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宋書 - 29 / 526
中國古代史類 / 沈約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三年春正月丁亥,割豫州梁郡屬徐州。己丑,以驃騎將軍、領軍將軍柳元景為尚書令,尚書右仆射劉遵考為領軍將軍。丙申,婆皇國遣使獻方物。二月乙卯,以揚州所統六郡為王畿。以東揚州隷揚州。時欲立司隷校尉,以元兇已立乃止。撫軍將軍、揚州刺史西陽王子尚徙為揚州刺史。甲子,復置廷尉監官。荊州饑,三月甲申,原田租布各有差。庚寅,以義興太守垣閬為兗州刺史。壬辰,中護軍湘東王諱遷職,以中書令東海王禕為衛將軍、護軍將軍。癸巳,太宰江夏王義恭加中書監。夏四月癸卯,上于華林園聽訟。丙午,以建寧太守苻仲子為寧州刺史。乙卯,司空、南兗州刺史竟陵王誕有罪,貶爵;誕不受命,據廣陵城反,殺兗州刺史垣閬。以始興公沈慶之為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兗州刺史討誕。甲子,上親禦六師,車駕出頓宣武堂。司州刺史劉季之反叛,徐州刺史劉道隆討斬之。秋七月己巳,克廣陵城,斬誕。悉誅城內男丁,以女口為軍賞;是日解嚴。辛未,大赦天下。尚方長徒、奚官奴婢老疾者原放。孝子、順孫、義夫、節婦,賜粟帛各有差。王畿下貧之家,與近行頓所由,並蠲租一年。丙子,以丹陽尹劉秀之為尚書右仆射。丙戌,分淮南北復置二豫州。以新除車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兗州刺史沈慶之為司空,刺史如故。戊子,以衛將軍、護軍將軍東海王禕為南豫州刺史,衛將軍如故。江州刺史義陽王昶為護軍將軍,冠軍將軍桂陽王休范為江州刺史。癸巳,以前左衛將軍王玄謨為郢州刺史。八月丙申,詔曰:「近北討文武,于軍亡沒,或殞身矢石,或癘疾死亡,並盡勤王事,而斂槥卑薄。可普更賻給,務令豐厚。」己酉,以車騎長史庾深之為豫州刺史。甲子,詔曰:「昔姬道方凝,刑法斯厝;漢德初明,犴圄用簡。良由上一其道,下淳其性。今民澆俗薄,誠淺偽深,重以寡德,弗能心化。故知方者鮮,趣闢實繁,向因巡覽,見二尚方徒隷,嬰金屨校,既有矜復。加國慶民和,獨隔凱澤,益以慚焉。可詳所原宥。」九月己巳,詔曰:「夫五闢三刺,自古所難;巧法深文,在季彌甚。故沿情察訟,魯師致捷;市獄勿擾,漢史飛聲。廷尉遠邇疑讞,平決攸歸,而一蹈幽圄,動逾時歲。民嬰其困,吏容其私。自今囚至辭具,並即以聞,朕當悉詳斷,庶無留獄。若繁文滯劾,證逮遐廣,必須親察,以盡情狀。自後依舊聽訟。」壬辰,于玄武湖北立上林苑。冬十月丁酉,詔曰:「古者薦鞠青壇,聿祈多慶,分繭玄郊,以供純服。來歲,可使六宮妃嬪修親桑之禮。」庚子,鎮軍將軍、南徐州刺史劉延孫進號車騎將軍。戊申,河西國遣使獻方物。庚戌,以河西王大沮渠安周為征虜將軍、涼州刺史。十一月己巳,高麗國遣使獻方物;肅慎國重譯獻楛矢、石砮;西域獻舞馬。十二月戊午,上于華林園聽訟。辛酉,置謁者仆射官。

四年春正月辛未,四駕祠南郊。甲戌,宕昌王奉表獻方物。乙亥,車駕躬耕藉田,大赦天下。尚方徒系及逋租宿債,大明元年以前,一皆原除。力田之民,隨才敘用。孝悌義順,賜爵一級。孤老貧疾,人谷十斛。藉田職司,優沾普賚。百姓乏糧種,隨宜貸給。吏宣勸有章者,詳加褒進。壬午,以北中郎司馬柳叔仁為梁、南秦二州刺史。左將軍、荊州刺史硃修之進號鎮軍將軍。庚寅,立第三皇子勛為晉安王,第六皇子房為尋陽王,第七皇子子頊為歷陽王,第八皇子子鸞為襄陽王。二月庚子,侍中建安王休仁為湘州刺史。己未,以員外散騎侍郎費景緒為寧州刺史。三月甲子,以冠軍將軍巴陵王休若為徐州刺史。丁卯,以安陸王子綏為郢州刺史。癸酉,以徐州刺史劉道隆為青、冀二州刺史。索虜寇北陰平孔堤,太守楊歸子擊破之。甲申,皇后親桑于西郊。夏四月癸卯,以南琅邪隷王畿。丙午,詔曰:「昔紩衣禦宇,貶甘示節;土簋臨天,飭儉昭度。朕綈帛之念,無忘于懷。雖深詔有司,省游務實,而歲用兼積,年量虛廣。豈以捐豐從損,允稱約心。四時供限,可詳減太半。庶裘絺順典,有偃民華;纂組傷工,無競廛市。」辛酉,詔曰:「都邑節氣未調,癘疫猶眾,言念民瘼,情有矜傷。可遣使存問,並給醫藥;其死亡者,隨宜恤贍。」五月庚辰,于華林園聽訟。乙酉,以徐州之梁郡還屬豫州。丙戌,尚書左仆射褚湛之卒。以撫軍長史劉思考為益州刺史。庚寅,以南下邳並南彭城郡。秋七月甲戌,左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何尚之薨。八月壬寅,宕昌王遣使獻方物。己酉,以晉安王子勛為南兗州刺史。雍州大水,甲寅,遣軍部賑給。九月辛未,以冠軍將軍垣護之為豫州刺史。甲申,上于華林園聽訟。丁亥,改封襄陽王子鸞為新安王。冬十月庚寅,遣新除司空沈慶之討沿江蠻。壬辰,制郡縣減祿,並先充公限。十一月戊辰,改細作署令為左右禦府令。丙戌,復置大司農官。十二月乙未,上于華林園聽訟。辛巳,車駕幸廷尉寺,凡囚系咸悉原遣。索虜遣使請和。丁未,車駕幸建康縣,原放獄囚。倭國遣使獻方物。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