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76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二郡主者,王之次女端愛,即後孝靜帝后。年十二,伶俐明決,與鄭娥最相得。故娥欲其來,以為拒絶世子之計。俄而端愛至。妃言:「夫人思汝,要汝來伴。」端愛大喜,命移妝具過來。妃去,端愛遂留,娥憂疑盡釋。慶雲急報世子曰:「事不諧矣。夫人請二郡主相陪,同床共榻。小婢有力難用,奈何?」世子大驚,遂至飛仙院請見郡主。郡主接見,鄭娥託故不見。世子私語郡主曰:「妹何在此?你年幼不知宮禁,諸夫人誰不寂寞,妹能一一相伴乎?父王歸,恐見責 也。」端愛曰:「我奉母命居此,無畏也。」世子出。郡主隔簾望之,見其在宮門口與慶雲竊竊私語,心甚疑之。入房,娥問:「世子來未識何意?」端愛以世子言告之。娥驚曰:「我懇郡主來,正畏世子耳。前以私書相戲,繼又攔住無禮。本欲訴知內主,反恐見怪,故隱忍不發。今奈何欲令郡主舍我而去乎?」端愛曰:「我疑慶雲必與有私,夫人當告知母妃,以重責之,庶彼有懼心。」鄭娥曰:「我與郡主同往言之。」端愛應諾,二人並輦而行。見婁妃,妃命共坐圍爐以逼寒氣,又命進膳。談話良久,夫人起告曰:「妾有一事欲訴,乞娘娘屏去左右。」妃令左右各退,獨郡主在側。妃問:「何言?」娥乃泣訴世子事,婁妃大驚曰:「大王真神人也!世子果然不良,日後必遭大禍。」乃謂夫人曰:「我失教誨,致令畜生無禮于卿。卿放心,我自責之,以後自然不敢。大王歸,切勿令知也。」娥拜謝,遂與端愛同退。婁妃即召世子,責之曰:「汝不畏死耶?楚國你父所愛,何得以無禮相犯?若令父知,性命難保,我不能救也。」世子跪下,連稱不敢。

妃復戒飭再三,乃叱之使退。世子回府,悶悶不已,問計于宮官馮文洛、田敬容。蓋二人有巧思,多才幹,皆世子心腹,故私與商之。文洛曰:「楚國執意不從,勸世子絶念的好。」敬容曰:「世子如欲圖成,臣舉一人相助,定有妙用。」世子忙問:「何人?」敬容徐徐說出。管教:堅心冰潔終含垢,恣意風流卒受殃。且俟下卷細說。

第三十六卷

施邪術蠱惑夫人審私情加刑世子

話說世子欲就私情,問計于田敬容。敬容不合說出一人,世子忙問:「何人?」敬容曰:「臣聞通直郎李業興善為魘魅之術,男女苟合,能使仇讎化為親愛,貞潔變而悅從。去年司馬尚書得一美婦,是吳人被擄到此。尚書納之府中屢欲犯之,其婦以死相拒。業興為之施符一道,婦遂順從,大相歡愛。若得其術,世子事不怕不成矣。」世子曰:「業興得寵于王,恐不肯為我用也。」敬容道:「業興近得人金,偷改文書,出人死罪。以此脅之,不怕他不為我用。」世子遂召業興入見,據坐怒色責之曰:「大王何等待你,你擅敢得人金,出人罪。吾方檢點文書,知爾作弊。若稟知大王,只怕難免一死。」業興大懼,伏地哀告曰:「世子若饒我罪,定當啣環報德。」世子道:「既要我饒,我有一事托你,你肯依我麼?」業興曰:「世子有事,敢不竭力?」世子遂攜手入密室中,謂之曰:「聞卿素有靈術,能成人好事。我有一心愛人,近之不得,煩卿為我圖之。」業興曰:「圖之甚易。但必得其姓名居止,然後可以行法。」世子沉吟曰:「既要爾行事,不 得不與爾說。我所心愛者,乃楚國夫人鄭娥也。」業興聞之,懼不敢答。世子曰:「今日言出我口,入于爾耳。事在必成,否則殺爾以滅口。」業興怕死,便道:「世子休慌,但須近其入處,于密室行法,三日後有驗。」世子曰:「飛仙院外深密處甚多,卿可安心居之。但院中尚有二郡主在內同宿,奈何?」業興曰:「無妨,包管三日後郡主自去。」世子大喜,遂引之入宮,暗中行術。且說鄭娥自高王去後,甘心獨守,雖世子屢次勾挑,毫無動念。自業興行術後,頓起懷春之意。良宵漏永,又有一世子往來于中,轉輾不寐。郡主連夜睡去,夢一猙獰猛虎前來撲噬,才得驚醒,略一闔眼,猛虎復來相擾,懼不敢寐,起身謂夫人曰:「兄被母責,決不敢再行無禮。奴欲還宮,數日再來。」夫人也不堅留,竟聽其去。世子聞知術有效驗,大喜,乃招慶雲于僻處問之曰:「近日夫人光景若何?」慶雲曰:「夫人連日懨懨睏倦,若有所思。」世子喜極,遂告之故,因曰:「吾計已成。今夜入宮,夫人必不拒我。但囑咐諸婢臨時各退,你獨在門口相候,勿負吾托。」慶雲受命而去。是夜月色微明,世子託故宿于外軒。人靜後,潛至飛仙院叩門。慶雲即忙啟入。問:「夫人睡否?」慶雲曰:「睡已半晌。」遂引世子入房,報云:「大王回來。」娥聞王回,大喜,忙披衣而起,只見世子立在床前,驚曰:「君來何為?」連呼侍女不應。世子笑顏相向曰:「我慕夫人而來,今夜生死當在一處。」便挨身坐下。斯時夫人神迷意亂,如在夢中,見世子眉目如畫,肌膚若雪,儀容秀麗,態度風流,不覺動情。於是世子就之,娥遂不復堅拒,而共赴陽台之夢矣。漏交五下,慶雲報道:「天將曉,世子起身罷。」二人並起。娥 謂世子曰:「妾以陋質,過蒙大王寵愛,滿擬潔身以報大德,憐君一點深情,遂至失身非義。幸君慎之,萬勿泄漏。」世子曰:「感卿不棄,密相往來,無慮人知也。」遂起身珍重而別。自後鄭娥不復來請郡主,而世子竟得朝夕出入。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