加黃鉞,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並給羽葆鼓吹一部,其侍中、都督、錄尚書、鎮衛大將軍、揚州牧、義興郡公、班劍、甲仗、油幢皁輪車並如故。丙申,加高祖前後部羽葆鼓吹。是時,湘州刺史王琳擁兵不應命,高祖遣周文育、侯安都率眾討之。

九月辛丑,詔曰:

肇昔元胎剖判,太素氤氳,崇建人皇,必憑洪宰。故賢哲之後,牧伯征于四方,神武之君,大監治乎萬國。又有一匡九合,渠門之賜以隆,戮帶圍溫,行宮之寵斯茂,時危所以貞固,運泰所以光熙,斯乃千載同風,百王不刊之道也。太傅義興公,允文允武,乃聖乃神,固天生德,康濟黔首。昔在休期,早隆朝寄,遠逾滄海,大拯交、越。皇運不造,書契未聞,中國其亡,兵凶總至。哀哀噍類,譬彼窮牢,悠悠上天,莫雲斯極。否終則泰,元輔應期,救此將崩,援茲已溺,乘舟履輂,架險浮深,經略中途,畢殲群醜。洎乎石頭、姑孰,流髓履腸,一朝指捴,六合清晏。是用光昭下武,翼亮中都,雪三後之勍仇,夷三靈之巨慝。堯台禹佐,未始能階,殷相周師,固非雲擬。重之以屯剝余象,荊楚大崩,天地無心,乘輿委禦,五胡薦食,競謀諸夏,八方棋跱,莫有匡救,強臣放命,黜我沖人,顧影于荼孺之魂,甘心于寧卿之辱。卻按下髻,求哀之路莫從,竊鈇逃責,容身之地無所。公神兵奄至,不日清澄,惟是孱蒙,再膺天錄。斯又巍巍蕩蕩,無德而稱焉。加以仗茲忠義,屠彼逆,震部夷氛,稽山罷昆,番禺、蠡澤,北鄙西郊,殲厥兇徒,罄無遺種。斯則兆民之命,修短所縣,率土之基,興亡是賴。於是刑禮兼訓,沿革有章,中外成平,遐邇寧一,用能使陽光合魄,曜象呈暉,棲閣游庭,抱仁含信,宏勛該于厚地,大道格于玄天。羲、農、炎、昊以來,卷領垂衣之世,聖人濟物,未有如斯者也。夫備物典策,桓、文是膺,助理陰陽,蕭、曹不讓,未有功高於宇縣,而賞薄于伊、周,凡厥人祇,固懷延佇,是由公謙捴自牧,降損為懷,嘉數遲回,永言增嘆。豈可申茲雅尚,久廢朝猷,宜戒司勛,敬升鴻典。且重華大聖。媯汭惟賢,盛德之祀無忘,公侯之門必復。是以殷嘉亶甫,繼后稷之官,堯命羲和,纂重黎之位。況其本枝攸建,宜誓山河者乎?其進公位相國,總百揆,封十郡為陳公,備九錫之禮,加璽紱,遠遊冠、綠綟綬,位在諸侯王上,其鎮衛大將軍、揚州牧如故。

策曰: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