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25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晁大舍側着耳朵聽,真真是象唸經的一般,說道:「真真奇怪!這一身大紅長毛已是世間希奇古怪了,如何又會唸經?但那西番原來的人今在何處?我們也見他一見,問個詳細。」賣貓人說道:「那西番人進完了貢,等不得賣這貓,我與了他二百五十兩銀子頓下,打發那番人回去了。」晁大舍吃了一驚,道:「怎便要這許多銀子?可有甚麼好處?」那人道:「你看爺說的是甚麼話!若是沒有好處,拿三四十個錢,放著極好有名色的貓兒不買,卻拿着二三百兩銀子買他?這貓逼鼠是不必說的,但有這貓的去處,周圍十里之內,老鼠去的遠遠的,要個老鼠星兒看看也是沒有的。把賣老鼠藥的只急的干跳,餓的那口臭牙黃的!這都不為希罕。若有人家養活着這佛貓,有多少天神天將都護衛着哩。憑你甚麼妖精鬼怪、狐狸猿猴,成了多大氣候,聞着點氣兒,死不迭的。說起那張天師來,只乾生氣罷了。昨日翰林院門口一家子的個女兒,叫一個狐狸精纏的堪堪待死的火勢,請了天壇裡兩個有名的法師去捉他,差一點兒沒叫那狐狸精治造了個臭死。後來貼了張天師親筆畫的符,到了黑夜,那符希流刷拉的怪響,只說是那狐精被天師的符捉住了。誰想不是價,可是那符動彈。見人去看他,那符口吐人言,說道:‘那狐狸精在屋門外頭坐著哩,我這泡尿鱉的慌,不敢出去溺。’第二日清早,我滴溜着這貓往市上來,打那裡經過,正一大些人圍着講話哩。教我也站下聽聽,說的就是這個。誰想那狐狸精不曉的這貓在外邊,往外一跑,看見了這貓,‘抓’的一聲,見了本像,死在當場。那家子請我到家,齊整請了我一席酒,謝了我五兩銀。我把那狐狸剝了皮,硝的熟,做了一條風領。我戴的就是。」

眾人倒仔細聽他說了半日。一人道:「這是笑話兒!是打趣張天師符不靈的話!」賣貓人繃著臉說道:「怎麼是笑話?見在翰林院對門子住,是翰林院承差家,有招對的話。」晁大舍聽見逼邪,狐精害怕,便有好幾分要買的光景,問道:「咱長話短說,真也罷,假也罷,你說實要多少銀?我買你的。」那人道:「你看爺說的話!我不圖實賣,冷風淘熱氣的,圖賣涼姜哩!年下來人,該人許多帳,全靠着這個貓。就是前日買這貓,難道二百五十兩銀子都是我自己的不成?也還問人揭借了一半添上,才買了。如今這一家貨又急忙賣不出去,人家又來討錢,差不多賺三四個銀就發脫了。本等要三百兩,讓爺十兩,只已二百九十兩罷。」晁大舍道:「瞎話!成不的!與你冰光細絲二十九兩,天平兌己,你賣不賣,任憑主張。」那人道:「好爺!你老人家就從蘇州來,可也一半裡頭,也還我一半,倒見十抽一起來!」晁大舍道:「再添你三兩,共三十二兩,你可也賣了?」那人道:「我只是這年下着急,沒銀子使,若捱過了年,我留着這貓與人拘邪捉鬼,倒撰他無數的錢。」

晁大舍又聽了「拘邪捉鬼」四個字,那裡肯打脫?添到三十五、三十八、四十、四十五,那人只是不賣。他那一路上的人恐怕晁大舍使性子,又恐怕旁邊人有不幫襯的,打破頭屑、做張做智的圓成着,做了五十兩銀子,賣了。晁大舍從扶手內拿出一錠大銀來,遞與那人,那人說:「這銀雖是一錠元寶,不知夠五十兩不夠?咱們尋個去處兌兌去。」那個圓成的人道:「你就沒個眼色!這們一位忠誠的爺,難道哄你不成?就差的一二兩銀子,也沒便宜了別人。」一家拿着獵,一家拿着銀子,歡天喜地的散了。那人臨去,還趴在地下與那貓磕了兩個頭,說道:「我的佛爺!弟子不是一萬分着急,也不肯舍了你。」

晁大舍正待走,只見又一個賣鸚哥的人喚道:「請爺回來看看我的鸚哥,照顧了罷。我也是年下着急,要打發人家帳哩。」晁大舍站住看了一看,說道:「我家裡有好幾個哩,不買他。」那人道:「鸚哥,爺不肯買你哩。你不自己央央爺,我沒有豆子養活你哩。」那鸚哥果然晾了晾翅,說道:「爺不買,誰敢買?」說得真真的與人言無異。晁大舍喜的抓耳撓腮的道:「真是不到兩京虛了眼!怎麼人世間有這們希奇物件!」晁大舍問道:「你可實要多少銀子?」那人說道:「這比不的那貓能拘捉邪怪的值的錢多,這不過教道的工夫錢。富貴爺們買了家去,當個丫頭小廝傳話兒罷了,能敢要多少?爺心愛,多賞幾兩;心裡不甚愛,少賞幾兩。我脫不了是皇城裏邊鸚哥兒的教師,有數的六個月就要教會一群,也就帶出三四個來。爺如今只賞小的三十兩銀子罷,捎了家裡頑去。」晁大舍說:「與你十二兩銀子罷。」那人不肯賣。晁大舍走了一走,那人拿出一把綠豆來,說道:「爺去了,不買你,只是餓死了!」那鸚哥晾着翅,連叫道:「爺不買,誰敢買?爺不買,誰敢買?」晁大舍回頭道:「可實作怪!就多使二兩銀子,也不虧人。」一面開了扶手,取出十兩一封,五兩一封,遞與那人。那人把銀解開包看了,道:「這十五兩,爺賞的不太少些?罷!罷!我看爺也是個不耐煩的,賣與爺去。」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