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10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吳三桂復道:「國丈聞某言否?」田畹道:「哪有不聞?老夫豈為一個歌伎失卻將軍之意?顧圓圓允從將軍與否,今猶未知,老夫唯未商妥圓圓,故不敢決答。」吳三桂道:「國丈若能割愛,圓圓未必不從。只不知國丈真肯商諸圓圓否耳。」田畹道:「老夫何敢戲將軍?將軍毋乃多疑。」吳三桂道:“如此足見國丈真情,某當造退,明日拱候佳音。想圓圓必不拒我也。」

說罷便去。

田畹回至裡面,見了圓圓,餘怒未息,即道:「早料那狂夫必有今日。倘必欲奪我愛姬,我怎肯幹休?”圓圓已知其故,卻詐為不知,轉向田畹細問。田畹道:“也不必細問。就是三桂那廝,硬向老夫面前索以愛卿相讓也。」

圓圓聽得,偽為驚哭道:「妾天幸得進藩府,只道安享繁華,可以終身無慮。何物莽夫,乃令妾與國丈中道拆離耶!”田畹道:「愛卿何出此言?任彼要求,唯從與不從在吾,肯與不肯在卿耳,何必悲痛?」圓圓道:「難言矣。國家依吳將軍為柱石,藩府亦賴吳將軍為安危。故國丈雖不欲棄妾,奈勢不得已也。」田畹聽罷,蹙然,覺圓圓說得甚是。徐道:「卿言誠是。但老夫當設法為卿保全,必不令如花似月的佳人為一武夫奪去也。」圓圓道:“國丈不要如此。

昔漢帝以公主與匈奴和親,為國家計,即貴為公主且不能愛惜,況妾以一個歌伎,何足掛齒?今國家人才既少,國勢復危,且惟吳將軍是賴。國丈上為國家,下為藩府,存亡禍福,休戚相關,休為賤妾一身致誤大計。」

田畹道:「卿既能知大義,老夫亦何必多言?叵耐莽夫可惡,必欲賺吾愛姬。吾昔之慾進詣皇上者,只欲以此結皇上之心,誠不得已。今三桂何人,吾豈以愛卿相讓?」圓圓道:「妾亦豈忍遽離國丈?只怕勢時如此,國丈為妾一人貽禍家門,妾亦何忍目見?那時妾惟有一死而已。」說畢,故作大哭。

田畹力為安慰。圓圓復道:「妾今更決絶一言。國丈愛妾,妾已銘感,但留此薄命之人,亦將不久於人世,于國丈亦復何益?不如以妾送贈諸吳將軍,想吳將軍必為國丈效死。是舍妾一人,而國丈實受其益。

國丈還要細思。」田畹道:「今觀三桂,只是個好色之徒。他只欲強奪愛卿,既得愛卿之後將反面炎涼,安能望其相報耶?」圓圓道:「昔晉國魏氏從治命為嫁一庶妾,卒得老人結草抗敵,以報魏氏。以九泉朽骨猶知感恩,況吳三桂尚為人類乎!總之,留妾則藩府不安,棄妾則家門永保,國丈不宜錯過。」田畹聽到這裡,原不知圓圓之計,只道圓圓是真心戀己,不過禍福之故,為此反抗之言耳。

唯心中憤恨吳三桂,仍不少息,故聽了圓圓之言,只滿面怒氣,默然不答一語。圓圓又道:「國丈還有疑否?古人說得好:兒女情長,英雄氣短。國丈不必為妾一身致誤大事。」田畹到此時,怒不可遏,厲聲道:「卿言如此,得毋欲隨吳三桂以去耶?若是不然,老夫既不欲捨卿,卿又何忍舍我?」圓圓聽了田畹之語,惟掩面放聲大哭。

田畹看見圓圓情景,也不象愛慕吳三桂,只不過為自己藩府起見,寧割愛以贈吳三桂而已。自己風燭殘年,行將就木,便是擁着什麼佳人,究竟能享得幾時?而況看那圓圓情景,好象以死自誓,留之亦復無益,計不如真個送與吳三桂還好。便說道:「你不要悲哭,今我還問你,我若肯把你送與吳三桂,你便怎麼樣?我若不肯把你送與吳三桂,你又怎麼樣?」圓圓道:「妾身在一日,便令三桂一日仇怨藩屬,妾斷斷不忍。若國丈不能割捨,惟有一死以絶三桂之心。

國丈若能割愛,妾則身在吳家,心在藩府,為國丈周旋。若國丈天年之後,妾當割發入山,不復再戀塵世。」田畹聽到這裡,以為圓圓本有點真情,但不得已,故亦不容愛惜,至此已有允肯割愛之意。但面對圓圓,終有些留戀。

原來圓圓不特顏色嬌麗,雅擅詞曲,而且兼工書畫,尤通文翰,鎮日只與田畹檢理書吏。凡談論經典,滾滾不休,藩府裡皆呼為校書美人。後人以其向為歌伎,故校書之名,亦自此始。當時田畹以如此佳人,實古來所稱百美圖中所未有,如何捨得?故聽了圓圓之言,不覺長嘆一聲,別了圓圓而去。

時圓圓實慕吳三桂少年英雄,恨不得三桂再來求索。

到了次日,吳三桂果然復又到藩府中來,田畹亦即接見。甫坐下,三桂即問及圓圓之事能否踐約。猶幸圓圓不在眼前,田畹不似昨夜的留戀。又知吳三桂之意不得不休,便慨然道:「將軍既如此眷愛,老夫也不敢吝惜。

此女能侍將軍,當勝在老夫處,惟望將軍善視之。」吳三桂立即稱謝。田畹便令圓圓出來,隨三桂回去。圓圓心中大喜,惟故作愁容,緩步而去。

田畹看了,又有些不捨之意。圓圓只向田畹一揖作辭,便行出門。吳三桂亦相繼而出。田畹只太息一聲,便回後堂去了。

那時吳三桂自到京後,已召見過一次。及得了圓圓,頗少酬應。又見圓圓向在藩府居高堂,衣文綉,恐他到自己宅中不能如願,便使大營宮室,為安置圓圓,以娛其心志。自是京中皆知有田畹獻圓圓于吳三桂之事。

早被大宗伯董其昌聽得,吃了一大驚。先為書切責田畹,以三桂地位與國丈不同,不應以美色易其心志。田畹回覆董其昌,以並無有意獻圓圓于三桂,不過三桂苦來強索,實不由自己作主。董其昌因此反憾吳三桂,便為書責三桂。

那書云: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