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書 - 524 / 526
中國古代史類 / 沈約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高祖踐阼,以佐命功,封漢壽縣伯,食邑六百戶,固讓,不許。傅亮與林子書曰:「班爵疇勛,歷代常典,封賞之發,簡自帝心。主上委寄之懷,實參休否,誠心所期,同國榮戚,政復是卿諸人共弘建內外爾。足下雖存挹退,豈得獨為君子邪!」除府諮議參軍,將軍、太守如故。尋召暫下,以中兵局事副錄事參軍王華。上以林子清公勤儉,賞賜重疊,皆散于親故。家無餘財,未嘗問生產之事,中表孤貧悉歸焉。遭母憂,還東葬,乘輿躬幸,信使相望。葬畢,詔曰:「軍國多務,內外須才,前鎮西諮議、建威將軍、河東太守沈林子,不得遂其情事,可起輔國將軍。」林子固辭,不許,賜墨詔,朔望不復還朝,每軍國大事,輒詢問焉。時領軍將軍謝晦任當國政,晦每疾寧,輒攝林子代之。林子居喪至孝,高祖深相憂愍。頃之有疾,上以林子孝性,不欲使哭泣減損,逼與入省,日夕撫慰。敕諸公曰:「其至性過人,卿等數慰視之。」小差乃出。上尋不豫,被敕入侍醫藥,會疾動還外。

永初三年,薨,時年四十六。群公知上深相矜重,恐以實啟,必有損慟,每見呼問,輒答疾病還家,或有中旨,亦假為其答。高祖尋崩,竟不知也。賜東園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錢二十萬,布二百匹。詔曰:「故輔國將軍沈林子,器懷真審,忠績允著,才志未遂,傷悼在懷。可追贈征虜將軍。」有司率常典也。元嘉二十五年,謚曰懷伯。

林子簡泰廉靖,不交接世務,義讓之美,著于閨門,雖在戎旅,語不及軍事。所著詩、賦、贊、三言、箴、祭文、樂府、表、箋、書記、白事、啟事、論、老子一百二十一首。太祖後讀林子集,嘆息曰:「此人作公,應繼王太保。」子邵嗣。

劭,字道輝,美風姿,涉獵文史。襲爵,駙馬都尉、奉朝請。太祖以舊恩召見,入拜,便流涕,太祖亦悲不自勝。會強弩將軍缺,上詔錄尚書彭城王義康曰:「沈邵人身不惡,吾與林子周旋異常,可以補選。」事見宋文帝中詔於是拜強弩將軍。出為鐘離太守,在郡有惠政,夾淮人民慕其化,遠近莫不投集。郡先無市,時江夏王義恭為南兗州,啟太祖置立焉事見宋文帝中詔。義恭又啟太祖曰:「盱眙太守劉顯真求自解說,邵往蒞任有績,彰於民聽,若重授盱眙,足為良二千石。」上不許,曰:「其願還經年,方復作此流遷,必當大罔罔也。」事見宋文帝中詔。上敕州闢邵弟亮,邵以從弟正蚤孤,乞移恩于正,上嘉而許之。在任六年,入為衡陽王義季右軍中兵參軍。始興王浚初開後軍府,又為中兵。義季在江陵,安西府中兵久缺,啟太祖求人,上答曰:「稱意才難得。沈邵雖未經軍事,既是腹心,作鐘離郡,及在後軍府,房中甚修理,或欲遣之。」其事不果事見宋文帝中詔。入為通直郎。

時上多行幸,還或侵夜,邵啟事陳論,即為簡出。前後密陳政要,上皆納用之,深相寵待,晨夕兼侍,每出遊,或敕同輦。時車駕祀南郊,特詔邵兼侍中負璽,代真官陪乘。大將軍彭城王義康出鎮豫章,申謨為中兵參軍,掌城防之任,廬陵王紹為江州,以邵為南中郎府錄事參軍,行府州事,事未行,會謨丁艱,邵代謨為大將軍中兵,加寧朔將軍事見宋文帝中詔。邵南行,上遂相任委,不複選代,仍兼錄事,領城局。後義康被廢,邵改為廬陵王紹南中郎參軍,將軍如故。義康徙安成,邵復以本號為安成相。在郡以寬和恩信,為南土所懷。郡民王孚有學業,志行見稱州裡,邵蒞任未幾,而孚卒,邵贈以孝廉,板教曰:「前文學主簿王孚,行潔業淳,棄華息競,志學修道,老而彌篤。方授右職,不幸暴亡,可假孝廉檄,薦以特牲。緬想延陵,以遂本懷。」邵慰恤孤老,勸課農桑,前後累蒙賞賜。邵疾病,使命累續,遣禦醫上藥,異味遠珍,金帛衣裘,相望不絶。元嘉二十六年,卒,時年四十三。上甚相痛悼。

子侃嗣,官至山陽王休祐驃騎中兵參軍、南沛郡太守。侃卒,子整應襲爵,齊受禪,國除。

璞,字道真,林子少子也。童孺時,神意閒審,有異於眾。太祖問林子:「聞君小兒器質不凡,甚欲相識。」林子令璞進見,太祖奇璞應對,謂林子曰:「此非常兒。」年十許歲,智度便有大成之姿,好學不倦,善屬文,時有憶識之功。尤練究萬事,經耳過目,人莫能欺之。居家精理,姻族資賴。弱冠,吳興太守王韶之再命,不就。張邵臨郡,又命為主簿,除南平王左常侍。太祖引見,謂曰:「吾昔以弱年出蕃,卿家以親要見輔,今日之授,意在不薄。王家之事,一以相委,勿以國官乖清涂為罔罔也。」

元嘉十七年,始興王浚為揚州刺史,寵愛殊異,以為主簿。時順陽范曄為長史,行州事。曄性頗疏,太祖召璞謂曰:「神畿之政,既不易理。浚以弱年臨州,萬物皆屬耳目,賞罰得失,特宜詳慎。范曄性疏,必多不同。卿腹心所寄,當密以在意。彼雖行事,其實委卿也。」璞以任遇既深,乃夙夜匪懈,其有所懷,輒以密啟,每至施行,必從中出。曄正謂聖明留察,故深更恭慎,而莫見其際也。在職八年,神州大治,民無謗黷,璞有力焉。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