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永慶昇平傳 - 9 / 345
古典小說類 / 貪婪道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開張之日,孫起廣是以今日在此照料,聞聽外面打人,出去一看,見是成龍,說:「別打!是我的朋友。」趕緊過去拉著成龍,進裏邊櫃房落座,說:「賢弟,因何至此?」成龍將別後之事細說一番。孫起廣說:「賢弟,我的事情倒也甚好。」亦將諸事細說,問:「吃了飯嗎?」即叫夥計帶成龍上澡堂子去洗澡,並將自己裌衣裳帶去給成龍更換。

晚半天成龍回來,二人在櫃房吃酒談心。孫起廣說:「賢弟,這鋪內帳上正在無人之際,你就管理帳目是了。」成龍點頭,從此就在這裡作買賣。起廣白天到各鋪照料,晚間仍回此處與成龍談話。

光陰荏苒,日月如梭,殘冬已過,臘去春回,時逢新王正月。這一日,成龍從柜上拿了兩弔錢,說:「孫大哥,我上街散悶走走。」孫起廣說:「甚好。」成龍至前門大街,見街道寬闊,買賣繁華,人煙稠密,真是帝都之所,與別處風俗大不相同。

天橋以北,無非是醫卜星相、三教九流之輩,大凡多是爭名奪利之人。在碎葫蘆都一處,吃了半天酒。

天晚回歸鋪內,見孫起廣唉聲嘆氣,不知所為何事。成龍趕緊問道:「大哥,為什麼如此?」孫起廣說:「我有一個表弟王三,去歲春天從家中來找我,未能見面,投在南橫街瓦匠白德。此人是個禿子,專訛外省新來之人。王三去歲沒找着我,就在白瓦匠那裡去做小工活,一去時節沒有活做,住了二十餘天才上工,只做了一年多的活,也沒使着幾弔錢。

白德說他是我的表弟,找着我這裡了,他二人一算帳,他倒說我表弟還欠他五十弔錢,硬行訛詐,將王三送在我這裡要錢。我認着是真欠他的呢,問表弟王三,他也說不清,道不明,我就給了他了。他走之後,我才問明白,是他訛詐我。正氣惱之際,你就回來了,你說可氣不可氣?」成龍聞聽,說:「是了,既往不咎就是了。」天色已晚,大家安歇。

次日天明,成龍換好衣服,出了井泉館,並未說給孫起廣知道,直奔南橫街,來找瓦匠白德。見是南北小胡衕路東的門,清水戟的門樓的門上,貼著對聯,書寫是:太平真富貴春色大文章成龍用手打門,從裡面出來一個人,甚是齊正:身穿青洋縐棉袍,足下青緞鞋,漂白襪子;身高七尺,面如薑黃,頭上少發,細眉圓眼;腰繫藍洋縐褡包,帶著青緞子跟頭褡褳,上扎着「白”字,是「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此人彷彿剛起來的樣子。成龍過去說:「借光!這裡有個白師傅在哪裡住?」那人說:「找他做什麼?」成龍說:「我是山東人,上北京來找朋友,沒找着。

我來找小工活做,有沒有?」那人說:「我就姓白,名德。你跟我到茶館,有話再說。」

成龍同此人出北口,至大街路南泰興軒茶館。他二人進去,喝茶之人站起來的不少,這個嚷說「白大爺」,那個也說「白大哥」,全站起說:「才來!」方至後堂,見西邊有八仙桌一張,一邊有幾凳一個,上邊放有磁茶壺一把,兩個細白磁茶盅兒。

跑堂的有二十來歲,身穿半大藍布褂,白布襪子,青布的雙臉鞋,青布油裙,上鑲着五福捧壽,手拿銅壺,先倒半碗漱口水。白德在北邊幾凳上坐下,跑堂說:「白大爺,你來了?」白禿子說:「來了。」掏出茶葉放在桌上,跑堂的趕緊拿起打開,放在壺裡泡上,將壺蓋兒蓋上。成龍在白德身後站立,如同跟班似的。

白德說:「你坐下說話。」成龍故意裝起傻來說:「有白大爺在此,我不敢坐。」白德說:「你坐下就是了。」成龍在南邊板凳上坐下,跑堂拿了一個蓋碗,又給成龍泡上一碗茶。

白德說:「你喝完了茶,你就吃飯吧。」成龍說:「我沒有錢。」白德說:「我給吧。」成龍喝了兩碗茶,叫跑堂的說:「你給我要菜。」跑堂說:「你要什麼?」成龍說:「白大爺,咱一同吃就是了。」白德說:「我早呢。」成龍說:「你給我來一個溜丸子、炸丸子、丸子、四喜丸子、三仙丸子、燜丸子、葵花丸子、南煎丸子,你給我來碟光頭餑餑。」白德一聽,把眼一瞪,自己心中大大的不願意。

成龍說:「你給我來兩壺白幹。」跑堂的端菜送酒。成龍自己痛痛快快的一喝,吃喝完了,說:「給我算帳。」跑堂拿過一算,說:「兩千八百八十文。」成龍說:「給三弔錢就是了。」說罷,對著白德說:「白頭,我吃了三弔整,你給吧。」白德說:「我不管!你吃了三弔錢,你給他三弔錢。」成龍說:「什麼?我給三弔?你說你給,你叫我給!」白德說:「你吃斤餅斤面,我給錢行了;你要丸子、炸丸子的,你混閙排場,我不管!」成龍說:「你不管,好辦!」說罷,站將起來,來至白德面前,伸開手將胳臂一掄,照定白德頭頂之上就是一掌。

白德從椅子上就是一出溜,躺在就地,昏迷不醒。大眾說:「打死人了!別叫兇手跑了!」成龍說:“我不跑,死了我給他抵償!」

獃了半天,白德還醒過來,自己爬起坐在板凳上發楞。成龍說:「白頭兒,我吃了三弔錢,你是給不給吧?」伸着手又要打。白德害怕,趕緊打裡頭褡褳裡掏出票子來,一查並沒有三弔的,拿了一張四弔票,遞給跑堂的,拿到柜上找回一弔現錢來,往桌上一放。成龍伸手拿過來,揣在懷裡,說:「白頭,你有活沒有?有活,我跟你做活去;沒活,我走了,明日早晨在這裡見。

我在彰儀門裡頭井泉館那裡住。你要打官司,你就告我去;你要打架,晚上我在家裡等你。」說罷,大搖大擺竟自走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