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66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眼下雖然有題目,只恐難拿這夥人。”大勇一旁開言道:「老爺留神在上所:這件事情容易辦,看當堂,審問吳信有何雲,招出賊人在哪廂,再作商量怎樣行。」劉公聞聽將頭點,復又開言叫內丁:「傳出去:外邊伺候休怠慢,本府立刻把堂升。」內廝答應向外跑,照言傳說不必雲。

三班的,青衣書吏齊伺候,單等劉爺把堂升。且說忠良向外走,內廝張祿隨後跟,點響但見屏門閃,青衣喊堂左右分。劉大人,秉正公位升公座,要結此案悅良民。

堂規已畢,劉公座上吩咐:「帶句容縣的知縣胡有禮、皂役吳信、店家盛公甫、客人王自順、舉人楊文炳、楊文芳、白沙屯楊家莊兩村鄉保、地方俱來聽審!」「是。」下役答應往下跑,不多時,把眾人俱各帶到,跪在堂下。知縣在一旁站立。

劉公座上一送目,陳大勇把四封銀子從懷中掏將出來,放在公案以上。劉大人拿起一封,叫:「來人!」「有。」「把這銀子拿下去,叫吳信看-看。」「是。」伺候的將銀子拿下,遞與吳信觀看。劉爺上面開言,說:「吳信,你瞧這個銀子,是誰家的?」皂役吳信說:「小的不認得。」大人又說:「再叫楊舉人認一認。」「是。」伺候的人,又把銀子遞與楊舉人看了看,楊文炳說:「這是舉人家的銀子。」大人說:「你家銀子,有何記認?」舉人說:「上有花押,是舉人的筆跡。」大人說:「既是你的銀子,如何到了吳信的家內?」忠良座上腮帶笑,有語開言叫「舉人,既然是,你的銀子有記號,卻為何,到了吳信他家中?」說著復又往下叫:「白沙屯地方上來有話云。」地方聞聽爬半步,盡禮磕頭尊「大人」。劉大人說:「昨日吳信他家內,如何送與這宗銀?對著吳信言就理,他的心中自然明。」地方聞聽一扭項,口叫「吳信你是聽:昨日我到你家內,面見令正後房中。大嫂見了心歡喜,打聽仁兄你信音。我說仁兄犯了事,拿到江寧問口供,若要是,保住大哥你無事,打點須得二百銀。小弟復又使詐話,這可是,大人吩咐如此行。我說你叫我將銀取,上月分的那四封。大嫂敢則最膽小,聽你有事心中驚,又搭着,夫妻恩愛心牽掛,連忙拿出四封銀。臨走再三托咐我,照看仁兄在府中。我勸大哥招了罷,免得皮肉受官刑。臓證俱明何用賴,不招大人豈肯容?我與仁兄卻相厚,皆因咱倆是鄉親。又常上門同應役,我不疼你哪個疼?」地方說罷前後話,嚇壞了,做歹為非膽大人。

第四十三回  借盤纏役匪雙結盟

崔地方這些話,說得痛快,劉大人與陳大勇等俱各心中歡喜。劉爺腹內說:「這奴才倒懂局知趣。」吳信聞聽崔地方前後的言詞,好似如醉如痴。忽又聽地方說:「吳大哥,你不用猶疑咧,招了好,難道我哄你不成?你若不信,我告訴你:你這個銀子,是放在裡間屋內,靠西山牆的南邊,大櫃之上,第二個皮箱裏邊。我說的是不是?」

崔地方越說越高興,吳信越聽越不愛聽,又見劉大人把驚堂木一拍,兩邊青衣喊堂,劉爺說:「吳信,我把你這膽大奴才!情弊顯然,臓證俱有,你還不招?左右,看夾棍伺候!」

「哦!」兩邊的青衣答應。皂役吳信想了想:不好!欲待要不招,也是白叫皮肉受苦,卻無奈何,向上高聲說:「招了,招了。」

吳皂役,想夠多時主意定,大料不招枉受刑,向上高聲說「招了,大人息怒免動嗔。」動刑之人往後退。劉爺說:「一字不實另加刑!」皂役向上將頭叩:「大人青天貴耳聽:伺候七任知縣任,並無一點過犯行。公門應役二十多載,小的祖居句容縣,白沙屯中幾代民。官府賞臉原不假,皆因小的能辦事,眾人不免生怨心。都給小人添過惡,說是我,倚仗官勢胡亂行。若提楊家這件事,原本也非是本心。那日天晚家中坐,門外來了一夥人,砸門說把小的找,忙叫那,長工開門問分明。忽地進來人一夥,看來就有二十名。硬進房中全歸座,俱有兵器手中擎。內有一人開言道,他對小的把話云。他說『特來把你找,聞聽吳姓好交朋。特意找你有件事,不知尊駕應不應?』小的觀瞧風不順,忙問道:『有何事情請言明。』那人復又開言道:『吳姓留神你是聽:我等俱是綠林客,從此路過到府中,意思借點盤費走,又聽說,尊駕好交綠林朋。故此言明這件事,並不敢,驚動尊駕眾高鄰。』小的聞聽這句話,我一時動了義氣心。小的說:『列位既然瞧我重,吳某心中甚感情。何用攪擾眾鄰舍,在下家中就有銀。要用盤費我奉送,四海之內是賓朋。』回大人:小的不過暫口話,眾賊聞聽信作真。一齊都說『好朋友!市井之中算得人。大家既然逢一處,八拜為交作弟兄。』小的萬般出無奈,只得點頭就依從。」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