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南齊書 - 9 / 188
中國古代史類 / 蕭子顯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冬,十月,丙子,立彭城劉胤為汝陰王,奉宋帝后。己卯,車駕殷祠太廟。辛巳,詔曰:「朕嬰綴世務,三十餘歲,險阻艱難,備嘗之矣。末路屯夷,戎車歲駕,誠藉時來之運,實資士民之力。宋元徽二年以來,諸從軍得官者,未悉蒙祿,可催速下訪,隨正即給。才堪余任者,訪洗量序。若四州士庶,本鄉淪陷,簿籍不存,尋校無所,可聽州郡保押,從實除奏。荒遠闕中正者,特許據軍簿奏除。或戍扞邊役,末由旋反,聽于同軍各立五保,所隷有司,時為言列。」汝陰太妃王氏薨,追贈為宋恭皇后。

十一月,庚子,以太子左衛率蕭景先為司州刺史。辛亥,立皇太子妃裴氏。甲申,封功臣驃騎長史江謐等十人爵戶各有差。

二年春,正月,戊戌朔,大赦天下。以司空、尚書令褚淵為司徒,中軍將軍張敬兒為車騎將軍,中領軍李安民為領軍將軍,中護軍陳顯達為護軍將軍。辛丑,車駕親祠南郊。癸卯,詔索虜寇淮、泗,遣眾軍北伐,內外纂嚴。

二月,丁卯,虜寇壽陽,豫州刺史垣崇祖破走之。置巴州。壬申,以三巴校尉明慧昭為巴州刺史。戊子,以寧蠻校尉蕭赤斧為雍州刺史,南蠻長史崔惠景為梁、南秦二州刺史。辛卯,詔西境獻捷,解嚴。癸巳,遣大使巡慰淮、肥。徐、豫邊民尤貧遘難者,刺史二千石量加賑恤。甲午,詔「江西北民避難流徙者,制遣還本,蠲今年租稅。單貧及孤老不能自存者,即聽番籍,郡縣押領。」三月,丁酉,以侍中西昌侯鸞為郢州刺史。戊戌,以護軍將軍陳顯達為南兗州刺史,吳郡太守張岱為中護軍。己亥,車駕幸樂游苑宴,王公以下賦詩。辛丑,以征虜將軍崔祖思為青、冀二州刺史。夏,四月,丙寅,進高麗王樂浪公高璉號驃騎大將軍。

五月,立六門都牆。六月,癸未,詔「昔歲水旱,曲赦丹陽、二吳、義興四郡遭水尤劇之縣,元年以前,三調未充,虛列已畢,官長局吏應共償備外,詳所除宥。」秋,七月,甲寅,以輔國將軍盧紹之為青、冀二州刺史。戊午,皇太子妃裴氏薨。閏月辛巳,遣領軍將軍李安民行淮、泗。庚寅,索虜攻朐山,青、冀二州刺史盧紹之等破走之。冬,十一月,戊子,以氐楊後起為秦州刺史。

十二月,戊戌,以司空褚淵為司徒。乙巳,車駕幸中堂聽訟。壬子,以驃騎大將軍豫章王嶷為司空,揚州刺史、前將軍臨川王映為荊州刺史。

三年春,正月,壬戌朔,詔王公卿士薦讜言。丙子,以平北將軍陳顯達為益州刺史,貞陽公柳世隆為南兗州刺史,皇子鋒為江夏王。領軍將軍李安民等破虜于淮陽。夏,四月,以寧朔將軍沈景德為廣州刺史。

六月,壬子,大赦。逋租宿債,除減有差。秋七月,以冠軍將軍垣榮祖為徐州刺史。冬,十月,戊子,以河南王世子吐谷渾易度侯為西秦、河二州刺史,河南王。

四年,春,正月,壬戌,詔曰:「夫膠庠之典,彞倫攸先,所以招振才端,啟發性緒,弘字黎氓,納之軌義,是故五禮之跡可傳,六樂之容不泯。朕自膺歷受圖,志闡經訓,且有司群僚,奏議咸集,蓋以戎車時警,文教未宣,思樂泮宮,永言多慨。今關燧無虞,時和歲稔,遠邇同風,華夷慕義。便可式遵前準,修建敩學,精選儒官,廣延國冑。」以江州刺史王延之為右光祿大夫。癸亥,詔曰:「比歲申威西北,義勇爭先,殞氣寇場,命盡王事。戰亡蠲復,雖有恆典,主者遵用,每傷簡薄。建元以來戰亡,賞蠲租布二十年,雜役十年。其不得收屍,主軍保押,亦同此例。」以後將軍長沙王晃為護軍將軍,中軍將軍南郡王長懋為南徐州刺史,冠軍將軍安成王暠為江州刺史。

二月,乙未,以冠軍將軍桓康為青、冀二州刺史。上不豫,庚戌,詔原京師囚系有差,元年以前逋責皆原除。三月,庚申,召司徒褚淵、左仆射王儉詔曰:「吾本布衣素族,念不到此,因藉時來,遂隆大業。風道沾被,昇平可期。遘疾彌留,至于大漸。公等奉太子如事吾,柔遠能邇,緝和內外,當令太子敦穆親戚,委任賢才,崇尚節儉,弘宣簡惠,則天下之理盡矣。死生有命,夫復何言!」壬戌,上崩于臨光殿,年五十六。四月,庚寅,上謚曰太祖高皇帝。奉梓宮于東府前渚升龍舟。丙午,窆武進泰安陵。

上少沈深有大量,寬嚴清儉,喜怒無色。博涉經史,善屬文,工草隷書,弈棋第二品。雖經綸夷險,不廢素業。從諫察謀,以威重得眾。即位後,身不禦精細之物,敕中書舍人桓景真曰:「主衣中似有玉介導,此制始自大明末,後泰始尤增其麗。留此置主衣,政是興長疾源,可即時打碎。凡復有可異物,皆宜隨例也。」後宮器物欄檻以銅為飾者,皆改用鐵,內殿施黃紗帳,宮人著紫皮履,華蓋除金花瓜,用鐵回釘。每曰:「使我治天下十年,當使黃金與土同價。」欲以身率天下,移變風俗。上姓名骨體及期運曆數,並遠應圖讖數十百條,歷代所未有,臣下撰錄,上抑而不宣,盛矣。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