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73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時宮闕未就,帝居北城相州之廨。王乃命拆洛陽舊宮木料以濟之,限日速成。又以新遷之民資產未立,不無嗟怨,出粟一百三十萬以賑之,民始寧居。王部分已定,遂辭帝歸晉陽。

當時有童謡云:可憐青雀子,飛來鄴城裡。羽翮垂欲成,化作鸚鵡子。此謡永熙年間已有,是時盛傳鄴下。蓋青雀子者,謂孝靜帝清和王子也:鸚鵡子者,後來高洋代帝年號神武之驗。

此是後話不表。 再說世子歸去,只將洛下變遷事情訴知婁妃,王之連納三美未嘗言及。王歸,婁妃接見問:「女後若何?」王曰:「永熙西去,後已遷鄴。有吾在,人莫敢慢也。」俄而,報三位夫人至。妃問:「何人?」王一一告之。時眾夫人皆來參拜,俱不樂。王命升堂拜見婁妃,又命與眾夫人相見。眾見馮、李二夫人貌雖美,不以為異。及見鄭娥皆大驚,疑非人世中人。婁妃亦笑道:「大王得此美麗,莫怪不復念舊也。」王曰:「亦賴卿不妒耳。」當夜,共宴于婁妃宮中。

宴罷,各 送一院居住。獨飛仙院層樓畫閣尤勝他處,命楚國夫人居之。蓋院在德陽堂後,與王聽政之所相近,朝暮尤便出入也。一日,王在婁妃宮見諸夫人皆在座,忽然想起爾朱後獨居東府相隔已久,欲往見之,恐其尚記前恨,乃私語桐花曰:「吾欲往東府,煩卿先行,叫她莫再拒我。」桐花笑曰:「大王自不去耳,彼何嘗拒大王也。」桐花遂往。斯時爾朱後正切幽懷,見桐花至,喜曰:「夫人尚念我乎?」桐花曰:「不唯我念後,王亦念後也。」後曰:「彼方貪戀新歡,焉肯復念舊人。」桐花曰:「王不來者,慮後見怪耳。今日相聚,勿記前嫌也。」後聞,又喜又恨。未幾王至,後乃和顏接之。

王見後形容消減,頓性憐惜。時高攸已過周歲,抱出相見。王大喜,遂命設宴,三人共飲。至晚,桐花辭去,王遂留宿後宮,歡好如初。且說世子高澄年雖幼,頗有戀色之意。高王覺知,謂婁妃曰:「澄兒情竇已開,吾前在洛陽已聘定清和王女為室,今冬與之結婚可乎?」妃曰:「妾亦有此意。」王遂命造世子府,務極華麗。一面修表以聞,一面啟知清和王,將吉日送去。

清和喜諾。臨期世子到鄴親迎,帝與清和皆厚賜之。內外百官無不畢賀。迎至晉陽,在北府正殿成親。

拜見高王夫婦,然後送歸新府。斯時世子年少尚主,加以郎才女貌,正是富貴無雙,榮華莫比。人生得意之遭,莫逾于此。哪知人心不足,內中又弄出事來。

且聽下文分解。

第三十五卷

送密函還詩見拒私宮婢借徑圖成

說這鄭娥之母新寧公主,乃清和王從妹。娥與瓊姝為姑舅姊妹,幼年最相親密。今聞公主嫁來,不勝欣喜,告于高王,欲往見之。王欲不許,又不忍拂其意,但云:「且緩。」娥見王不許,懇于婁妃。妃乃為王言之,王曰:「我不令去者,蓋有故也。兒方新婚,要他夫婦諧和。楚國之美,足令脂粉無顏,新婦遠不及她。澄見楚國之美,必嫌妻貌不佳,是間其歡心也。我故不放她往。」妃曰:「王太多心,兒焉敢若此。」王遂許之。鄭娥知王已允,大喜。次日起身,十分妝束,帶領宮娥十人,上了香車,左右侍從,簇擁而行。有人報知世子,世子大喜曰:「楚國來耶?」忙整衣相接。娥至堂前下車,女官二人引道與世子相見。

遙聞環珮之聲,乃是公主出接,一群宮女擁着而來。彼此相見大喜。禮畢,攜手進入內宮,二人並坐。宮女獻茶,世子亦來坐于其次。

鄭夫人年幼嬌羞,進宮兩月有餘,見人未嘗言語。至見公主,乃是舊遊女伴,不勝欣悅。以世子在座,欲言不言者數次。世子覺,起身走出。夫人乃謂公主曰:「愚姊一別賢妹,不覺 半載有餘。憶想我與妹共乘木蘭舟游太液池,令侍兒採蓮唱歌,正在洛陽上苑之中,不圖相見乃在此處也。」公主曰:「人事變遷,不堪迴首。今日姊來恍如天降,真令人喜出望外。」夫人又曰:「自別父母,無日不念家鄉,使人夢魂顛倒。未識吾父母安否?」公主曰:「皇姑前日來見,幸喜精神如舊,所唸唸不忘者唯賢姊一人。命妹寄言,勉進飲食,善保玉體。」於是兩人促膝密語,歡笑不已。

世子密從屏後竊聽。聲音嚦嚦,愈覺可愛。忙催宮女送進新果及佳餚美酒,夫人不飲。只見宮女報道:「午時已及,請夫人回宮。」鄭娥起身告辭。公主不敢留,便道:「後日參謁公姑,來與賢姊聚話便了。」親自送至宮門。世子已在香車旁等候,見夫人出,謝曰:「今日蒙夫人下降,倉猝簡慢,幸夫人勿怪。」鄭娥道聲:「不敢。」登車而去。世子見她去了,只管獃想。要曉得弘農相遇時,鄭娥正在憂愁困苦之際,其天然秀色已愛不能捨,況今在歡悅場中妝束一新,此回相見,何異嫦娥下降。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