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70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你要穿上兩件新衣裳,人見了必問:「那出份子嗎?」這是外頭的風俗。店小二問那個個老者,皆因他也是見他穿著兩件新衣裳,故此才問。書裡言明。

且說那老者見店小二相問,他慌忙站住,帶笑講話。

老者帶笑開言道:「老三留神仔細聽:我今鎮家去上壽,他的名字叫鎮祿,人送外號鎮江寧。今朝他把生日作,老漢只得去行情。這不過,哄奉叫他心歡喜,才保居家得太平。今日上的人不少,大概足有四百名。還有他,許多夥計也來到,一個個,身體強壯在年輕。天色將晚眾人散,剩下他們飲劉伶,光景全都帶了酒,今夜晚,又不知誰家遭禍星!」老者說罷揚長去,大勇在後盡聽明。好漢不由心大悅,慌忙回到旅店中。見了朱、王人兩個,就把那,老者之言細說明。二人聞聽心歡喜,說是那:「天意該當咱立功!內中還有一件事,陳爺留神仔細聽:雖然眾賊全帶酒,並非一名並二名。咱們不可不防備,看貓似虎一般同。」大勇聞聽說「有理,你的言詞果高明!依我說,柳林離此不甚遠,十里之遙談笑中。乘此夜晚咱就去,賊人帶酒難戰爭。」王明聞聽說「有理,事不宜遲就登程。」

王明聞聽陳大勇之言,說:「陳爺主意不錯,就是如此辦事,必有成手。」說罷,眾人全都收拾所用物件。店家這一會,也瞧出破綻來咧:「定是公門的爺們踩差使來咧!」也不敢多言。且說陳大勇、朱、王等,連頭目帶戶整整二十個人,陸續全都出店,一直徑奔賊首鎮江寧的村莊小柳村大道而走。

陳大勇,帶領眾人出了店,一直徑奔小柳村。按下公差人幾個,再整做惡眾賊人。打發親友全散淨,天色將晚秉上燈,群賊復又重整酒,大家歸座飲劉伶。兩個妓者來飲酒,鎮祿開言把話云:“依我想來這件事,大有隱情在內中。江寧府,聞聽這位劉知府,不愛民財素有名。上司總督全不怕,州縣見他腦袋疼。乾隆爺,御筆親點來到此,他的家住在山東,青州府管諸城縣,他本是,太后義子叫劉墉。既然提去吳皂役,他還豈肯善放鬆?保不住,吳信當堂不實講,供出你我眾弟兄。劉公必定差人訪,捉拿咱們進江寧。聞聽他,手下有個陳大勇,武藝精通大有名。

出身本是一武舉,宜興那,運糧千總有前程。因為糧船遭失陷,千總革職轉家中。一氣才把公門入,伺候江寧劉大人。他也曾,十里堡中拿徐五,江二險在他手內坑。聖水廟中拿過和尚,其名叫作苑圍僧”賊人言詞還未了,從外邊,跑進一人說「了不成!」

第四十六回  圍賊窩王明巡道路

話說眾賊正在議論之間,忽見從外面走進一人,來至席前站住,說:「回稟眾位爺們知道:句容縣白沙屯吳爺那裡,又打發一人來,務必求爺們拿個主意,將吳爺救出來才好。」窩主鎮江寧聞聽手下之言,先就講話,說:「知道咧,你出去告訴他,一同頭裡來那個人,暫且先去告訴家裡大奶奶放心,不必害怕,我自有道理。」「是。」下人答應,往外去告訴吳家的來人回去不提。

且說江寧縣的承差陳大勇、朱文、王明等,連頭目帶戶整整二十個人,出離了三合店,一直徑奔小柳村窩主鎮江寧家的大道而來。

陳大勇,走着道兒來說話:“朱、王二位請聽明:此去須要齊奮勇,捨命擒賊好立功。耳聞鎮祿多紮手,人送外號『鎮江寧』。武藝精通會槍棒,有個緣故在其中:眼下不過四旬齡,非是陳某說知道,這個人,那時我未將舉中,就知此人姓與名。打家劫舍尋常事,但則是,不像如今閙得凶。咱們奉命來到此,他豈肯,束手遭擒上綁繩?

拿他必有一番閙,況且還有眾賊人。”大勇言詞還未了,王明開言把話云:“聞聽賊人帶了酒,大料難逃上綁繩。

到那一直就進去,齊心併力把賊擒。”朱文一旁說「有理,王哥言詞理上通。」大勇復又開言道:「你們留神仔細聽:依我說,此去擒賊休莽撞,小心而辦事有成。王老弟,你說到那一直去,怕他們知道越牆行。到那時反倒費手,賊人跑脫了不成。要依陳某愚拙見,倒不如,暗圍賊宅撒下人,然後咱再越牆過,打探眾賊哪屋存,冷不防,堵門擒拿無處跑,如此而辦事有成。也不知,陳某說的是不是,大家商議然後行。」朱、王二人聞此話,滿臉添歡長笑容:「陳爺高見真不錯,就是如此這般行!」說話之間來得快,賊莊不遠目中存。

且說陳大勇等,說話之間,來至小柳村外。瞧了瞧天,有一更的光景。眾人煞註腳步,大勇低聲向着眾人開言,說:「咱們雖然找至此處,但不知哪是賊人的宅舍?須得一個妥當人進莊村,去打聽打聽,認着賊人的門戶,方好辦事。」王明聞聽,先就答言,說:「我去走一趟!」大勇說:「總要小心!」王明說:「陳爺放心。」說罷,平身獨自,暗藏著廣把鐵尺,一直向小柳村中而走。王明走着,他一邊心想,腹內他暗講話。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