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97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忽然清營炮聲震動,已將關門攻毀,穆占乘勢率兵猛進。誰想關內周兵亦還炮相擊,從關口向外擊來較易中,故每放一炮,清營中即波開浪裂,死傷極眾。加以關上周兵或放槍,或擲火,盡着清兵要害。清兵無可如何,不特無功,反折傷五六千人。

穆占心中甚憤,乃將人馬約退十餘裡,再籌良策。

忽見前營分統祁保求見,穆占便問:「有何事故?”祁保道:“周營中白廷華向為孫可望部將白文選之子,自投三桂後,屈于胡國柱部下,不得重用,心懷怨望,久欲投清,以未得其便耳。今他因日前營中火事,被國柱重責,已決意來歸。與部下蔣榮、李英相約,稍有機會,即為吾軍內應矣。」

穆占道:「昔趙良棟為孫年所誤,致為王屏藩所算,折兵數千人,此舉不可不慎。兩軍相距,防範極嚴,彼焉能走透消息?此最可疑也。”祁保道:“他部下李英,向在安王部下護糧,與吾為舊同事。昔安王在江西為高大節所敗,投諸高大節軍中,今乃改隷胡國柱部下,與吾最厚。

現李英與白廷華相約,詐為逃出,昨夜至吾軍中,具以情告,我因信其無他,將軍亦不必多疑。」

穆占道:「方今吾軍疊次攻關,皆為胡國柱所挫,正在無法可施,得此機緣,亦是妙策。吾只懼為胡國柱所欺耳。」祁保道:「李英輕身至吾軍中,設其中有詐,又將焉逃?惟在吾軍善用之耳。」穆占聽罷,點頭稱是,便道:「他若有心來歸,固是好事。

吾今有一策在此,吾料展龍關要隘,胡國柱守禦極嚴,斷難攻下。不如尋出小路,偷出關後反擊胡國柱,庶乎可矣。」祁保道:「此計大妙。今胡國柱正防我軍從小路偷過,方派白廷華巡視小路也。」穆占大喜,乃準此行事。祁保回商李英,使回營知會白廷華,設法引本部從小路偷過關後。李英道:「吾已逃出,豈可復回營?除是另遣一人耳。」祁保道:「兩軍相距,又安能派人前往敵營?是此計終無用矣。」李英道:「吾若回去,死不足惜,事必泄矣。不如另遣一人,如吾之偽為逃出者,往晤白廷華可也。」祁保以為然。乃選心腹人一名,由李英指以路徑,直至白廷華營中,乞為收留。

白廷華已知來歷,即密與商議。乃具以情告,乞引帶小路。

白廷華乃四出分隊,穆占亦派人分查小路,遂得與穆占軍士相通,約以何時進兵,由白廷華引進。

是時胡國柱視穆占連日不出,料知他因攻關不得,必偷路而過,方誡飭白廷華認真防範。那日胡國柱正在關內計點糧草,忽報敵軍大至,已偷過此關從後擊來也。胡國柱聽得大驚,已知必有內應,忽傳令拿白廷華。那時白廷華已不知去向。

胡國柱無法,只調兵與穆占拒敵。不想關後敵兵大至,穆占又率兵從關外猛攻,胡國柱背腹受敵,惟有棄關奪路而逃。穆占以困獸猶鬥,不欲過逼胡國柱,乃令放開一路,讓胡國柱逃走。時國柱方以守關得力,飛報馬寶,約以準備,復行進兵,不提防竟為白廷華所算,遂領兵奔回貴州而去。

且說穆占既奪了展龍關,乃錄白廷華為頭功,優加擢用,奏請以副將隨營效力。因是既得白廷華,遂盡知胡國柱軍中虛實,一面休兵駐守展龍關,然後再進貴州,一面打聽楓木嶺消息。

且說周將吳國貴、郭壯謀,以兩路人馬扼守楓木嶺地方。那楓木嶺多崇山峻嶺,居武岡之下游,左出城步,右出黔陽,皆有山嶺為之阻隔。將軍希爾根方統大兵沿寶慶而下,但見山勢嵯峨,並無平坦大道,且形勢掩映,究竟大兵有無埋伏,實難探悉。希爾根因此大為憂悶,謂左右道:「早知地勢如此,吾不帶兵進來矣。」左右道:「敵兵既住于此,若不攻破此路,恐敵人再養鋭氣,不難再出以擾長沙,是我南下之兵,仍未免內顧矣。」希爾根道:「若以重兵守長沙,以防敵人再進,然後分兵以取廣西、貴州,彼即守此要道,又焉能為力乎?」左右道:「然兵已到此,又將奈何?」希爾根道:「吾到此不易,固無空回之理。且既與穆將軍約分道取隘,同指貴州,若我不由此進兵,非徒自誤,亦誤穆將軍也。今此地與展龍關地勢阻隔,難互通消息,惟有各圖進取耳。」乃將人馬擇地紮下大營,一面分派軍隊探看地勢,偵察情形,然後進取。去後,先後得探子回報,均道路徑冗雜,每至山林中即不辨方向,只探得敵兵分左右屯紮,東西相峙,且各處要道皆屯兵守把,又于各險地設有埋伏,且不時派小隊于小路,以防偷渡,故從這裡看來,敵人守禦實極為嚴密。希爾根聽得,心上更憂慮矣,似此,不知從何進兵方可。若要彰明進戰,則路徑叢雜,恐遭伏兵所困。

故於無可如何之時,分兵三路:以第一路攻取,以第二路防禦伏兵,以第三路為援應,陸續緩進。

先是第一路得令先行,約十餘裡,即見大兵旌旗遍佈,分左右環扎。先放一輪槍炮,望敵軍旌旗攻擊,敵軍全無動靜。再放第二輪槍炮,始知敵軍據險為營,所有槍炮皆擊不着要害。正疑訝間,忽然敵營槍聲亂髮,彈子如雨點而下,頗有損傷。

左右兩面亦有槍聲應響,知是敵人已有伏兵,但不知伏兵在何處,無可拒禦。希爾根知此次進兵無益,急傳令收兵。深知此處難以得勝,惟謀得一路以繞楓木嶺之後,庶可有濟。乃即披閲地圖,一一觀看,覺楓木嶺地方,左右四至八道皆是山脈,已為吳國貴、郭壯謀盡占要害,覺無別路可以進兵。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