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115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不意高起隆見勢將亡,早變了心,已陰款于趙良棟。那趙良棟即令其謀殺夏國相,故高起隆為殺夏國相,就在夜裡亂起來。還虧夏國相平日最得人心,當高起隆引親兵乘夜殺進時,夏國相的護兵不令其進帳,且大呼道:「夏公忠以報國,恩以待人,汝輩奈何從賊乎?」言猶未已,高起隆的親兵早散去大半。高起隆大怒,欲衝進夏國相帳中。

於是夏軍的護兵一齊抵禦,乃砍高起隆為肉泥。夏國相嘆道:「國家將亡,宜有此等怪象。今高起隆死矣,何若死於國,猶流芳千古乎。」說罷,知高起隆已與趙良棟有約,恐其外為應,乃立刻領殘兵奔回。

惟趙良棟、王進寶已乘後躡追,夏國相不敢戀戰,沒命奔至城垣。趙良棟乘機猛擊。還虧譚洪接應,救得夏國相進去,而城中外垣已陷了十餘丈。良棟欲乘勢直入,得譚洪死擋一陣,趙軍進勢稍卻。

唯譚洪身被數傷,是夜亦即殞命。

自譚洪死後,人民益為惶駭。且兵糧雖足,惟城內居民尚多,被圍日久,亦已食盡。馬寶不得已,分軍糧以濟一時。然因此民心稍安,惟軍糧漸少。

是時將官亦逐漸凋落,驚慌何可勝言,日望藏人救兵不至,君臣唯相對而泣。

由是軍心益懼,皆怨吳世蕃不應召回馬寶,以至一子錯全盤皆亂。故世蕃聽得,更懼為軍人所害,急召郭壯圖入保行宮。胡國柱以郭壯圖獨當一面,不可移動,奈吳世蕃不從,胡國柱憤極,悻悻回寓,即咯血而終。自此王會、高起隆既死於城外,胡國柱、譚洪亦死於城中,只餘夏國相、馬寶、郭壯圖三人,雖智勇雙全,此時亦鞭長莫及。

趙良棟乃與各路晝夜攻擊,直薄城下。

兩軍血肉相薄,相持數月,周兵益疲。至次年夏間,糧草皆盡。且歸化寺一帶,自郭壯圖退保行宮,兵力益單,早被貝子賴塔、彰泰攻陷。

是年秋七月,桂撫傅宏烈斬馬承蔭于柳州,桂亂悉平,故傅宏烈復帶兵入滇。自攻下歸化寺後,五華山勢已孤立,加以趙良棟、蔡毓榮不住攻擊,延至十月,城中食盡,南門守將方志球陰與蔡毓榮相通,即獻南門,放蔡軍入城。由是諸君齊進。甫報到南門失守,吳世蕃及郭壯圖先已自盡。

夏國相與馬寶引心腹親兵直行衝擊,欲殺一二敵將,然後自盡。不料蔡毓榮已下降者免死之令,軍士多已投降。馬寶部將張祺大怒,立殺降者二人,於是軍中嘩然,反倒戈相向。蔡毓榮更下令,殺得夏國相、馬寶者,賞以萬金。

於是蔡軍一湧向前,萬槍齊發。馬寶恐被擒獲,先行拔劍自刎。夏國相急引親兵望西奔來。忽前面敵兵紛紛擁至,正是趙良棟大兵,槍聲響處彈子如雨而下,夏國相即身被數傷,立即斃命。

未幾大學士方光琛馳到,亦被擊死。趙良棟乃與蔡毓榮盡降周兵,直望五華山追來。所有護守行宮的軍士,皆已投順。

趙、蔡二將先將人馬分扎五華山上,並管束降兵,各帶健卒千人,欲直進吳世蕃行宮。未幾,貝子賴塔亦到,乃相將同入。只見一人伏屍而哭。趙良棟大喝道:「大軍至此,尚不降耶?」那人聽得,卻拿起一飛錐向趙良棟打來,然後拔劍自刎。

還虧趙良棟眼快,那飛錐擲個落空,卻擊中背後護兵一人,立時倒地。良棟即率親兵上前,欲拿那人,已是自刎死了。細視其人,乃吳世蕃的大學士林天擎也。因聽得吳世蕃已是自盡,故進宮來欲殮葬世蕃屍首,以免為敵兵屠戮。

不料正哭一場,趙良棟已到,遂不及殮葬吳世蕃,即及于難。趙良棟並令親兵琢林天擎為肉泥,復割吳世蕃首級,以備回京獻俘。徐即與蔡毓榮賴塔再進裡面,但見宮女、宮監在後園林樹中投環自盡者,不計其數。余外有投井的,有服毒的,男女屍首層疊于後宮。

趙良棟見得,喟然嘆道:「婦人豎子且捐生殉國亡,王宮內無一降者,可見人心尚非從我也。使三桂父子勵精圖治,勇于進取,天下誰屬,固不可知。乃有此固結之人心而不知用,徒苟安佚樂,自取敗亡,豈不可惜哉?」說罷,令軍士將宮內各宮監、宮人屍首收殮埋葬。又見雲南人心固結,以連年被兵,乃請款賑濟窮民。

並將國相、馬寶等戮屍。又函吳世蕃首級獻俘,一面奏捷入京,報告肅清,酌留兵駐滇以辦理善後,然後班師。

時朝廷聽得雲南已平,先令戶部發幣五百萬以賞軍士。計有功諸員以圖海、趙良棟、蔡毓榮、王進寶、張勇居首,孫思克、李之芳、傅宏烈、賴塔、穆占、希爾根、碩岱、彰泰、徐治都、楊捷、姚啟聖、施琅、吳興祚等次之,俱受上賞。又以軍興以來,諸大員多有失機僨事,至是乃降旨罪之。詔道:當吳逆初叛時,即選滿漢精兵,命順承郡王勒爾錦統之,計程三月可至荊州。

乃不乘賊遠來馬疲守備未固之時渡江扼險,挫其鋒鋭, 俾賊得以其暇,據守湖南要害,犯我夷陵江西,分我兵力。耿精忠、孫延齡、楊嘉來相繼變亂,勞師數載,無尺寸之功,惟安坐以索督撫司道之饋送。其貝勒尚善、察尼、鄂鼐等共攻岳州,奉命以舟師斷賊餉道, 動以舟楫未見風濤不測為詞,迨長沙大兵已進,尚不乘機夾攻。又簡親王喇布遲留于江右,貝子鄂洞失機于陝西,若非朕運籌決策,力飭水師會取岳州,飭岳樂江西兵進取長沙,飭圖海陝西軍速復平涼,則疆宇幾不可問。

教師糜餉,誤國病民,情罪重大,在他人尚不可原,況王貝勒等與國家同休戚之人乎?所有順承郡王勒爾錦、簡親王喇布、貝子鄂洞,着議政王大臣悉舉太祖太宗軍法嚴行議罪。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