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112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至是乃出守曲靖,所有佈置規劃,皆告知夏國相。自夏國相往代馬寶,自此邊事皆由郭壯圖主持。那曲靖隔廣西不遠,前面阻山脈,頗為險要,即郭壯圖經理亦頗完善。當其出鎮,夏國相囑道:「敵人將大舉由桂入滇,曲靖要道,以將軍為國至戚故以相委。

以將軍勇毅有才,固足抗敵,但時局已迫,為將軍計,自應主守不主戰。今方分道往結藏人,使藏人出兵以擾四川,吾等合力以防黔桂。先行堅守,伺隙以破之,大局尚可輓回也。」原來郭壯圖生平最服夏國相,故此次出鎮諸事,皆向夏國相稟承。

及至曲靖後,日日訓練人馬,拊循士卒,規度地勢,以求完密。故貝子彰泰屢欲入滇,皆為郭壯圖所挫。及郭壯圖聽得夏國相往代馬寶,即嘆道:「國將亡矣。馬寶雖敗,尚足以拒蔡毓榮。

以夏國相一日在滇,尚能臨機制變,使士卒用命,以扶危局。今夏國相既去,人心益離散,敵人亦因之大進矣。」言罷,不勝嘆息。

惟有次第分佈守險。

忽報賴塔與傅宏烈率軍大至,郭壯圖急與左右計議道:「前者彰泰一軍,吾不以為意。今敵人挾三路而來,我必不易守。且縱能守之,彼不難捨曲靖另攻他處,亦守不勝守也。計不如奮勇與之一戰,以決勝負。

若能一勝,尚可獲數年之安也。」左右皆以為是。適後路又解到野象數百頭,郭壯圖乃列為象陣,以為前軍。部將武安時諫道:「昔馬寶曾用象陣,致為蔡毓榮所破。

今駙馬何故效之?舍兵力而乞靈于野獸,竊為駙馬不取也。」郭壯圖道:「昔馬寶之敗,不過先行泄漏耳。象力最猛,勢所難擋。吾以之沖其前,而以兵力繼其後,仍非不恃兵力也。」遂選派勁卒為前軍,擁象先進。候賴塔一到,即行進攻。

且說賴塔兵迎曲靖,但見樹木叢雜,山勢崎嶇,謂傅宏烈道:「此等地勢最易中伏。”傅宏烈道:“我軍眾而彼寡,不必用奇兵。所懼者,彼以奇兵制我耳。今當先毀樹林,使敵軍無所用其埋伏,然後分道明攻,破敵必矣。」

賴塔從其計,乃傳令軍士,凡見森林叢樹皆焚之。時在野裡,適郭壯圖探得賴塔、傅宏烈並軍初到,欲先發制人,遂定計于夜裡分五道人馬,悄悄劫營。

各道皆以大象百頭為前驅,各穿森林而過,直逼賴塔等大營,不期各道人馬將到時,正值賴塔傳令焚燒森林,火光衝天。各野象多有從馬寶軍中轉解前來者,故一見火光,無不驚懼,紛紛向後奔竄,反衝軍士。即軍士亦以為敵人有備,故五道周兵皆嘩然震地。早驚動賴塔軍中,起來探視,觀林中火光,望見有兵馬逃走,知道是敵軍前來劫營,因見火光而退。

遂率大軍追趕,於是郭軍大敗。正是:天意已移難破敵,火光無意反成功。

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四十回

 破長圍七將定雲南 賞戰功朝廷頒諭旨

話說郭壯圖以象陣為前,乘夜前往劫營,恰遇貝子賴塔等正焚山林,以避伏兵。那些野象因見火光而退,賴塔乘勢追之,郭壯圖大敗。賴塔道:「敵兵只欲劫營,其大營人馬尚未動也。今乘其敗以蹙之,彼不及措手。

否則遷延日久,敵人將再圖守禦,然後遠合西藏,近聯緬甸,以抗我師,為患正長。望諸君勿惜此苦,為一勞永逸之計也。”於是諸軍得令,一齊奮進。沿途槍炮交施,那些野象一聞炮聲,更為驚潰,只是發足奔逃,如何制止得住?因此反衝擊郭壯圖大營。

郭壯圖見勢不佳,料敵不過,但恐全軍皆遁,更為賴塔等所乘,乃令各部將領大半人馬先逃,自己卻令中軍在林木深處埋伏。時賴塔正擬窮追,傅宏烈進道:「今在夜深之際,敵人之退是否為真,尚未可知。若一旦中伏,是反弄個不敗不止,須要提防。」彰泰道:「彼劫營之兵既已大敗,野象又反衝其大營,即孫吳復生,亦難站定,吾決郭壯圖必真退矣。

昔公以踰山渡險以襲楓木嶺之後,何其膽壯!令何反怯耶?」傅宏烈道:“吾非怯也。所怯者,敵雖真退,恐一有埋伏,何以禦之?故不得不防耳。」

賴塔道:「今若不追,大失機會,以吾軍之眾,何懼一郭壯圖耶?」乃以傅宏烈在左,彰泰在右,自己居中,分三路躡追。

約追十餘裡,傅宏烈見林木叢雜,心中早有所怯。正躊躇間,忽鼓聲大震,深林內火把齊明,早有一軍殺出,為首大將正是郭壯圖。傅宏烈大驚,急令軍士勿得驚揚,以本部暫緩前追,竭力抵禦伏兵。惟賴塔、彰泰二軍,聽得右軍中伏,皆一時失措,都移兵往救傅軍。

於是郭壯圖人馬得緩緩退去。

郭壯圖以伏兵殺出時,只道出其不意,可以制傅宏烈死命,不意傅宏烈早已提防及此,故與周兵混戰一會,傅軍略有損傷。少時賴塔、彰泰已分軍來到,郭壯圖自知不敵,且前軍退回的又不見殺回相助,亦只得引兵而退。這一次只損傷了傅宏烈些少人馬,且止住賴塔、彰泰二軍不復窮追,俾前軍得從容退去,亦不幸之幸。

次日賴塔大集諸將計議道:「古云窮寇莫追,傅宏烈早已有言在前,我一時不信,幾至大敗。若郭壯圖有多路埋伏人馬,而前退的若又復殺回,則吾軍正未可知也。」傅宏烈道:「昔吳三桂以數省之地,百萬之眾,且不能北渡,今已窮蹙一隅,決不能為患矣。故吾軍今日斷不能行險也。

雲南為三桂之根本,佈置早已完密,惟假以時日,會合各路以困之,方可。若以孤軍輕進,恐一遭挫敗,彼即元氣復充,人心復定矣。」賴塔、彰泰皆以為然。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