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94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醒世因緣傳

第94頁 / 共410頁。

馬蘇見打了鄉約,狠命的攔救。一個小甲跑到縣裡稟了。縣官正坐著堂,拔了三枝簽,差了三個馬快帶領了十來個番役,走到鼓樓前,三個兇徒還在那裡作惡哩。靳時韶、任直打得血糊淋拉的躺在地下。快手把三個上了鎖,扶扌芻了靳時韶、任直兩個來見大尹,叫上靳時韶、任直去,稟了前前後後的始末。又叫了長春觀的姑子來審問真了。又從傅惠身邊搜出了三張文約。大尹詫異的極了,每人三十大板,一夾棍,一百杠子。三張文書共是八十畝地,約上的價銀三百二十兩,今該實還晁夫人的銀子一百二十兩。大尹道:「叫庫吏把那前日拆封的余銀兌一百二十兩來,交付靳時韶等送還晁夫人。把這八十畝地官買了,養贍儒學的貧生,原約存卷。把這幾個歪畜生拖出大門外去!」

靳時韶、任直將了銀子,叫人扶了,送還與晁夫人,告訴了前後的事。晁夫人道:「本等是件好事,叫這三個人攪亂的這們樣!大爺既把這地入官做了學田,這是極好的事,把這銀子繳與大爺,把這地當我買在學裡的罷。」留下靳時韶、任直待了酒飯,後來又每人送了他一石小米,一石麥子,以為酬勞養痛的謝禮。兩個同了晁鳳,拿了那一百二十兩銀子,繳還縣尹。那縣尹道:「也罷,你奶奶是做好事的,這八十畝學田就當是你奶奶買的,後就在學裡立一通碑傳後,我明日還與奶奶掛扁。回家多拜上奶奶。」打發晁鳳三個來了,叫上禮房來分付做齊整門扁,上書「女中義士」四字。揀擇吉日,置辦喜酒羊果,綵樓鼓樂,聽候與晁夫人懸掛不提。

胡無翳住了一個多月,晁夫人與他製備了春衣,送了路費,擺了齋與他送行。小和尚將近三個月了,着實省得人事,晁夫人叫人抱出來與胡師傅看看。可煞作怪,那小和尚看見胡無翳,把手往前撲兩撲,張着口大笑,把胡無翳異樣的慌了,端詳着可不就合梁片雲那有二樣。胡無翳道:「小相公無災無難,易長易大的侍奉奶奶,我到十月初一日來與奶奶慶壽,再來望你。」小和尚只是撲着要胡無翳抱。胡無翳接過來抱了一會,奶子方纔接了回,還着實有個顧戀的光景。可見這因果報應的事確然有據,人切不可說天地鬼神是看不見的,便要作惡。正是:種瓜得瓜,種粟得粟。一點不差,舍漿種玉。

第二十三回  綉江縣無儇薄俗 明水鎮有古淳風

去國初淳龐未遠,沐先皇陶淑綦深。人以孝弟忠信是敦,家惟禮義廉恥為尚。貴而不驕,入裡門必式;富而好禮,以法度是遵。食非先薦而不嘗,財未輸公而不用。婦女惕三從之制,丈夫操百行之源。家有三世不分之產,交多一心相照之朋。情洽而成婚姻,道遵而為師弟。黨庠家塾,書韻作於朝昏;火耨水耕,農力徹于寒燠。民懷常業,士守恆心。

賓朋過從而飲食不流,鬼神禱祀而牲必潔。不禦鮮華之服,疏布為裳;

不入僭制之居,剪茅為屋。大有不止於小康,雍變幾臻于至道。

晁源這夥人物都是武城縣的故事,如何又說到綉江縣去?原來這伙死去的人又都轉世,聚集在綉江縣裡結成冤家;後邊遇著一個有道的禪僧一一的點化出來,所以又要說綉江縣的這些事故。

這綉江縣是濟南府的外縣,離府城一百一十里路,是山東有數的大地方,四境多有名山勝水。那最有名的,第一是那會仙山,原是古時節第九處洞天福地。

唐德宗貞元二十一年,太子順宗即位,夜間夢見一個奇形怪像的人,說是東海的龍君,拿了一丸藥與唐順宗吞了下去,夢中覺得喉嚨中甚是苦楚,醒轉來叫那直宿的宮女,要他茶吃,便一字也說不出來,從此就成了一個啞子,便不能坐朝,有甚麼章奏都在宮中批答出來。

皇后想道:「東海龍神既來夢中下藥,啞了皇帝的喉嚨,若不是宿冤,必定因有甚麼得罪,這都可以懺悔得的。」差了近侍太監李言忠賫了敕書,帶了禦府的名香寶燭,蘇杭織就的龍袍,欽差前往山東登萊兩府海神廟祈禱。凡經過的名山大川俱即祈禱,務求聖音照常。

李言忠領了敕旨,馳驛進發,經過綉江地方,訪知這會仙山是天下的名勝,遵旨置辦了牲,先一日上山齋宿,次早五更致祭。這時恰值九月重陽,李言忠四更起來梳洗畢了,交了五更一點,正待行禮,只聽見山上一派樂聲嘹喨,舉目一看,燈火明如白日,見有無數的羽衣道流在上面周旋;待了許久,方見有騎虎騎鹿與騎鸞鶴的望空而起。李言忠覆命時節奏知其事,所以改為會仙山。

這會仙山上有無數的流泉,或匯為瀑布,或匯為水簾,灌瀉成一片白雲湖。遇著天旱的時節,這湖裡的水不見有甚消涸;遇著天潦的時節,這湖裡的水不見有甚麼泛溢。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