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36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一日,此中自有別情。但禍福自召,莫謂天柱之刀不利也。」說罷,起身便行。眾官聞之,皆失色而散。 你道世隆為何等候在此?蓋早上探得諸臣入內與帝私議,必有圖害之意,故等待出來先行喝破,以挫諸臣之氣。當夜歸府,便即寫書到晉陽,備說城陽、楊侃等數人終日在宮,密謀圖害我家,大王若入朝必須預為之備。榮得書大笑道:「世隆膽怯,彼何人斯,而敢圖我耶?」其時天穆回并州,榮以書示之。天穆曰:「長樂為帝以來勤於為政,萬機皆自主張,欲使大權復歸帝室。城陽王等結黨樹援,為帝腹心,欲不利於大王,不可不信。」榮曰:「城陽王等皆庸奴,何敢作難?倘帝心有變,目今皇后懷孕,若生太子,我至京廢黜天子,立外甥為君。若非太子,陳留王亦我女婿也,便扶他為帝。兄意以為何如?」天穆曰:「以大王之雄武,何事不可成功?且俟入朝,相機而動。仆雖不敏,願效一臂之力。」榮大喜。次日,復以書示北鄉公主。北鄉大驚曰:「王不可不慮。

昔日河陰之役,京中百官皆不自保,懷恨實深,安得不生暗算?皇后深居宮中,外事不知。世隆探聽得實,故來告也。妾為王計,不若且居晉陽,徐看朝廷動靜。外有萬仁、仲遠、天光雄兵二十萬,各據一方,內有世隆、司馬子如,朱元龍秉理朝政,為王腹心之佐。王雖居外,遙執朝權,可以高枕無憂,何用入朝,致防不測?」榮曰:「天下事 非爾婦人所知,我豈鬱鬱久居此者?」於是不聽北鄉之言,召集諸將,安排人馬,帶了妃眷、世子、王府僚屬,親擁鐵騎五千,起身到京。正是先聲所至,人鬼皆驚。哪知大惡既盈,顯報將至。管教:掀天事業俄成夢,蓋世威權化作灰。

且待下回分剖。

第十八卷

明光殿強臣殞命北中城逆黨屯兵

話說爾朱榮離了晉陽,一路暗想:朝中文武雖皆畏服,未識其心真假。因遍寫書信投遞百官:「同我者留,異我者去,莫待大軍到京之後致有同異。」眾官得書,知他入朝必有大變,盡懷疑懼,膽怯者辭官先去。中書舍人溫子升獻書於帝,帝初冀其不來,及見書知其必至,憂形于色。武衛將軍奚毅為人剛直,當建義之初,往來通命,帝待之甚厚,猶以榮所親信,未敢與之言情。毅一日見帝獨坐,奏曰:「臣聞爾朱榮入朝將有變易,陛下知之乎?」帝佯曰:「不知。」毅曰:「榮有無君之心,臣雖隷其麾下,不肯助之為逆。若或有變,臣寧為陛下而死,不能事之也。」帝曰:「朕保天柱必無異心,亦不忘卿忠款。」毅退,召城陽諸臣,謂之曰:「天柱將至,何以待之?」眾臣皆勸因其入而殺之。帝問漢末殺董卓事,溫子升具陳本末。帝曰:「王允若即赦涼州人,必不至決裂如此。」沉思良久,謂子升曰:「此事死猶須為,況未必死。吾寧為高貴公而死,不願為常道公而生。」諸臣見帝意已決,皆言殺榮與天穆,苟赦其黨,亦不至亂。 是時,京師人心惶懼,喧言榮入朝必有篡弒之事,又言帝必殺榮,道路籍籍,榮在途不知也。

九月朔,榮至洛陽,停軍城外,帝遣眾官出迎。次日入朝,見帝于太極殿,賜宴內廷,世子菩提亦入見帝,宴罷出宮,還歸相府。眾官皆來參謁。世隆、司馬子如輩進內拜見北鄉公主。

明日,榮復入朝,帝又賜宴,欲即殺之,以天穆尚未召到,故遲而不發。榮舉止輕脫,每入朝見,別無所為,唯戲上下于馬。于西林園宴射,常請皇后出觀,並召王妃公主共在一堂。每見天子射中,輒自起舞,將相卿士悉皆盤旋,乃至妃主亦不免隨之舉袂。

及酒酣耳熱,匡坐唱歌。日暮罷歸,與左右連手蹋地,唱回波樂而出。刀槊弓矢不離于手,每有嗔嫌即行擊射,左右恆有死憂。路見沙彌重騎一馬,榮令以頭相觸,力窮不能復動,使人執其頭以相撞,死而後已。狂暴之性比前更甚。常語帝曰:「人言陛下欲圖我。」帝曰:「外人亦言王欲害我,豈可信之?」於是榮不自疑,每入,從者不過數十人,又皆不持兵杖。 先是長星出中台,掃大角。榮問之,太史令對曰:「除舊佈新之象。」榮以為己瑞,大悅。其麾下將士皆凌侮朝臣,李顯和曰:「天柱至,哪無九錫,安須王自索也。亦是天子不見機!」郭羅察曰:「今年真可作禪文,何但九錫!」褚光曰:「人言并州城上有紫氣,何慮天柱不應之。」世隆自為匿名書,榜于門云:「天子與城陽王等定計,欲害天柱。」取以呈榮,勸其速發。榮曰:「何匆匆,帝無能為也。俟天穆至,邀帝出獵嵩山,挾之北遷,大事定矣。」使侍郎朱瑞密從中書省,索求太和年間遷都故事。奚毅知之,密啟于帝。九月戊子,天穆至洛陽。帝出迎之,榮與在穆從入大 內,至西林園赴宴。酒至半酣,榮奏曰:「近來朝臣皆不習武,今天下未寧,武備尤重。陛下宜引五百騎,出獵嵩山,簡練將士。」帝聞其言不覺失驚,乃曰:「近日精神未健,且緩數日行之。」宴畢,二人辭出。帝謂同謀諸臣曰:「事急矣,遲則恐無及也。」乃謀伏李侃等及壯士十餘人于明光殿東廊,俟其入殺之。王道習曰:「爾朱世隆、司馬子如、朱元龍此三人者,皆榮所委任,具知天下虛實,亦不可留。」楊侃曰:「若世隆不存,仲遠、天光豈有來理?宜赦之。」徽曰:「榮腰間嘗有刀,或能狼戾傷人,臨事願陛下起避之。」安排已定,專候榮入。次日,榮與天穆併入,坐食未訖,即起而去。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