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晉書 上 - 25 / 294
中國古代史類 / 房玄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二年春正月甲午朔,帝在長安。夏四月,詔封樂平王紹為齊王。丙子,張方廢皇后羊氏。六月甲子,侍中、司徒、安豐侯王戎薨。隴西太守韓稚攻秦州刺史張輔,殺之。李雄僭即帝位,國號蜀。秋七月甲午,尚書諸曹火,燒崇禮闥。東海王越嚴兵徐方,將西迎大駕。成都王穎部將公師籓等聚眾攻陷郡縣,害陽平太守李志、汲郡太守張延等,轉攻鄴,平昌公模遣將軍趙驤擊破之。八月辛丑,大赦。驃騎將軍、范陽王虓逐冀州刺史李義。揚州刺史曹武殺丹陽太守硃建。李雄遣其將李驤寇漢安。車騎大將軍劉弘逐平南將軍、彭城王釋于宛。九月庚寅朔,公師籓又害平原太守王景、清河太守馮熊。庚子,豫州刺史劉喬攻范陽王虓于許昌,敗之。壬子,以成都王穎為鎮軍大將軍、都督河北諸軍事,鎮鄴。河間王顒遣將軍呂郎屯洛陽。冬十月丙子,詔曰:「得豫州刺史劉喬檄,稱潁川太守劉輿迫脅驃騎將軍虓,距逆詔令,造構凶逆,擅劫郡縣,合聚兵眾,擅用苟晞為兗州,斷截王命。鎮南大將軍、荊州刺史劉弘,平南將軍、彭城王釋等,其各勒所統,徑會許昌,與喬併力。今遣右將軍張方為大都督,統精卒十萬,建武將軍呂郎、廣武將軍騫貙、建威將軍刁默等為軍前鋒,共會許昌,除輿兄弟。」丁丑,使前車騎將軍石超、北中郎將王闡討輿等。赤氣見于北方,東西竟天。有星孛于北斗。平昌公模遣將軍宋冑等屯河橋。十一月,立節將軍周權詐被檄,自稱平西將軍,復皇后羊氏。洛陽令何喬攻權,殺之,復廢皇后。十二月,呂朗等東屯滎陽,成都王穎進據洛陽,張方、劉弘等並桉兵不能禦。范陽王虓濟自官渡,拔滎陽,斬石超,襲許昌,破劉喬于蕭,喬奔南陽。右將軍陳敏舉兵反,自號楚公,矯稱被中詔,從沔漢奉迎天子;逐揚州刺史劉機、丹楊太守王曠;遣弟恢南略江州,刺史應邈奔弋陽。

光熙元年春正月戊子朔,日有蝕之。帝在長安。河間王顒聞劉喬破,大懼,遂殺張方,請和于東海王越,越不聽。宋冑等破穎將樓裒,進逼洛陽,穎奔長安。甲子,越遣其將祁弘、宋冑、司馬纂等迎帝。三月,東萊惤令劉柏根反,自稱惤公,襲臨淄,高密王簡奔聊城。王浚遣將討柏根,斬之。夏四月己巳,東海王越屯于溫。顒遣弘農太守彭隨、北地太守刁默距祁弘等於湖。五月,枉矢西南流。范陽國地燃,可以爨。壬辰,祁弘等與刁默戰,默大敗,顒、潁走南山,奔于宛。弘等所部鮮卑大掠長安,殺二萬餘人。是日,日光四散,赤如血。甲午又如之。己亥,弘等奉帝還洛陽,帝乘牛車,行宮藉草,公卿跋涉。戊申,驃騎、范陽王虓殺司隷校尉刑喬。己酉,盜取太廟金匱及策文各四。六月丙辰朔,至自長安,升舊殿,哀感流涕。謁于太廟。復皇后羊氏。辛未,大赦,改元。秋七月乙酉朔,日有蝕之。太廟吏賈苞盜太廟靈衣及劍,伏誅。八月,以太傅、東海王越錄尚書,驃騎將軍、范陽王虓為司空。九月,頓丘太守馮嵩執成都王穎,送之於鄴。進東嬴公騰爵為車燕王,平昌公模為南陽王。冬十月,司空、范陽王虓薨。虓長史劉輿害成都王穎。十一月庚午,帝崩于顯陽殿,時年四十八,葬太陽陵。

帝之為太子也,朝廷咸知不堪政事,武帝亦疑焉。嘗悉召東宮官屬,使以尚書事令太子決之,帝不能對。賈妃遣左右代對,多引古義。給事張泓曰:「太子不學,陛下所知,今宜以事斷,不可引書。」妃從之。泓乃具草,令帝書之。武帝覽而大悅,太子遂安。及居大位,政出群下,綱紀大壞,貨賂公行,勢位之家,以貴陵物,忠賢路絶,讒邪得志,更相薦舉,天下謂之互市焉。高平王沈作《釋時論》,南陽魯褒作《錢神論》,廬江杜嵩作《任子春秋》,皆疾時之作也。帝文嘗在華林園,聞蝦蟆聲,謂左右曰:「此鳴者為官乎,私乎?」或對曰:「在官地為官,在私地為私。」及天下荒亂,百姓餓死,帝曰:「何不食肉糜?」其矇蔽皆此類也。後因食餅中毒而崩,或雲司馬越之鴆。

史臣曰:不才之子,則天稱大,權非帝出,政邇宵人。褒姒共叔帶並興,襄後與犬戎俱運。昔者,丹硃不肖,赧王逃責,相彼凶德,事關休咎,方乎土梗,以墜其情。溽暑之氣將闌,淫蛙之音罕記,乃彰蚩笑,用符顛隕。豈通才俊彥猶形于前代,增淫助虐獨擅于當今者歟?物號忠良,于茲拔本,人稱襖孽,自此疏源。長樂不祥,承華非命,生靈版蕩,社稷丘墟。古者敗國亡身,分鑣共軫,不有亂常,則多庸暗。豈明神喪其精魄,武皇不知其子也!

贊曰:惠皇居尊,臨朝聽言。厥體斯昧,其情則昏。高台望子,長夜奚冤。金墉毀冕,湯陰釋冑,及爾皆亡,滔天來遘。

帝紀第五

孝懷帝 孝愍帝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