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書 - 34 / 526
中國古代史類 / 沈約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葬廢帝丹陽秣陵縣南郊壇西。帝幼而狷急,在東宮每為世祖所責。世祖西巡,子業啟參承起居,書跡不謹,上詰讓之。子業啟事陳謝,上又答曰:「書不長進,此是一條耳。聞汝素都懈怠,狷戾日甚,何以頑固乃爾邪!」初踐阼,受璽紱,悖然無哀容。始猶難諸大臣及戴法興等,既殺法興,諸大臣莫不震懾。於是又誅群公,元凱以下,皆被毆捶牽曳。內外危懼,殿省騷然。初太后疾篤,遣呼帝。帝曰:「病人間多鬼,可畏,那可往。」太后怒,語侍者:「將刀來,破我腹,那得生如此寧馨兒!」及太后崩後數日,帝夢太后謂之曰:「汝不孝不仁,本無人君之相。子尚愚悖如此,亦非運祚所及。孝武險虐滅道,怨結人神,兒子雖多,並無天命。大運所歸,應還文帝之子。」其後湘東王紹位,果文帝子也。故帝聚諸叔京邑,慮在外為患。山陰公主淫恣過度,謂帝曰:「妾與陛下,雖男女有殊,俱托體先帝。陛下六宮萬數,而妾唯駙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帝乃為主置面首左右三十人;進爵會稽郡長公主,秩同郡王侯,湯沐邑二千戶,給鼓吹一部,加班劍二十人。帝每出,與朝臣常共陪輦。主以吏部郎褚淵貌美,就帝請以自侍,帝許之。淵侍主十日,備見逼迫,誓死不回,遂得免。帝所幸閹人華願兒,官至散騎常侍,加將軍帶郡。帝少好講書,頗識古事,自造《世祖誄》及雜篇章,往往有辭采。以魏武帝有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乃置此二官。以建安王休祐領之。其餘事蹟,分見諸傳。

史臣曰:廢帝之事行著于篇。若夫武王數殷紂之釁,不能掛其萬一;霍光書昌邑之過,未足舉其毫釐。假以中才之君,有一于此,足以霣社殘宗,污宮瀦廟,況總斯惡以萃一人之體乎!其得亡,亦為幸矣。

本紀第八 明帝

太宗明皇帝諱彧,字休炳,小字榮期,文帝第十一子也。元嘉十六年十月戊寅生。二十五年,封淮陽王,食邑二千戶。二十九年,改封湘東王。元兇弒立,以為驍騎將軍,加給事中。世祖踐阼,為秘書監,遷冠軍將軍、南蘭陵下邳二郡太守,領石頭戍事。孝建元年,徙為南彭城、東海二郡太守,將軍如故,鎮京口。其年,征為中護軍。二年,遷侍中,領游擊將軍。三年,徙衛尉,侍中如故。又為左衛將軍,衛尉如故。大明元年,轉中護軍,衛尉如故。三年,為都官尚書,領游擊將軍,衛尉如故。七年,遷領軍將軍。八年,出為使持節、都督徐兗二州豫州之梁郡諸軍事、鎮北將軍、徐州刺史,給鼓吹一部。其年,征為侍中、護軍將軍。未拜,復為領軍將軍,侍中如故。

永光元年,又出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南豫豫司江四州揚州之宣城諸軍事、衛將軍、南豫州刺史,鎮姑孰。又徙為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諸軍事、寧蠻校尉、雍州刺史,持節、常侍、將軍如故。未拜,複本位。尋以本號開府儀同三司。

廢帝景和末,上入朝,被留停都。廢帝誅害宰輔,殺戮大臣,恆慮有圖之者,疑畏諸父,並拘之殿內,遇上無禮,事在《文諸王傳》。遂收上付廷尉,一宿被原。將加禍害者,前後非一。既而害上意定,明旦便應就禍。上先已與腹心阮佃夫、李道兒等密共合謀。于時廢帝左右常慮禍及,人人有異志。唯有直皞將軍宋越、譚金、童太一等數人為其腹心,並虓虎有干力,在殿省久,眾並畏服之,故莫敢動。是夕,越等並外宿。佃夫、道兒因結壽寂之等殞廢帝于後堂,十一月二十九日夜也。事定,上未知所為。建安王休仁便稱臣奉引升西堂,登禦坐,召見諸大臣。于時事起倉卒,上失履,跣至西堂,猶著烏帽。坐定,休仁呼主衣以白帽代之,令備羽儀。雖未即位,凡眾事悉稱令書施行。己未,司徒揚州刺史豫章王子尚、山陰公主並賜死。宗越、譚金、童太一謀反伏誅。十二月庚申朔,令書以司空東海王禕為中書監、太尉,鎮軍將軍、江州刺史晉安王子勛進號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癸亥,以新除驃騎大將軍建安王休仁為司徒、尚書令、揚州刺史,鎮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山陽王休祐進號驃騎大將軍、荊州刺史。崇憲衛尉桂陽王休范為鎮北將軍、南徐州刺史。乙丑,改封安陸王子綏為江夏王。

泰始元年冬十二月丙寅,上即皇帝位。詔曰:

高祖武皇帝德洞四瀛,化綿九服。太祖文皇帝以大明定基;世祖孝武皇帝以下武寧亂。日月所照,梯山航海;風雨所均,削衽襲帶。所以業固盛漢,聲溢隆周。子業凶嚚自天,忍悖成性,人面獸心,見于齠日,反道敗德,著自比年。其狎侮五常,怠棄三正,矯誣上天,毒流下國,實開闢所未有,書契所未聞。再罹遏密,而無一日之哀;齊斬在躬,方深北里之樂。虎兕難匣,憑河必彰,遂誅滅上宰,窮釁逆之酷,虐害國輔,究孥戮之刑。子鸞同生,以昔憾殄殪;敬猷兄弟,以睚眥殲夷。征逼義陽,將加屠膾。陵辱戚籓,檟楚妃主。奪立左右,竊子置儲,肆酗于朝,宣淫于國。事穢東陵,行污飛走。積釁罔極,日月滋深。比遂圖犯玄宮,志窺題湊,將肆梟、獍之禍,騁商、頓之心。又欲鴆毒崇憲,虐加諸父,事均宮閫,聲遍國都。鴟梟小豎,莫不寵昵,朝廷忠誠,必加戮挫。收掩之旨,虓虎結轍;掠奪之使,白刃相望。百僚危氣,首領無有全地;萬姓崩心,妻子不復相保。所以鬼哭山鳴,星鈎血降,神器殆于馭索,景祚危于綴旒。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