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永慶昇平傳 - 4 / 345
古典小說類 / 貪婪道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日正教練徒弟,忽有人來說:「今天興順鏢店開張,少東人與人打架,請教師爺帶打手人等前往。」二人來至店的後門,進裡面從北院出來,只見打手帶傷,當中圍着二男一女,內有義兄胡忠孝、義妹賽花,另一少年並不認識。

李慶龍一見,說:「你們這店內真好大膽,敢打我的朋友!我二人不與你善罷罷休!」說罷,把三尖兩刃刀掄起來,幫着胡忠孝打店內的打手。薛應龍也來動手,二人各通名姓。

眾打手齊聲喊嚷說:「二位教師爺反向着外人!」

少東人在上房連連跺腳,說:「吃着我,喝着我,還打我的人!叫人快去請老東人與五路達官來!」

正喊閙之間,只見眾英雄各攜槍刀兵刃,從南院出來,一齊動手。

馬夢太正打之間,心中想到:「我今天本來有事,在廣慶茶園約請朋友,等候四霸天。今天在此我並不認識這個姓胡的,何必多管閒事!我看這事越閙越大,我不如趁此走了吧。」想罷,自己拔下平果青,跳出圈外,竟自出大門去了。

康熙聖上在板凳上站着,口中說道:「可惜!此人虎頭蛇尾,終無大用!」

聖上見忠孝等四人被眾人圍住,甚是可憐,心中想:「我的保駕之人又未帶來一個。」口中說道:「胡忠孝、李慶龍、薛應龍,你等自管打,打死自有我,朕與你作主!」聖主雖然說話,人多口雜,聲音一片,胡、李等並未聽見。

五路達官個個英雄,有南路鏢頭貪花浪子小蝴蝶侯瑞,飛行太保侯芳,神刀無敵李猛。眾人將四個人困在當中,忠孝帶傷,薛應龍吁吁帶喘,李慶龍堪堪不行。

正在危急之間,忽聽外面說:「哥哥,就是這裡麼?」從外面來了二人:一個身高貫字身體,穿藍縐綢長衫,白襪雲履;面如紫玉,濃眉闊目,鼻直口方。後面一人身高七尺有餘,身穿青縐綢長衫,足登青緞薄底兜根窄腰快靴;面如晚霞,眉分八彩,目如朗星;左手架鷂子一個。

二人分開眾人,進大門而來。聖主回頭一看,原來是我的跟班的來了,口中傳旨,吩咐二人:「進順興鏢店,幫着忠孝等拿賊!」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三回

馬成龍窮困投母舅 柳金鐸大義贈多金

詞曰:可嘆中年運拙,世人把我顛奪。布衣焉能把體遮,時常見受饑餓。

舊親漸漸疏退,自己輾轉思跎。一家骨肉兩看著,世態炎涼不錯。

任他桃柳爭春,俺這裡獨守松柏。蛟龍被困凍冰河,單等春雷一過。

前頭穿藍綢長衫的姓王,河間府獻縣人,干清門花翎二等侍衛,名河龍;穿青綢衫的,姓龍,名恩,正紅旗滿洲頭甲喇人,當大宮門頭等侍衛。今天早起,從他家西四牌樓驢肉胡衕起身,上平則門宮門口找王河龍。王河龍有豆腐坊一個,是他叔父、嬸母開的,在宮門口多年,鋪中夥計十數個人。他叔父、嬸母已然回家,王河龍就在此豆腐鋪居住。

鋪中之事,另有掌柜趙成管理。

龍恩來至豆腐坊門首,見眾伙友俱將鋪蓋搬出要走,龍老爺說:「你等如此為何?」遂拉趙成至櫃房,見王河龍怒氣沖沖,不知所因何故。

龍老爺是常往這裡來,與王河龍是至好的朋友,今天不能不管,問:「趙成,所因何故?」

王河龍說:「大哥,不必管,讓他等去吧!」

趙成說:「龍老爺,我們東家後院子有單耳子技勇石一塊,重有三百八十斤,他天天練拿這一塊石頭,老沒有拿起來,夜晚他在櫃房上安歇,我在下搭鋪,睡至三更以後,見我東家由上跳將下來,一手將我脖頸掐住,一手將我大腿攝住,將我舉將起來,雙手一扔,摔在就地,他上竟自睡了,幸虧沒有拿我耍大刀,若要拿我耍大刀,我就摔壞了。早起我問他,他羞惱變成怒,他說:『你等不必找邪岔,全給我去!』就是為這個事。」

龍老爺說:「兄弟,你別閙了。」趕緊將此事說合完畢,大家合好,趙成依舊照料豆腐坊的事務。

龍恩說:「賢弟,明天一早,咱們哥兒兩個在平則門外路南羊肉館那裡見。」說罷,龍老爺回家。

王河龍一天無事,只等到第二天早晨起來,換好衣服,出離豆腐坊,至城外羊肉館,見龍老爺早在那裡等候。二人落座,吃茶要飯,吃完算還飯帳,出離飯館。

龍老爺說:「賢弟,咱們逛逛青兒,順城根往南,奔西便門。」

四月天氣,甚是炎熱,即至西便門,一直往東走。王河龍本吃的又多,天熱一走就渴了,想要喝茶。龍老爺說:「兄弟,使不得!你吃好些個硬頭東西,一喝水,摞惈一崩就壞了。」

王爺渴極了,見那邊有一人挑着一挑水,他從後面也不言語,端起後邊水桶,前頭的就灑了。

那人把眼一瞪,說:「喝就喝,你可把我的桶給摔壞了!」王河龍並不答言,端起就喝,喝完,將水桶扔在就地。

龍爺說:「你吃一肚子葷東西,你又喝涼水,又把人家的桶也給摔了。」龍老爺拿小票兒兩千,給這挑水之人,叫他收拾桶去。

二人來至順治門,王河龍腹中直響,想要出恭。龍爺故意說道:「咱們作官的茅房,在菜市口掛紅的地方。」

王河龍是外鄉人,初當侍衛,在京日子不多,聽龍恩所說,信以為真,順大街往南就走,來至鏢店門首,見上掛花紅,認作是茅房,往裡就走,見眾人圍着,不知是何緣故。自己說道:「此處人真不開眼,拉屎的瞧個什麼勁!」自己腹中大便甚急,分開眾人往裡就走。

見天棚底下無數人圍着一個男子、一個女子,在那裡打架;康熙爺在板凳上站着。二人一見,立刻跪倒叩頭。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