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3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一面令吳三桂招致曹變蛟,一面邀請白遇道到來,即調齊出關人馬,奏辭明主,擇日出關。

不數日間,曹變蛟、白遇道俱至。時毛文龍帳下已先有總兵官數人,一名孔有德,一名耿仲明,一名尚之信,皆膂力過人。新近又得有吳三桂、曹變蛟、白遇道,計共六人。故毛軍中兵精將勇。

毛文龍又選吳三桂、尚之信、孔有德、耿仲明為四大驍將。即領本部人馬先抵遼西,將地形審察一會,便與各部將商議道:「遼西為建州左右衛往來要道,吾于此築城險固,更以重兵駐守,彼雖有十萬精騎,不能飛渡也。古人說得好,能守而後能戰。昔日楊鎬以二十萬大兵輕舉妄動,致敗於撫順,吾甚惜之。

今某觀遼西險要全在皮島,前可以阻水師之進,後可以阻陸軍之來,某當經理完固,自可以扼卻敵人。國家若能任本帥五年駐守此地,養精蓄鋭,破敵必矣。」各部將聽得,皆鼓掌道:「元帥神算不可及也。」毛文龍便令孔、耿、尚、吳、白五總兵分領本部,大興土石,經營皮島。

毛文龍復鼓勵將士不惜勞苦,歷半年有餘,方能告竣。果然把一座皮島經營得十分完固。但見得:面銜大海,背枕高山,虎瞰龍盤,皆成形勢。羊腸鳥道,盡屬崎嶇。

處處則糧道皆通,面面皆水源不斷。轉輸既便,固無受困之虞;戰守皆宜,復無可窺之隙。兵房炮壘,皆分佈夫東西,砦角陣圖,更折衝夫南北。似若地勢,實屬天雄。

真是一夫守關,可信萬人莫敵。

毛文龍把一座皮島經營完妥,東連旅順,西接榆關,相連數十里,皆十分雄壯,即把經理情形奏報朝中,朝廷君臣大為歡喜。只有大宗伯董其昌出班奏道:「毛文龍如此經營,可以免得邊患。惟臣與毛文龍分屬姻親,知之最悉,自不敢不言。臣知毛文龍武勇有餘,可稱一員悍將,用之備邊誠可無事。

惟他性情強悍,恐不受覊勒,至為可惜。總之,今日毛文龍為國家安危所繫,不能不用,亦不能專用。陛下宜下手諭,一面獎他,一面又誡他,俾得勉為名將,實社稷之幸也。”明帝深以為然,便以董宗伯所奏,力為嘉獎誥誡,又以重恩籠絡。

果然毛文龍在皮島數年,敵人不敢犯境。即稍有擾亂,都被毛帥平定。故建州衛人民,終不免被毛軍有所殺戮。那時敵國見毛帥如此,不敢犯邊,惟日稱願與明朝修好。

只是當時朝臣溺于晏安,既得邊關平靜,也忘了遠慮,自然賄賂公行,互為聲氣。敵人既稱修好,不免時時通款朝臣。以年年被毛軍鎮壓,又加以建州人民曾有被毛軍殺害,故屢屢說毛軍凶悍,邊關人民每被荼毒。因此朝臣中有與外人通款的,都道毛文龍好挑邊釁。

時正值崇禎帝即位未久,朝臣多有讒奏毛文龍久擁邊兵,威福自恣,好挑兵釁,實為可慮。崇禎帝道:“昔楊鎬以大兵二十萬先敗於敵人,自是邊無寧歲。及得毛文龍,前後數年皆無烽火之憂,可謂國家柱石,朕何忍黜之?」

奈崇禎帝雖如此說,惟朝臣皆以毛文龍擅權為可憂,日日在崇禎帝面前續奏。

帝無奈,便發諭給薊遼總督經略王之臣,核查毛文龍舉動。不料王之臣以不修屬員之禮,謂他恃功,目無自己,故恨文龍刺骨,便復疏力劾文龍不法。

時幕府水佳允向王之臣諫道:「毛帥雖有罪,然為今日計,若無毛帥國家必亡矣。為時用人,明公宜保全之。」王之臣不從。及覆疏到京,朝臣更多訾議。

崇禎帝亦明知毛文龍有些不妥,但以他為國家存亡所關,終不忍黜廢。

又疑王之臣與毛文龍有隙,欲籌一兩全之法,擇一能員督師薊遼,俾監察毛帥,惟難得其人。猛然想起一人,曾任薊遼總督,以失意于魏忠賢,責其不救錦州,遂致落職。此人姓袁名崇煥,乃廣東東莞人氏。當任兵部尚書時,頗負能名,且以讀書起家,料知大體,當可與毛帥共事。

當即下了一道諭旨,授袁崇煥為督師,與毛文龍妥協辦理。

當時袁崇煥既受了朝旨,有鑒於前時被黜,遂面奏道:「臣以讀書起家,每為武臣所輕視。且賦性愚拙,常失歡于貴人,恐即往經略遼薊,亦無益於大局,願陛下另簡賢能,以重職守。」崇禎聽奏罷,知袁崇煥有欲壓服毛文龍及抗阻魏忠賢之意,便道:「邊事一以委卿,斷非讒言所能間也。若懼武員不用命,朕以上方劍賜卿。

倘有不用命者,卿可誅之。卿本讀書人,凡事當不至造次。」時崇禎之意只欲袁崇煥懾服毛帥,俾作長城,本無殺之之意。

袁崇煥卻不懂得,即銜命出關。

那時文武大臣交相祖餞,力詆毛帥,請置重典的實居大半。只有董其昌進道:「弟今不避嫌疑,為督師致語。倘度德量力,自能服制敵人,請好自為之。弟固知文龍有罪,為國用人,倘不得已,當留虎將以備緩急。

且督師雖負才能, 惟權貴在內,恐督師之位亦不能久也。若兩才俱盡,國家亡矣。」

說罷大哭,匆匆便去。袁崇煥聽罷悚然,惟各祖餞大臣皆詆董其昌以私意為毛帥說情,因此,袁崇煥要殺文龍之心早已預決。及到了薊遼,力向諸屬員訪察文龍罪惡。原來毛文龍勇健非常,惟情過驕奢,性又刻悍,故屬員銜之入骨,遂力詆諸袁督師之前。

只有徐允英進道:「文龍有可殺之罪,今日非殺文龍之時。」說了這兩句,便出語左右道:「毛帥必死矣。因某進言時,袁督師顏色頗不以為然,以為雖無文龍彼亦可以敵也。」左右道:「何不力爭之?」徐允英道:「勢亦甚難。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