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晉書 上 - 28 / 294
中國古代史類 / 房玄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五年春正月,帝密詔苟晞討東海王越。壬申,晞為曹嶷所破。乙未,越遣從事中郎將楊瑁、徐州刺史裴盾共擊晞。癸酉,石勒入江夏,太守楊珉奔于武昌。乙亥,李雄攻陷涪城,梓潼太守譙登遇害。湘州流人杜弢據長沙反。戊寅,安東將軍、琅邪王睿使將軍甘卓攻鎮東將軍周馥于壽春,馥眾潰。庚辰,太保、平原王干薨。二月,石勒寇汝南,汝南王祐奔建鄴。三月戊午,詔下東海王越罪狀,告方鎮討之。以證東大將軍苟晞為大將軍。丙子,東海王越薨。四月戊子,石勒追東海王越喪,及于東郡,將軍錢端戰死,軍潰,太尉王衍、吏部尚書劉望、廷尉諸葛銓、尚書鄭豫、武陵王澹等皆遇害,王公已下死者十餘萬人。東海世子毗及宗室四十八王尋又沒于石勒。賊王桑、冷道陷徐州,刺史裴盾遇害,桑遂濟淮,至于歷陽。五月,益州流人汝班、梁州流人蹇撫作亂於湘州,虜刺史苟眺,南破零、桂諸郡,東掠武昌,安城太守郭察、劭陵太守鄭融、衡陽內史滕育並遇害。進司空王浚為大司馬,征西大將軍、南陽王模為太尉,太子太傅傅祗為司徒,尚書令荀籓為司空,安東將軍、琅邪王睿為鎮東大將軍。東海王越之出也,使河南尹潘滔居守。大將軍苟晞表遷都倉垣,帝將從之,諸大臣畏滔,不敢奉詔,且宮中及黃門戀資財,不欲出。至是饑甚,人相食,百官流亡者十八九。帝召群臣會議,將行而警衛不備。帝撫手嘆曰:「如何會無車輿!」乃使司徒傅祗出詣河陰,修舟楫,為水行之備。朝士數人導從。帝步出西掖門。至銅馳街,為盜所掠,不得進而還。六月癸未,劉曜、王彌、石勒同寇洛川,王師頻為賊所敗,死者甚眾。庚寅,司空荀籓、光祿大夫荀組奔轘轅,太子左率溫幾夜開廣莫門奔小平津。丁酉、劉曜、王彌入京師。帝開華林園門,出河陰藕池,欲幸長安,為曜等所追及。曜等遂焚燒宮廟,逼辱妃後,吳王晏、竟陵王楙、尚書左仆射和鬱、右仆射曹馥、尚書閭丘沖、袁粲、王緄、河南尹劉默等皆遇害,百官士庶死者三萬餘人。帝蒙塵于平陽,劉聰以帝為會稽公。荀籓移檄州鎮,以琅邪王為盟主。豫章王端東奔苟晞,晞立為皇太子,自領尚書令,具置官屬,保梁國之蒙縣。百姓饑儉,米斛萬餘價。秋七月,大司馬王浚承製假立太子,置百官,署征鎮。石勒寇谷陽,沛王滋戰敗遇害。八月,劉聰使子粲攻陷長安,太尉、征西將軍、南陽王模遇害,長安遺人四千餘家奔漢中。九月癸亥,石勒襲陽夏,至于蒙縣,大將軍苟晞、豫章王端並沒于賊。冬十月,勒寇豫州,諸軍至江而還。十一月,猗盧寇太原,平北將軍劉琨不能制,徙五縣百姓于新興,以其地居之。

六年春正月,帝在平陽。劉聰寇太原。故鎮南府牙門將胡亢聚眾寇荊土,自號楚公。二月壬子,日有蝕之。癸丑,鎮東大將軍、琅邪王睿上尚書,檄四方以討石勒。大司馬王浚移檄天下,稱被中詔承製,以荀籓為太尉。汝陽王熙為石勒所害。夏四月丙寅,征南將軍山簡卒。秋七月,歲星、熒惑、太白聚于牛斗。石勒寇冀州。劉粲寇晉陽,平北將軍劉琨遣部將郝詵帥眾禦粲,詵敗績,死之,太原太守高喬以晉陽降粲。八月庚戌,劉琨奔于常山。辛亥,陰平都尉董沖逐太守王鑒,以郡叛降于李雄。乙亥,劉琨乞師于猗盧,表盧為代公。九月己卯,猗盧使子利孫赴琨,不得進。辛巳,前雍州刺史賈疋討劉粲于三輔,走之,關中小定,乃與衛將軍梁芬、京兆太守梁綜共奉秦王鄴為皇太子于長安。冬十月,猗盧自將六萬騎次於盆城。十一月甲午,劉粲遁走,劉琨收其遺眾,保于陽曲。是歲大疫。

七年春正月,劉聰大會,使帝著青衣行酒。侍中庾珉號哭,聰惡之。丁未,帝遇弒,崩于平陽,時年三十。

帝初誕,有嘉禾生於豫章之南昌。先是望氣者云「豫章有天子氣」,其後竟以豫章王為皇太弟。在東宮,恂恂謙損,接引朝士,講論書籍。及即位,始遵舊制,臨太極殿,使尚書郎讀時令,又于東堂聽政。至于宴會,輒與群官論眾務,考經籍。黃門侍郎傅宣嘆曰:「今日復見武帝之世矣!」秘書監荀崧又常謂人曰:「懷帝天姿清劭,少著英猷,若遭承平,足為守文佳主。而繼惠帝擾亂之後,東海專政,無幽厲之釁,而有流亡之禍。」

孝愍皇帝諱鄴,字彥旗,武帝孫,吳孝王晏之子也。出繼後伯父秦獻王柬,襲封秦王。永嘉二年,拜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及洛陽傾覆,避難於滎陽密縣,與舅荀籓、荀組相遇,自密南趨許潁。豫州刺史閻鼎與前撫軍長史王毗、司徒長史劉疇、中書郎李昕及籓、組等同謀奉帝歸於長安,而疇等中涂復叛,鼎追殺之,籓、組僅而獲免。鼎遂挾帝乘牛車,自宛趣武關,頻遇山賊,士卒亡散,次於藍田。鼎告雍州刺史賈疋,疋遽遣州兵迎衛,達于長安,又使輔國將軍梁綜助守之。時有玉龜出霸水,神馬鳴城南焉。六年九月辛巳,奉秦王為皇太子,登壇告類,建宗廟社稷,大赦。加疋征西大將軍,以秦州刺史、南陽王保為大司馬。賈疋討賊張連,遇害,眾推始平太守麹允領雍州刺史,為盟主,承製選置。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