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26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歌曰:陽春二三月,楊柳齊作花。春風一夜入閨闥,楊花飄蕩落南家。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秋去春來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裡。一日,鄭儼進宮聞其歌,知太后思念白花而作,曰:「陛下何多情也?」太后曰:「情之所鍾,不能自已。吾念白花,猶念卿也。」儼曰:「臣蒙太后寵愛,奈帝屢欲殺臣,白花所以懼禍而逃也。」太后曰:「近聞潘充華懷孕將產,若生太子,吾將幽帝南宮,立太子為帝,誰敢違我?」儼曰:「倘生公主奈何?」太后曰:「即生公主,吾吩咐監生人等詐言太 子,竟瞞了天子大臣,吾計亦可得行。」儼曰:「太后之見,果智逾良、平。」二人計議已定,探得潘妃產期已近,太后親臨絳陽宮,帝與潘妃接見。太后告帝曰:「我聞兒女出胎之時,不要父母相見,恐有妨克。官家與妃年少,恐未知之,故吾來告帝。于數日內,宜往別宮游幸,吾在此看視。」帝以太后言為誠,從之。太后私囑其下曰:「妃生育時,若生太子,固不必言;倘生公主,亦必詐言太子,報知于帝,使帝心欣喜。有罪我自赦之。」眾皆聽命。未幾,潘妃生下一女,報帝生太子。帝大喜,即乘步輿至絳陽宮。太后迎而賀之,帝亦為太后賀。帝欲見兒,太后曰:「不可。太子新生,待三日後,方可見面。」帝乃出禦前殿,頒詔改元武泰,大赦天下,百僚稱賀。 卻說盧妃宮中有一宮女慧娘,系西番國貢來之女,年十四,心性慧巧,兩耳通靈,能知合宮大小事,告盧妃曰:「潘妃所生,乃女子也。」妃曰:「汝妄言,不畏死乎?」慧娘曰:「此皆太后、鄭儼之計。所以假稱為男者,將不利於帝。妾不言,負夫人。夫人不言,負帝矣。如言不實,願斬首階前。」妃大驚。至晚,帝宿宮中,盧妃將慧娘之言告帝,帝立召慧娘問之。慧娘如前言以對,帝命收入永巷,謂盧妃曰:「明日朕往驗之,倘其言虛,殺之以絶亂傳。」次日,帝至潘妃宮見太后,曰:「朕欲觀太子浴。」太后沉吟久之,曰:「太子已浴過矣。」帝疑之,因問:「太子何在?」太后曰:「在龍床上睡熟。」帝起,請太后同去一看,揭帳視之,目細口小,絶不似男子模樣。帝曰:「此莫非女子乎?何絶無男子相也?」不悅而出。太后知帝已識破,不好再瞞,設宴絳陽宮,召帝及胡後同飲。酒半,屏退左右,謂帝曰: 「帝年十九,尚無子嗣,吾故假言生男,以悅帝心,其實女也。」胡後聞之大驚。帝忿然作色曰:「朕因母后言誕生太子,故頒大赦之詔,受廷臣之賀。今言是女,教朕有何面目居臣民之上?」拔劍而起。太后驚問曰:「帝欲何為?」帝曰:「今殺此女以泄吾忿。」太后變色,不別而還北宮。胡後向帝再拜,曰:「此雖女子,亦是陛下骨血。奈何殺此無罪之兒,以觸太后之怒?」帝收劍,頓足大恨。是夜,帝宿別殿,輾轉不寐,思想:慧娘之言句句是實,必殺徐、鄭,庶杜後患。但受制太后,不敢輕動,如何設法除之?見窗外月光如晝,起身步出階來。忽聞碧沼池邊竊竊言語,遣內監問之,回奏云:「是巡宮大使與直閣將軍爾朱世隆講話。」帝召世隆至,世隆倒身下拜。帝問:「卿為直閣幾年矣?」曰:「三年。」又問:「秀容爾朱榮系卿何人?」對曰:「臣之從兄。」又問:「為人若何?」對曰:「臣兄榮智勇兼備,忠義是矢。唯有赤心為國,上報天朝,越在外臣,常以不得親近至尊為恨。」帝曰:「卿兄若此,是社稷之臣也。朕欲召入輔政可乎?」世隆再拜曰:「此臣兄之願也。」言畢退出。帝聞世隆言,暗想:欲去徐、鄭,礙於太后。爾朱榮兵威足以制之,不若密召向闕,以脅太后,以討二臣之罪,吾患除矣。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