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書 - 523 / 526
中國古代史類 / 沈約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從征劉毅,轉參太尉軍事。十一年,復從討司馬休之。高祖每征討,林子輒摧鋒居前,雖有營部,至于宵夕,輒敕還內侍。賊黨郭亮之招集蠻眾,屯據武陵,武陵太守王鎮惡出奔,林子率軍討之,斬亮之於七里澗,納鎮惡。武陵既平,復討魯軌于石城,軌棄眾奔襄陽,復追躡之。襄陽既定,權留守江陵。十二年,高祖領平北將軍,林子以太尉參軍,復參平北軍事。其冬,高祖伐羌,復參征西軍事,悉署三府中兵,加建武將軍,統軍為前鋒,從汴入河。

時襄邑降人董神虎有義兵千餘人,高祖欲綏懷初附,即板為太尉參軍,加揚武將軍,領兵從戎。林子率神虎攻倉垣,克之,神虎伐其功,徑還襄邑。林子軍次襄邑,即殺神虎而撫其眾。時偽建威將軍、河北太守薛帛先據解縣,林子至,馳往襲之,帛棄軍奔關中,林子收其兵糧。偽并州刺史、河東太守尹昭據蒲阪,林子于陝城與冠軍檀道濟同攻蒲阪,龍驤王鎮惡攻潼關。姚泓聞大軍至,遣偽東平公姚紹爭據潼關。林子謂道濟曰:「今蒲阪城堅池深,不可旬日而克,攻之則士卒傷,守之則引日久,不如棄之,還援潼關。且潼關天阻,所謂形勝之地,鎮惡孤軍,勢危力屈。若使姚紹據之,則難圖也。及其未至,當併力爭之。若潼關事捷,尹昭可不戰而服。」道濟從之。既至,紹舉關右之眾,設重圍圍林子及道濟、鎮惡等。

時懸師深入,糧輸艱遠,三軍疑阻,莫有固志。道濟議欲渡河避其鋒,或欲棄捐輜重,還赴高祖。林子按劍曰:「相公勤王,志清六合,許、洛已平,關右將定,事之濟否,所繫前鋒。今舍已捷之形,棄垂成之業,大軍尚遠,賊眾方盛,雖欲求還,豈可復得。下官受命前驅,誓在盡命,今日之事,自為將軍辦之。然二三君子,或同業艱難,或荷恩罔極,以此退撓,亦何以見相公旗鼓耶!」塞井焚舍,示無全志,率麾下數百人犯其西北。紹眾小靡,乘其亂而薄之,紹乃大潰,俘虜以千數,悉獲紹器械資實。時諸將破賊,皆多其首級,而林子獻捷書至,每以實聞,高祖問其故,林子曰:「夫王者之師,本有征無戰,豈可復增張虛獲,以自誇誕。國淵以事實見賞,魏尚以盈級受罰,此亦前事之師表,後乘之良轍也。」高祖曰:「乃所望于卿也。」

初,紹退走,還保定城,留偽武衛將軍姚鸞精兵守險。林子銜枚夜襲,即屠其城,劓鸞而坑其眾。高祖賜書曰:「頻再破賊,慶快無譬。既屢摧破,想不復久爾。」紹復遣撫軍將軍姚贊將兵屯河上,絶水道。贊壘塹未立,林子邀擊,連破之,贊輕騎得脫,眾皆奔敗。紹又遣長史領軍將軍姚伯子、寧朔將軍安鸞、護軍姚默騾、平遠將軍河東太守唐小方率眾三萬,屯據九泉,憑河固險,以絶糧援。高祖以通津阻要,兵糧所急,復遣林子爭據河源。林子率太尉行參軍嚴綱、竺靈秀卷甲進討,累戰,大破之,即斬伯子、默騾、小方三級,所俘馘及驢馬器械甚多。所虜獲三千餘人,悉以還紹,使知王師之弘。兵糧兼儲,三軍鼓行而西矣。或曰:「彼去國遠鬥,其鋒不可當。」林子白高祖曰:「姚紹氣蓋關右,而力以勢屈,外兵屢敗,衰亡協兆,但恐凶命先盡,不得以釁齊斧爾。」尋紹忽死,可謂天誅。於是贊統後事,鳩集餘眾,復襲林子。林子率師禦之,旗鼓未交,一時披潰,贊輕騎遁走。既連戰皆捷,士馬旌旗甚盛,高祖賜書勸勉,並致縑帛餚漿。

高祖至閿鄉,姚泓掃境內之民,屯兵堯柳。時田子自武關北入,屯軍藍田,泓自率大眾攻之。高祖慮眾寡不敵,遣林子步自秦嶺,以相接援。比至,泓已摧破,兄弟復共追討,泓乃舉眾奔霸西。田子欲窮追,進取長安,林子止之,曰:「往取長安,如指掌爾。復克賊城,便為獨平一國,不賞之功也。」田子乃止。復參相國事,總任如前。林子威聲遠聞,三輔震動,關中豪右,望風請附。西州人李焉等並求立功,孫妲羌雜夷及姚泓親屬,盡相率歸林子。高祖以林子綏略有方,頻賜書褒美,並令深慰納之。長安既平,殘羌十餘萬口,西奔隴上,林子追討至寡婦水,轉鬥達于槐裡,克之,俘獲萬計。

大軍東歸,林子領水軍于石門,以為聲援。還至郡,高祖器其才智,不使出也。故出仕以來,便管軍要,自非戎軍所指,未嘗外典焉。後太祖出鎮荊州,議以林子及謝晦為蕃佐,高祖曰:「吾不可頓無二人,林子行則晦不宜出。」乃以林子為西郎中兵參軍,領新興太守。林子思議弘深,有所陳畫,高祖未嘗不稱善。大軍還至彭城,林子以行役既久,士有歸心,深陳事宜,並言:「聖王所以戒慎祗肅,非以崇威立武,實乃經國長民,宜廣建蕃屏,崇嚴宿衛。」高祖深相訓納。俄而謝翼謀反,高祖嘆曰:「林子之見,何其明也。」太祖進號鎮西,隨府轉,加建威將軍、河東太守。時高祖以二虜侵擾,復欲親戎,林子固諫,高祖答曰:「吾輒當不復自行。」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