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24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七月二十四日,晁大舍道:「明日二十五日是城隍廟集。我要到廟上走走,就買些甚麼東西,也要各處看看,得住幾日回來。」晁老依允,與了他六七十兩銀子,要撥兩名快手跟隨。晁大舍道:「這麼許多家人,要那快手何用?」撥了八名夫,坐了轎,進了沙窩門珍哥宅內住了,對珍哥道:「幸得你沒進去!衙門窄鱉鱉的,屁股也弔不轉的,屙屎溺尿的去處也沒有。咱住慣了寬房大屋,這們促織匣內,不二日就鱉死了!虧我有主意,沒即時同你進去。若是進去了,衙門規矩,就便不出來了,那時才是小珍子作難哩!」珍哥卻也就被哄過了。到二十五日,端了一扶手銀子,果然到了廟上,買了些沒要緊的東西,回到京中宅子,住了七八日,別了珍哥,仍回通州去了。

卻說那個晁住原不是從小使久的,做過門子,當過兵,約二十四五歲年紀,紫膛色的一個胖壯小伙子,是老晁選了官以後,央一個朋友送來投充的。晁大舍喜他伶俐,凡百托他,一向叫伎者、定戲子、出入銀錢、掌管禮物,都是他一人支管。珍哥做戲子的時節,晁住整日鬥牙磕他嘴不了。臨買他的時,講價錢、打夾帳,都是他的首尾。兩個也可謂「傾蓋如故」的極了。這個昏大官人偏偏叫他在京守着一夥團臍過日。那晁住媳婦就合珍哥一個鼻孔出氣,也沒有這等心意相投。晁住夫婦漸漸衣服鞋襪也便華麗得忒不相了,以致那閨門中的瑣碎事體叫人說不出口,那個昏大官人就象耳聾眼瞎的一般。也不十分迴避大官人了,只是那旁人的口碑說得匙箸都撈不起來的。那個晁住受了晁大官人這等厚恩,怎樣報得起?所以狠命苦掙了些錢,買了一頂翠綠鸚哥色的萬字頭巾,還恐不十分齊整,又到金箔衚衕買了甘帖升底金,送到東江米巷銷金鋪內,銷得轉枝蓮,煞也好看,把與晁大官人戴。

那晁大官人其實有了這頂好頭巾戴上,倒也該罷了,他卻辜負了晁住的一片好心,又要另戴一頂什麼上舍頭巾。合他父親說了,要起文書,打通狀,援例入監。果然依了他,部裡遞了援例呈子,弄神弄鬼,做了個附學名聲。又援引京官事例,減了二三十兩,費不到三百兩銀子,就也納完了。尋了同鄉京官的保結,也不消原籍行查,擇了好日入監,參見了司業祭酒,撥了廂,拜了典簿助教等官,每日也隨行逐隊的,一般戴了儒巾,穿了舉人的圓領,繫了丈把長天青縧子,粉底皂靴,夾在隊裡,升堂畫卯。但只是:

平生未讀書,那識之乎字?藍袍冉冉入宮牆,自覺真惶愧!

剛入大成宮,孔孟都迴避。爭前問道是何人?因甚輕來至?

——右調《卜算子》

晁大舍每日託了坐監為名,卻常在京居住,一切日用盤繳,三頭兩日俱是通州差人送來,近日又搭識了一個監門前住的私窠子,與他使錢犯好,推說監中宿班,整幾夜不回下處。幸得珍哥甚不寂寞,正喜他在外邊宿監,他卻好在家裡「宿監」,所以絶不來管他。

住過了十二月二十日以後,晁老着人來說道:「就是小學生上學,先生也該放學了。如何年節到了,還在京中做甚?」晁大舍道:「你先回,上復老爺,我爽利趕了二十五日廟上買些物事,方可回去。」那人去了。

自此以後,煞實與珍哥置辦年節,自頭上以至腳下,自口裡以至肚中,無一不備。又到廟上與珍哥換了四兩雪白大珠,又買了些玉花玉結之類,又買了幾套灑綫衣裳,又買了一匹大紅萬壽宮錦。那日廟上賣着兩件奇異的活寶,圍住了許多人看,只出不起價錢。晁大舍也着人撥開了眾人,才入裡面去看,只見一個金漆大大的方籠,籠內貼一邊安了一張小小朱紅漆幾桌,桌上一小本磁青紙泥金寫的《般若心經》,桌上一個拱綫鑲邊玄色心的蘆花墊,墊上坐著一個大紅長毛的肥胖獅子貓,那貓吃的飽飽的,閉着眼,朝着那本經睡着打呼盧。那賣貓的人說道:「這貓是西竺國如來菩薩家的,只因他不守佛戒,把一個偷琉璃燈油的老鼠咬殺了如來惱他,要他與那老鼠償命。虧不盡那八金剛四菩薩合那十八位羅漢與他再三討饒,方纔赦了他性命,叫西洋國進貢的人捎到中華,罰他與凡人喂養,待五十年方取他回去。你細聽來,他卻不是打呼盧,他是唸佛,一句句念道‘觀自在菩薩’不住。他說觀音大士是救苦難的,要指望觀音老母救他回西天去哩。」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