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92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醒世因緣傳

第92頁 / 共410頁。

胡無翳聽著,寫完了稿,又從首至尾讀了一遍與眾人聽,說道:「就是這等寫罷?」眾人道:「這就極好,就仗賴替寫一寫。」晁無晏道:「一客不煩二主。俺們既做莊家,難道不使個頭口?爽利每人分個牛與我們,一發成全了奶奶這件好事。」晁思才道:「嫂子在上,二官兒這句話也說的有理。」旁邊一個晁近仁說道:「噯!為個人只是不知足!再不想每人五十畝地值着多少銀子哩!奶奶給咱的那銀子合糧食是做甚麼使的?又問奶奶要牛!這七爺怪不的起個名字就叫做‘晁思才’,二哥就叫‘晁無晏’。可是名稱其實!」晁無晏瞪着一雙賊眼,恨不得吃了晁近仁的火勢,說道:「你不希罕罷了!你說人待怎的!」晁夫人道:「就是晁近仁不說這話,這牛我也是不給你們的,我也還要留着做莊家哩。」

晁無晏合晁思才起初乍聽了給他每人五十畝,也喜了一喜,後來漸漸的待要烤火;烤了火,又待上炕;上了炕,又待要撈豆兒吃;沒得撈着豆子,心裡就有些不足的慌了。二人的心裡又待要比別人偏些甚麼,不待合眾人都是一樣。他一個說是族長,一個又說是族霸。兩個走到外邊,恓恓插插的商量了一會進來,又合晁夫人道:「俺兩個又有一句話合嫂子說:凡事也有個頭領,就是忘八也有個忘八頭兒,賊也有個賊頭兒,沒的這戶族中也沒個長幼都是一例的。俺尋思着不動嫂子的東西,把他六家子的銀子,每家子減下一兩來,糧食也每家子減下一石來,把這六兩銀子,合這六石糧食,我情四分,二官兒情兩分。就比別人偏一個錢也體面上好看。」晁夫人道:「你兩個的體面好看了,難為他六家子的體面就不好看哩。沒的只你兩家子是正子正孫,他們六家子是劉封義子麼?胡師傅,你別管他,你還往東廳裡閂上門寫去,寫完了,拿來我畫押。這裡你一言,我一語,混的慌。」晁夫人隨即也抽身往後去了。晁思才對著眾人說道:「我說的倒是正經話言,過糧過草的,俺兩上縣裡還認的人,您們也還用的着俺。俺倒是好意取和的道理,為甚的不聽呢?」

沒多一會,胡無翳把那八張合同都寫得一字不差,大家都對過了,請出晁夫人來,胡無翳又念了一遍與晁夫人聽。晁夫人把那八張合同都畫了押,照着填就的各人名字,分散與他收執。晁夫人把那張稿來自己收了,叫丫頭後邊端出一個竹絲拜匣,內中封就的五兩重八封銀子,每人領了一封,約二十二日出鄉交割土地,就着與他們的糧食。眾人都與晁夫人磕了頭。晁思才狠命的讓晁夫人受禮,晁夫人道:「嫂子沒有受小叔禮的事,同起罷。」那些小輩們另與晁夫人磕頭。晁夫人道:「剛纔不是我不依您的話,天下的事惟公平正直合秤一般,你要偏了,不是往這頭子搭拉,就是往那頭子搭拉。您即是分了這幾畝子地,守着鼻子摸着腮的。老七,你別怪我說你。你既說是個族長,凡百的公平,才好叫眾人服你。你承頭的不公道,開口就講甚麼偏,我雖是女人家,知不道甚麼,一象這個‘偏’字是個不好的字兒。我見那拜帖子上都寫個‘正’字,一象這‘正’定是好字眼。這鄉裡人家極會欺生,您是知道的。您打伙子義義合合的,他為您勢眾,還懼怕些兒;您再要窩子裡反起來,還夠不着外人掏把的哩。」眾人都道晁夫人說的是。大家都辭了回家。

晁夫人只留胡無翳吃了午齋,送了一應的供給合一千錢與真空寺的長老,叫供備胡師傅的飯。又說:「叫人將那賣八頃地的原業主都叫的來,趁着胡師傅在這裡,只怕還要寫甚麼。不一時,果把那許多的原地主都叫得來,晁夫人仍自己出到廳上,也有該作揖的,也有該磕頭的,都見過了。晁夫人道:」您們都是賣地給俺的麼?「眾人應說:」都是。「晁夫人道:」這些頃的地,都是我在任上,是我兒子手裡買的。可不知那時都是實錢實契的不曾?若你們有甚麼冤屈就說,我自有處。「這些眾人們各人說各人的,大約都是先借幾兩銀子與人使了,一二十分利上加利,待不的十來個月,連本錢三四倍的算將上來,一百兩的地,使不上二三十兩實在的銀子;就是後來找些甚麼,又多有準折:或者甚麼老馬老驢老牛老騾,成幾十兩幾兩家算;或是那渾帳酒一罈,值不的三四錢銀子,成八九錢的算帳;三錢銀買將一匹青布來,就算人家四錢五分一匹;一兩銀換一千四五百的低錢,成垛家換了來,放著一弔算一兩銀子給人;人有說聲不依的,立逼着本利全要,沒奈何的捏着鼻子捱。」昨日晁爺沒了,俺眾人也都要算計着兩院手裡告狀。不料大官人又被人殺死了,俺倒不好說甚麼了:顯見的俺們為家裡沒了男子人欺負寡婦的一般。「晁夫人道:」我也聽的說,這幾頃地買的不甚公平,不多有怨的。我盡有地種。我種這沒天理的地是替這點小孩子垛業哩。我如今合你們商議:您都拿原價來贖了這地去,各人還安家樂業的。「眾人說:」論如今的地倒也香亮。俺那裡去弄這原價?實說:俺有了原價,那裡買不出地來,又好費事的贖地哩?「晁夫人道:」不問你要文書上的原價,只問你要當日實借的銀子本兒。把那算上的利錢,就是那準折的東西都不問您要。「眾人道:」要是如此,又忒難為奶奶了。俺情願一本一利的算上,把那準折的東西也都算成公道的,把那利上加的利免了俺的,俺們還便宜着許多哩。「晁夫人道:」罷了;我既然說了,也只是還本錢就是。"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