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68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妻子之屍也入土,暫且先完事一宗。勸你倆,不可生心往後退,丈夫奮志爭功名,光宗耀祖更門戶,才是男兒好漢行。我劉某,保養人才愛惜你,正在年輕當令中。武舉正好跟隨我,何不效力爭功名?本府之言是不是,你弟兄,仔細忖度在心中。”弟兄聞聽將頭叩,口內連連尊「大人,舉人弟兄遭奇禍,龍天造定豈能更?幸虧大人如明鏡,撥雲見日一般樣同。舉家的,血海冤仇有日報,死鬼黃泉盡感情。多蒙提拔弟兄倆,再造之恩很不輕。願大人,公侯萬代身康健,官居千載受皇恩。葬埋合家事完畢,回來侍奉老恩公。」弟兄說罷將頭點,站起身形向外行。回家葬母先不表,再整劉爺把話云。吩咐退堂將身欠,點鼓開門往外行。吏役散出官衙外,劉公進了內宅門。賢臣進房歸座位,大勇張祿左右分。公帶笑開言道,與大勇,重商計議拿眾人。

第四十四回  陳大勇私訪小柳村

劉大人發放眾人,出衙退堂,回後進書房歸座。下面陳大勇、張祿在兩旁站立。劉公眼望承差陳大勇,開言說:「楊家之事,雖然審問明白,得拿住眾賊方能圓案。如今賊人雖有影響,奈因道路遙遠,隔府隔縣,要拿眾寇,必須大費周折,方能事妥。」大勇聞聽之言,口尊「大人,這件事若依小的愚見,也無有什麼難處,不過費些辛苦,可以成功。」

好漢大勇開言道:口尊「恩官老大人,事情不論大與小,只要功到自然成。少不得,我等出去暗私訪,我到六合小柳村,若能得了真實信,商量計策把賊擒。全仗聖祖洪福大,仗爺的,虎威處處可成功。」劉公聞聽將頭點,說道是:「又叫爾等費辛勤。」大勇一旁說「不敢,大人言詞怎樣禁。小的蒙爺高抬舉,赴湯投火亦甘心。」劉爺聞聽腮帶笑:「你的言詞理上通。暫且歇息去用飯,明日再去把賊擒。」大勇答應往外走,回到自己住房中。用飯歇息不必表,一夜無詞到天明。吩咐那,速喚朱、王人兩個,不多時,朱文、王明進房中。看見頭目陳大勇,一齊開言把話云。

朱文、王明眼望大勇,開言說:「陳爺令人將我們哥倆傳來,不知有什麼差遣?」大勇見問,說:「二位,此事非是陳某一己之能。昨晚上大人吩咐,叫咱們去拿殺楊武舉的兇手,好定此案。再者還有一說:目今雖得兇手之底,他等卻在六合縣界內小柳村鎮家藏躲。窩主的名字叫『鎮江寧』外號,本名叫鎮祿。手使雙刀,還能飛檐走壁。還有兩個副頭目:一個叫王凱,一個叫徐成,渾身也有些武藝。除此三人,還有餘黨十七八個,聽起來倒有些扎手。咱們哥仨,奉大人之命,前去拿賊,須得商議商議,看是怎麼個辦法。所以令人將你們哥倆請了來,大家議論議論。怎麼樣?」朱文、王明聞聽大勇之言,王明先就講話。

大勇說罷前後話,王明開言把話云:“陳爺何必閙客套,不用為難我二人。既是本府親差派,我敢不應不依從?

陳爺瞧著怎麼好,總要此事事成功。我們不過聽調遣,盡心竭力把賊擒。”大勇聞聽說「如此,咱們速走莫消停。各自兵器全帶去,以防不測與賊爭。另外再帶人幾個,即刻就到小柳樹。」二人答應說「知道」,齊轉身形走出門。走不多時來得快,各把兵刃帶在身。另外叫,府衙差役十幾個,全是精壯在中輕。大勇一見忙吩咐:「你們留神仔細聽:出衙散開各自走,兵刃藏好別露形。六合縣內咱聚會,打探虛實再找人。」眾人答應說「知道,陳爺之言敢不行?」說罷一齊向外走,出了衙,全都散開不同行。混出南京江寧府,徑奔六合小柳村。按下差役人幾個,再把那,殺人群賊明一明。

按下劉大人承差等徑奔六合縣而來,暫且不表。

且說的是,殺楊武舉那一夥眾賊,自從得了楊家那一宗買賣,不敢在別處藏身,一齊徑奔六合縣小柳村窩主鎮江寧家中藏躲。

再說窩主鎮江寧,他就是本小柳樹的人,自幼不受父母的教不幹正事,吃喝嫖賭,無所不為,把他的一雙父母活活地氣死。就有王凱、徐成投了他來,終日裡操演刀槍棍棒,招聚無賴賊匪。家中廣窩盜賊,水旱兩路全有。到後來,越閙越大,大家起蓋地窨子暗室,窩藏強人,坐地分臓,稱為頭目。今日乃是窩主鎮祿的生日,五里三村的鄉紳都來與他出分子,名帖就不少,並非是真心愛與他相交,又搭着些無賴棍徒,真真的不少。但只一件,這賊自從殺場武舉的舉家,又劫了財帛物品,估量着事情是大,遲早不同,必有人來搜捕。這幾天眾賊人爽利無作買賣,淨在窩主鎮江寧家中,白晝間暗室藏身,黑夜裡廳房聚會。每日裡差人在村外路口,不住地探看,如有人來,好作準備。這一天偏偏又是窩主鎮江寧的生日,群賊全都在此。

眾賊寇,鎮家飲酒大聚會,敬奉窩主慶生辰。還有那,五里三村鄉民等,也來上壽敬惡人。並非真心將他敬,怕好就好是真情。還有許多無二鬼,張三李四眾混星。大廳之上安座位,家丁上菜來往行。按下前廳安了座,再把那,眾多賊人明一明。他們另有一座在,清幽暗室飲劉伶。還有那,兩名妓女來陪酒,耍笑謳歌亂胡行。一個叫作「一汪水」,一個叫作「賽小紅」。二人不過二旬外,長得那,小模樣子可人疼。妓女來往將酒敬,挨次而斟手不停。玉腕拿起烏木筷,夾菜一直入嘴唇。大家歡喜又說笑,那宗意思最惱人。妓女正然來敬酒,忽聽那,鎮祿開言把話云。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