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十二樓 - 9 / 74
古典小說類 / 李漁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二人磕頭道:「正該如此。」刑尊就出一枝火籤,差人去喚女兒。喚便去喚,只說他父母生得醜陋,料想茅茨裡面開不出好花,還怕一代不如一代,不知醜到什麼地步方纔底止,就辦一副吃驚見怪的面孔在堂上等她。誰想二人走到,竟使滿堂書吏與皂快人等都不避官法,一齊挨擠攏來,個個伸頭,人人着眼,竟象九天之上掉下個異寶來的一般。

至于堂上之官,一發神搖目定,竟不知這兩位神女從何處飛來。還虧得簽差稟了一聲,說「某人的女兒拿到」,方纔曉得是茅茨裡面開出來的異花,不但後代好似前代,竟好到沒影的去處方纔底止。驚駭了一會兒,就問他道:「你父母二人不相知會,竟把你們兩個許了四姓人家,及至審問起來,父親又說母親不是,母親又說父親不是,古語道得好:『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叫你來問:平昔之間,還是父親做人好,母親做人好?」這兩個女兒平日最是害羞,看見一個男子尚且思量躲避,何況滿堂之人把幾百雙眼睛盯在她二人身上,恨不得掀開官府的桌圍鑽進去權躲一刻。

誰想官府的法眼又比眾人看得分明,看之不足,又且問起話來,叫她滿面嬌羞,如何答應得出?所以刑尊問了幾次,她並不則聲,只把面上的神色做了口供,竟象她父母做人都有些不是、為女兒者不好說得的一般。刑尊默喻其意,思想這樣絶色女子,也不是將就男人可以配得來的,如今也不論父許的是,母許的是,只把那四個男子一齊拘攏來,替她比並比並,只要配得過的,就斷與他成親罷了。

算計已定,正要出簽去喚男子,不想四個犯人一齊跪上來,稟道:「不消老爺出簽,小的們的兒子都現在二門之外,防備老爺斷親與他,故此先來等候。待小的們自己出去,各人喚進來就是了。」刑尊道:「既然如此,快出去喚來。」只見四人去不多時,各人扯着一個走進來,稟道:「這就是兒子,求老爺判親與他。」刑尊擡起頭來,把四個後生一看,竟象一對父母所生,個個都是奇形怪狀,莫說標緻的沒有,就要選個四體周全、五官不缺的,也不能夠。心上思量道:「二女之夫少不得出在這四個裡面,『矮子隊裡選將軍』,叫我如何選得出?不意紅顏薄命,一至于此!」嘆息了一聲,就把小江所許的叫他跪在東首,邊氏所許的叫他跪在西首;然後把兩個女兒喚來跪在中間,對她吩咐道:「你父母所許的人都喚來了,起先問你,你既不肯直說,想是一來害羞,二來難說父母的不是。如今不要你開口,只把頭兒略轉一轉,分個向背出來。要嫁父親所許的就向了東邊,要嫁母親所許的就向了西邊。

這一轉之間,關係終身大事,你兩個的主意,須是要定得好。」說了這一句,連滿堂之人都定晴不動,要看她轉頭。

誰想這兩位佳人,起先看見男子進來,倒還左顧右盼,要看四個人的面容,及至見了奇形怪狀,都低頭闔眼,暗暗地墜起淚來。聽見官府問她,也不向東,也不向西,正正地對了官府,就放聲大哭起來。越問得勤,她越哭得急,竟把滿堂人的眼淚都哭出來,個個替她稱冤叫苦。刑尊道:「這等看起來,兩邊所許的各有些不是,你都不願嫁他的了!我老爺心上也正替你躊躕,沒有這等兩個人都配了村夫俗子之理。

你且跪在一邊,我自有處。叫她父母上來!」小江與邊氏一齊跪到案桌之前,聽官吩咐。刑尊把棋子一拍,大怒起來道:「你夫妻兩口全沒有一毫正經,把兒女終身視為兒戲!既要許親,也大家商議商議,看女兒女婿可配得來。為什麼把這樣的女兒都配了這樣的女婿?你看方纔那種哭法,就知道配成之後得所不得所了!還虧得告在我這邊,除常律之外,另有一個斷法。

若把別位官兒,定要拘牽成格,判與所許之人,這兩條性命就要在他筆底勾銷了!如今兩邊所許的都不作準,待我另差官媒與她作伐,定要嫁個相配的人。我今日這個斷法,也不是曲體私情,不循公道,原有一番至理。待我做出審單與眾人看了,你們自然心服。」說完之後,就提起筆來寫出一篇讞詞道:“審得錢小江與妻邊氏,一胞生女二人,均有姿容,人人欲得以為婦。

某、某、某、某,希冀聯姻,非一日矣。因其夫婦異心,各為婚主,媚灶出奇者,既以結婦欺男為得志;盜鈴取勝者,又以掩中襲外為多功。遂致兩不相聞,多生疑誤。二其女而四其夫,既少分身之法;東家食兮西家宿,亦非訓俗之方。

相女配夫,怪研媸之太別;審音察貌,憐痛楚之難勝。是用以情逆理,破格行仁。然亦不敢枉法以行私,仍效引經而折獄。六禮同行,三茶共設,四婚何以並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二者均不可少。

茲審邊氏所許者,雖有媒言,實無父命,斷之使就,慮開無父之門;小江所許者,雖有父命,實少媒言,判之使從,是闢無媒之徑。均有妨于古禮,且無裨于今人。四男別締絲蘿,二女非其伉儷。寧使噬臍于今日,無令反目於他年。

此雖救女之婆心,抑亦籌男之善策也。各犯免供,僅存此案。”做完之後,付與值堂書吏,叫他對了眾人高聲朗誦一遍,然後把眾人逐出,一概免供。又差人傳諭官媒,替二女別尋佳婿。

如得其人,定要領至公堂面相一過,做得她的配偶,方許完姻。

官媒尋了幾日,領了許多少年,私下說好,當官都相不中。

刑尊就別生一法,要在文字之中替她擇婿,方能夠才貌兩全。恰好山間的百姓拿着一對活鹿,解送與他,正合刑尊之意。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