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14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北史演義

第14頁 / 共142頁。

及元、劉二人秉政,貪愛財寶,與奪任情。官以資進,政以賄成,甚至郡縣小吏不得公選,牧守令長率皆貪污。克剝下民脂膏,以賂權貴。百姓困窮,人人思亂,故六鎮之民反者相繼。

正光四年,沃野鎮民破六韓拔陵聚眾先反,其後胡琛反于高平,莫折太提 反于秦州,若乞伏莫干反于秀容,于菩提反于涼州,杜洛周反于上谷,鮮于修禮反于定州之左城,葛榮稱帝,醜奴改元。朝廷雖遣臨淮王、將軍李叔仁領兵去討,尚書李崇、廣安王深相繼進兵,而盜賊愈熾。今先說拔陵在沃野鎮聚集人馬,殺了鎮將,搶州奪縣,四方雲集響應,兵日以強。改元真王,自稱天子,引兵南侵。一日,升帳召集諸將,下令曰:「吾聞懷朔、武川兩處,人民富盛,錢糧廣有。今遣將軍衛可孤領兵二萬,去攻武川;將軍孔雀領兵二萬,去攻懷朔。」二將領命,各自奮勇而去。那時懷朔鎮將段長已死,楊鈞代統其職,知拔陵造反,必來侵奪,欲求智勇之將,保護城池。聞說尖山地方有一人,雙姓賀拔,名度。有子三人:長名允,字可泥;次名勝,字破胡;三名岳,字嵩英。

父子四人皆有萬夫不當之勇。次子破胡武藝尤高,勇過賁、育。乃請賀家父子到鎮,留在帥府,商議軍事。授度以統軍之職,三子皆為將軍。

孔雀兵到,便遣出戰。破胡一馬當先,殺得孔雀大敗,抽兵回去。哪知孔雀敗去,衛可孤領兵二萬殺來。那可孤是一能征慣戰之將,手下將士人人勇猛,個個精強,不比前次賊兵。連戰幾次,勢大難敵。把城門圍住,日夜攻打。幸虧賀家父子協力固守,不至遽破。楊鈞乃集諸將商議曰:「內無糧草,外無援兵,何以解目下之危?近聞朝廷差臨淮王為將,領兵十萬來平反賊。但只在別處征剿,不來此處救援。吾欲遣將請救,求其速來,未識誰敢前往?」賀拔勝挺身出曰:「小將願往。」鈞大喜曰:「將軍此去,必請得兵來。」便取文書付之。破胡結束停當,待到黃昏時候,放開城門,匹馬單槍一直衝去。驚動陣內賊兵,攔路喝道:「誰敢衝我營寨!」破胡 也不回言,手提火尖槍,一個來一個死,殺得屍橫馬首,萬人闢易。無奈賊兵紛紛,一似浮萍浪草,才撥開時,便又裹將上來。火把齊明,如同白晝。可孤在馬上喝道:「來將何人,速通名姓!」破胡道:「我名賀拔勝,欲往雲中。擋我者死,避我者生。」可孤見他殺得厲害,親自提刀來戰。哪知破胡越戰越勇,雖可孤本事高強,爭奈敵他不住,戰了數合,也敗將下來。破胡乘其敗下,不復戀戰,衝出垓心,拍馬便走。曉夜趕行,直至雲中,迎着臨淮大軍,便到轅門投進文書。臨淮看了忙傳進去,細問賊兵形勢。破胡參見後,一一對答。臨淮道:「我奉命討拔陵,未與一戰。待我破其賊帥,此圍自解,未便舍此救彼。」破胡見臨淮不肯發兵,便叩首稟道:「懷朔被圍已久,危在旦夕。大王按兵不救,懷朔有失,武川並危。兩鎮俱失,則賊之鋭氣百倍,勝勢在彼,焉能征滅?王不若發兵先救懷朔,賊兵一敗,武川亦全。韓陵之眾,皆望風奔逃矣。」臨淮道:「將軍言是,我便發兵。」破胡道:「大王既肯往救,小將先回,報知主帥,準備接應。」王許之,賜以酒食。破胡食畢,辭別便行。 卻說可孤心服破胡之勇,對諸將道:「吾得此人為將,天下不足平矣。今後再與相遇,須協力擒之。」 哪知破胡回來,仍舊一人一騎,將近懷朔,望見賊兵圍住城池,槍刀密密,劍戟層層,如鐵桶一般。見者無不寒心。破胡全然不懼,拍馬殺入,高聲喊道:「我賀拔勝今日回城,敢來擋我者,即死我槍下。」衛可孤聞知,傳集將士,一齊圍裹上來,喊殺之聲,震天動地,比前番更甚。

破胡使動神槍,左衝右突,好似毒龍翻海,猛虎出林。一會兒殺了無數軍士,傷了幾員上將。可孤見他勇猛,暗想道:此人只可計取,難以力 擒,久與他戰,必致多傷將卒。便招回軍士,讓他自去。

破胡奔至城下,賀統軍正在城上,開門放入。父子相見,略敘數語,同至帥府,把臨淮已允,大兵即到報與楊鈞。鈞大喜,設酒慰勞,對破胡道:「將軍英雄無敵,此功已是不小。但武川被圍有日,未識存亡。欲煩將軍去探消息,將軍能復行否?」破胡道:「我去不難。但賊勢浩大,此處保守匪易,我行不放心耳。」統軍道:「有我們在,汝勿憂。」於是待至黃昏,破胡仍舊開門衝出。

賊兵知是破胡,不來攔阻,任他徑去。 卻說可孤知破胡又去,絶早升帳,便喚其子衛可清,悄悄吩咐道:「你去如此如此,則賀家父子皆可收服。」可清領命上馬而去。正是:計就月中擒玉兔,謀成日裡捉金烏。未識此去果能收服賀家父子否,且俟下回再講。

第八卷

太后垂簾重聽政統軍滅賊致亡身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