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67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晁書聽說,獃了半晌,說道:「這些詳細,不是你們告訴,莫說奶奶,連我們眾人都一些也不曉得。這都是跟他來的曲九州、李成名這般人干的營生。頭你們出來的兩日前邊,把我與晁鳳叫到跟前,他寫了首狀,叫我們兩個到廠衛裡去首你們,受那一百兩銀子的賞。我們不肯,把我們噦了一頓,自己倒背了手,走來走去的一會,想是想出這個‘絶戶計’來了。你們說奶奶依他做這事,奶奶那裡知道!他只說外邊搜捕得緊,恐被你連累,要十滅九族哩。算記送你們出來,奶奶再三不肯,苦口的說他;他卻瞞了奶奶,把你們打發出來了。那一日,連我們也不知道,及至打發早飯,方知你們出去了。後來奶奶知道,自己惱得整兩日不曾吃飯,哭了一大場,几乎一繩吊死,幸得解救活了。」

梁胡二人吃驚道:「因甚為我們便要吊死?」晁書道:「倒也不是為你們。奶奶說,他幹這樣刻毒短命的事,那有得長命在世的理?不如趁有他的時節,好叫他發送到正穴裡去,省得死在他後邊,叫人當絶戶看承。這奶奶還不曉得把你們的銀子衣裳都擠了個罄淨。你那銀子共是多少?」胡旦道:「我們兩個合攏來共是六百三十兩。那時我們要留下那三十兩的零頭,他卻不叫我們留下,使了一個藍布包袱,用了一根天藍鸞帶捆了,李成名抗得去了。我們兩人四個皮箱裡,不算衣裳,也還有許些金珠值錢的東西,也約夠七八百兩,仗賴你回去,對了老爺奶奶替我們說聲,把那皮箱留下,把銀子還我們也便罷了。」晁書道:「你們的這些事情,我回去一字也不敢與老爺說的。他就放出屁來,老爺只當是那裡開了桂花了。我這回去,待我就悄悄與奶奶說,奶奶自然有處。你把這經錢留下,待老師傅回來,請人快唸完經,圓經的時節,我出來回你的話。」

晁書吃完了齋,依舊騎了馬去衙中回過了話。看見沒人跟在面前,晁書將寺中遇見梁生、胡旦的事情,從頭至尾,對了晁夫人學了個詳細。晁夫人聽了,就如一桶雪花冷水劈頭澆下一般,又想道:「這樣絶命的事,只除非是那等飛天夜叉,或是狼虎,人類中或是那沒了血氣的強盜,方纔幹得出來!難道他果然就有這樣事情?只怕是梁胡兩個怪得打發他出去,故意誣賴他,也不可知。他空着身,不曾拿出皮箱去,這是不消說得了。只是那銀子的事,他說是李成名經手的,不免叫了李成名來悄悄的審問他。」又想:「那李成名是他一路的人,他未必肯說。泄了關機,被他追究起那透露的人來,反教那梁胡兩個住不穩,晁書也活不停當了。」好生按捺不下。

可可的那日晁源不曾吃午飯,說有些身上不快,睡在床上。晁夫人懷着一肚皮悶氣,走到房裡看他,只見晁源一陣陣冷顫。晁夫人看了一會,說道:「我拿件衣裳來與你蓋蓋。」只見一床夾被在腳頭皮箱上面,晁夫人去扯那床夾被,只見一半壓在那個藍包裹底下,大沉的那里拉得動。那包裹恰好是一根天藍鸞帶井字捆得牢牢的,晁夫人方纔信得是真。

晁夫人知道兒子當真做了這事,又見他病將起來,只怕是報應得恁快,慌做一團,要與晁老說知,賠那兩個的衣物。知道晁老的為人,夫人的好話只當耳邊之風,但是兒子做出來的,便即欽遵欽此,不違背些兒。「銀子衣裳賠他不成,當真差人把他趕了去,或是叫人首到廠衛,這明白是我斷送他了。罷!罷!我這幾年裏邊,積得也有些私房,不如夠與不夠,我留他何用?不如替他還了這股冤債,省得被人在背後咒罵。」

次日,又差了晁書,先袖了二百銀子,仍到香岩寺內,長老也還不曾回來。晁書依了夫人的吩咐,說道:「這事奶奶夢也不知。奶奶有幾兩私房銀子,如數替他償還,一分也不肯少。這先是二百兩交你們,且自收下。別的待我陸續運出來。你的皮箱,如得便,討出還你,如不便,也索罷了。若如今問他索計,恐怕他又生歹計出來害你們,千萬叫你兩個看奶奶分上,背後不要咒念他。」梁生二人道:「阿彌陀佛,說是什的話!憑他刻毒罷了,我們怎下得毒口咒他!我們背後替奶奶唸佛祝贊倒是有的,卻沒有咒念他道理。」又留晁書齊整的吃了齋回衙去,回覆了夫人的話。夫人方纔有了幾分快活。

又過了一日,那住持方纔從京裡回來,看了梁生胡旦道:「你二人恭喜,連恩詔也不消等了。我已會過了管廠的孫公,將捉捕你兩個的批文都掣回去,免照提了。如今你兩個就出到天外邊去,也沒人尋你。」胡旦兩個倒下頭去再三謝了長老;又將晁夫人要念《觀音經》的事,並遇見晁書告訴了他前後,老夫人要照數還他的銀子,如今先拿出二百兩來了,從根至梢,都對著長老說了。長老說道:「這卻也古怪的事:怎麼這樣一個賢德的娘,生下這等一個歪物件來!」着實讚歎了一番。梁胡二人隨即與晁夫人立了一個生位,供在自己住房明間內小佛龕的旁邊,早晚燒香祝贊,叫他壽福雙全。長老也叫人叫拾乾淨壇場,請了四眾有戒行不動葷酒的禪僧,看了吉口,開誦救苦救難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的真經。

遲了一兩日,晁夫人又差晁書押了四盒茶餅,四盒點心,二斤天池茶,送到寺內管待那誦經的僧人。長老初次與晁書相見,照舊款待不提。晁書又袖出二百三十兩銀子,走到他二人的臥室,交付明白,約定七月初一日圓經。晁書又押送了許多供獻,並齋僧的物事,出到寺中,不必細說。又將胡旦、梁生的六百三十兩銀子盡數還完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