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25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話說并州刺史元天穆,本魏室宗親,因太后專政,徐、鄭用事,心常不服,見爾朱士馬精強,欲借其力以傾朝廷,深相結納。榮亦喜其與己,焚香刺血結為兄弟,誓生死不相背負。事無大小,皆與商議。一日,榮同帳下諸將來至并州,與天穆議事。天穆設宴留飲。酒至半酣,問榮曰:「弟來欲議何事?」榮屏去左右,唯賀拔岳在坐。榮曰:「今天子愚弱,太后淫亂,奸佞弄權,忠臣屏跡。我欲舉兵入洛,內除諸奸佞,外削群賊,兄以為何如?」穆與岳皆曰:「討虜之意,實合群望,當早行之。」榮曰:「事果可行,吾即表奏朝廷,以討賊為言,庶幾師出有名。」天穆力贊其成。榮就寫表一道,發使進京。太后見奏,疑榮有異志,乃付有司商議。

群臣皆以榮兵強盛,不宜允其所請。太后乃下詔止之,其略云:今念生梟戮,寶寅敗逃,醜奴請降,關、隴已定。費穆大破群蠻,絳、蜀漸平。又北海王顯率眾二萬,出鎮相 州。卿宜高枕秀容,兵不須出。榮得詔大笑曰:「天下亂形已成,朝廷反說太平無事,吾豈可因詔而止。」乃請天穆到府,遍召諸將共議。眾皆曰:「朝廷不准發兵,是有疑我之心,此事豈可遂已。」於是榮覆上書,其略云:今賊勢雖衰,官軍屢敗,人情危懼,恐實難用,若不更思方略,無以萬全。臣愚以為蠕蠕主阿那荷國厚恩,未應忘報,宜早發兵,東趣下口,以攝賊人之背。北海之軍嚴加警備,以當其前。臣麾下兵將雖少,願儘力命。

自井陘以北,滏口以西,分據險要,攻其肘腋。葛榮雖並洛周之眾,恩威未著,人類差異,形勢可分。若允臣所請,大功可立。臣整率師旅以待,唯陛下鑒之。

一面進表,一面興師。署高歡為都督,統領十萬人馬,鎮守桃林寨,日夕操練,以待徵調。自領馬步兵三十萬,結營井陘之上,旌旗映日,殺氣連雲。附近州縣莫測其意,人人疑慮,人人驚心。表到京中,舉朝大駭。太后見其不肯罷兵,恐有變亂,召廷臣問策。中書舍人徐紇出班奏曰:「臣有一策,可制爾朱之命。」後問:「何策?」紇曰:「爾朱榮世據秀容,畜牧蕃息,兵勢強盛,皆因能用人也。今其手下將士,或反賊餘黨,或罪臣子孫,懼禍亡命,皆被爾朱榮收納,授以軍職,賜之財帛。眾人懷恩感激,無不盡心協力,故所向克捷,威振山西。臣意莫若先離其黨,私行聖旨,許以高官厚祿,賜 以金書鐵券,密令暗圖爾朱,則其黨必貪朝廷之賞,群起而誅之矣。」太后大喜,如計而行。

時有爾朱榮從弟世隆,在京為直閣將軍,探得朝廷陰謀,密將此事報知天寶。天寶大怒,乃召集諸將謂曰:「今朝廷有密旨到來,命汝等圖我,以取富貴。汝等若貪朝廷官爵,請從此別。若願隨我者,當留麾下。慎勿心懷兩意,暗生反側也。」眾將皆曰:「某等遭時不遇,窮困風塵。得遇明公拔之糞土之中,置之將士之列。執鞭墜鐙,生死願隨。朝廷富貴,非所敢望也。」榮大喜道:「卿等若不相負,朝廷賜來官爵,當盡留之。等我日後得志,照其所書之爵相授。」眾皆拜謝而退。

且說太后聽了徐紇之計,以為事必有成,不以爾朱為意,淫亂如故。時有武都人楊白花,少有勇力,容貌雄偉,太后逼而幸之。白花懼禍及,南奔梁。太后追思之,不能已,為作《楊白花歌》,使宮人晝夜連臂蹋足歌之,聲甚淒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