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34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話說六渾不欲對婚,又恐劉貴不善回覆,親自上馬來見天柱。其時劉貴尚未出府,六渾稟見,榮即召入,謂六渾曰:「吾子豈不堪為君婿耶?奈何拒我之命?」六渾曰:「非敢拒也,竊念大王勛名蓋世,四海一人。世子將承大業,非帝室名媛、皇家淑女,不足為配。六渾之女出自寒微,何敢攀麟附鳳?」榮聞言大喜道:「卿既不欲,我亦不強。」遂與劉貴賜坐共談。又謂歡曰:「晉州重地,卿宜速往,亦不必再來見我了。」歡拜謝而出。貴退,語歡道:「非君自來,幾觸其怒。」次日,同了尉景等五人一齊起行,闔府文武俱來餞送。斯時仆從如雲,車馬擁道。昭君坐在車中,前呼後擁,回憶逃奔并州時,氣象大不相同,好不快意。將近晉州,官吏軍民皆出郊遠接。蓋魏時刺史之任最重,兵馬錢糧皆屬掌管,生殺由己,儼如一路諸侯。六渾到任以後,惠愛子民,撫卹軍士,刑政肅清,晉州百姓人人感悅。一日,昭君語歡曰:「吾在此安樂,未識父母在家安否?欲到平城探望一次。」歡 道:「不必,吾遣子茂去迎接一家到此便了。」遂令子茂前去,未及一月,婁家夫婦俱已接到。父女相見,俱各大喜。內干曰:「高郎有志竟成,果不負吾女。」歡曰:「男兒不能建非常之業,尚居人下,何足掛齒。」說罷大笑。於是署婁昭為都督,以愛君嫁竇泰為妻,內干夫婦大悅。話說晉州有一居民,姓穆,名思美。生一女名金娥,年十七,容色美麗。有鄰人子李文興欲娶之,思美不從,文興畫成此女形象,獻於汾州刺史爾朱兆。兆悅其色,文興為硬媒,遣人搶女而去。

思美惶急,來到刺史轅門喊救。六渾喚進,問其備細,即命段榮領輕騎二十追往,拿住文興,奪女以歸,竟將文興問罪,斷女還家。思美雖已伸冤,猶懼爾朱兆不肯甘休,再來劫奪,便央孫騰轉達,情願獻於六渾為妾。六渾以問昭君,昭君曰:「此女君已斷還,而復自娶,恐招物議,並非妾有妒心也。」六渾道:「自他心願,娶之何害?況前此女實有傾城之色,吾不忍拒之。」遂乃擇日納之後房。爾朱兆聞之大怒。 一日,來到晉陽,榮正在賜宴。兆亦共飲,言于榮曰:「高晉州奪取部民之女為妾,恐干政體。”榮曰:「此細事,不足為六渾累也。」酒半酣,從容問諸將曰:「一日無我,誰可主軍?」眾皆稱兆。榮曰:「兆雖勇于戰鬥,所將不過三千騎,多則亂矣。堪代我者,唯賀六渾耳。」因戒兆曰:「爾非其匹,日後終當為伊穿鼻。」兆愈不悅。榮性好獵,不問寒暑,列圍而進,士卒必步伐齊壹,雖遇險阻,不得違避,一鹿逸出,必數人坐死。有一卒見虎而走,榮怒曰:「汝畏死耶!」即斬之。自是每獵,士卒如登戰場。嘗見虎在空谷中,令十八人空手搏之,毋得損壞皮毛, 死者數人,卒擒得之,以此為樂。嘗召天穆于朝,問以朝中動靜。留數日,共獵于南山。天穆諫曰:「大王勛業已盛,四方無事,唯宜修政養民,順時搜狩,何必盛夏馳逐,感傷和氣。」榮攘袂大言曰:「靈後不綱,掃除其亂,推奉天子,乃人臣常節。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