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北史演義 - 5 / 142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大兵一到,把四門圍住,架起火炮,日夜攻打。李平見他勢已窮蹙,便招他投順,庶可免死。此時元愉內無良將,外無救兵,看看城破在即,追悔無及,只得納款軍門,以憑朝廷處置。李平兵不血刃,遂拔冀州。捷報到京,帝大喜,詔李平班師,解元愉入京。帝聚集朝臣,議元愉之罪。高肇奏道:「逆愉之罪過于元禧,當以禧罪罪之。」帝不忍曰:「朕念先皇愛愉之情,當免其死。」眾臣稱善。唯肇不悅,退歸府中,便遣手下勇士高龍,吩咐道:「汝星夜迎去,一至軍中,速將元愉殺死。」囑李平莫泄,只言怨憤身亡,主上必不見責。高龍領命,飛馬而去。行至野王縣界,迎着大軍,將高肇害王之意,與李平說了。李平曰:「恐非天子之意。」高龍笑道:「彭城尚遭他害,何況元愉。將軍違了高公,功勞都付流水矣。」李平從之。高龍入帳見王,王問:「何人?」龍曰: 「臣乃高令公府中人也。奉主命,以禦酒一瓶,請王自裁。」王泣下道:「我志滅高肇,今為肇殺。將見先帝于地下,必不令高賊善終也。」遂飲藥而死,年二十二。李平以病死上聞。帝不省,命以庶人禮葬之。

元愉有一子一女:子曰寶炬,後為西魏文帝;女即明月公主。皆絶屬籍。瑤姬因為偽後,降敕賜死。左仆射崔光奏其有孕在身,不可加誅,發入冷宮監禁。

後胡後生太子,始赦出。帝以李平有功,升授工部尚書。高肇忌之,乃遣其將帥流言平在冀州盜沒王府寶物,詐增首級冒功,多不法事。帝怒,斥平為民。

是歲大赦,改元永平元年。再說胡充華入宮已及三載,于後在時承幸數次。自高後職掌朝陽,阻絶帝意,妃嬪承恩者絶少。充華之宮帝亦三月不到。一日,宮娥忽報駕臨,忙起迎接,見帝便衣小帽,只隨內侍二人,悄然而至。帝攜充華手曰:「卿為于後所薦,朕憶于後,便即想卿。奈今皇后頗懷嫉妒,絶不似前後寬宏,故今宵私行見卿。卿亦勿泄于後也。」充華拜謝。

是夜,宿充華之宮,五更即去。時值八月中秋,嬪妃世婦皆往正宮朝賀。朝罷,眾妃先散,充華獨後。時月光皎潔,碧空如洗,充華貪看月色,緩緩而歸。

行至一所,內有高亭畫閣,隱隱聞女子笑聲。命宮人入視,出雲諸夫人在亭上焚香拜祝。充華走至亭外,潛聽其語。皆云:願生諸王公主,不願生太子。充華上亭與諸妃相見,曰:「賢姊們在此焚香祝天,肯帶攜小妹一祝否?」眾妃笑曰:「此是帝意,命我等拜祝上蒼,以廣皇嗣。你來得正好,莫負帝意。」充華笑曰:「如此說來,帝意欲得太子也。而賢姊們何以願生諸王公主乎?」眾妃曰:「你尚不知朝廷法度。舊制太子立,必殺其母,以 防後日亂政之漸。我等不願生太子者,實欲自全性命也。」充華曰:「不然,我之祝異於是。」遂跪下祝曰:「願得生子為太子,身雖死無憾。」眾妃皆笑其愚。以後帝每臨幸,充華果懷六甲。諸夫人聞之,皆來勸曰:「近聞後亦懷孕。汝何不私去其胎,以待正宮降生太子,然後再圖生育未遲。不然子雖生,命難保也。」充華曰:「皇后有德,必生太子。吾近來夜夢不吉,必生女也。諸夫人勿為吾憂。」數月,王后生女,封為建德公主。至永平七月初四日,宮人報充華將產,帝恐宮中有弊,命充華移居宣光殿。是夜,遂生肅宗孝明皇帝,名元詡。生時紅光滿室,異香透鼻。帝大喜,步入視之曰:「此真後代帝主也。」嚴斥宮人乳保小心保護,養之別宮。自王后以下嬪妃人等,不得私入看視,即充華亦不許見面。冊充華為貴嬪。六宮皆賀,唯有高後不樂。一日,親至宣光殿,謂胡妃曰:「汝知太子長成乎?」妃曰:「妾自三日後不復相見,今不知也。」後曰:「吾欲視之,同汝一往。」妃曰:「帝有命,不敢去。」後見其不去,亦不往。未幾,太子年四歲,帝幸胡妃,宮妃侍宴,帝半酣,謂妃曰:「我將立東宮,汝知之乎?」妃曰:「妾非今日知之,生太子時已知之矣。」帝曰:「朕所以遲立東宮者,為不忍殺汝也。奈勢不可緩何,當與汝長別矣。」妃曰:「太子國之本也。願陛下速立太子,以固國本。豈可惜妾一人之命,而使儲位久虛。」帝見其慷慨無難色,惻然久之,嘆曰:「汝既真心為國,我亦何忍殺汝。」妃叩首拜謝。於是遂立元詡為太子,大赦天下,改舊制,赦胡妃之死。然魏自彭城枉死,高肇代居太師之職,連歲大旱,民多餓死。肇擅殺囚徒,恣行不顧。帝弟清河王元懌意甚不平。一日,侍宴帝前,清河謂肇曰:「昔王莽頭禿卒傾漢室,今君身曲恐終成亂階。」肇不答,群臣皆愕。帝亦不以為意。其時有梁國降將李苗奏帝道:「西蜀一方,梁無兵將守把,乘虛可取。」帝大喜,因與高肇定取蜀之計。

發兵二萬,以高肇為征蜀大元帥,統領諸將而去。哪知高肇領兵去後,帝忽不豫,病未數月,崩于式乾殿,年三十三歲。遺詔立太子,高陽、清河二王,太師高肇輔政,乃延昌四年正月初六日也。時高肇未歸,國事皆決於二王。商議扶立新君,中尉王顯欲請娘娘懿旨,方召太子,左仆射崔光進前言曰:「天子崩,太子立,國之制也,何待皇后主張?”二王以為然,遂同崔光親到東宮,叫內侍侯綱傳言宿衛,請太子起駕,到式乾殿臨喪。二王欲待天明召集文武,然後即位。崔光曰:「不可。天子年幼,宜即正位以安眾心,不須待天明也。」二王從之,乃引太子登顯陽殿。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