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層雲 - 10 / 115
古典小說類 / 无名子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庾夫人抱了少游,出來中堂,見了親鄰,各各請好了,然後將少游坐下,紅毯毹上。爺娘諸人,俱為遠遠的坐著看他。

那少游各件一個不抓,爬到前面,右手就取玉印,印有劍,劍上穿繫著紅絲散穗纓,自己竟穿手臂上,橫繫了腰下,又翻翻幾本書籍,愛他不捨。左手復取松紋寶劍,把拖在身邊,再三玩弄。余外都不看了。

眾親鄰都獃了。詫異稱嘆不已。須臾,老媽們抱著少游,進內堂去了。於是大家酌酒進饌膳,盡興飲飽,到晚各散。自後無話。

少游到了五歲,孝廉教他學習《孝經》、《小學章句》一遍,便能背讀。慧悟聰敏,過目便不忘,又是孜孜勤好。「四書」、「五經」只兩年讀完,略講大義,聞一知十,多能解得古人所未解,發得古人所未發。孝廉家中有的是書籍,頽積座砂,日就看過。

十歲上頭,文章詞賦,無有不精通。神妙傍的武經韜略,天文奇正,總皆領略。

又過了兩歲,少游還是十二歲。一日,孝廉閒坐,披閲書史。門者報道:「大姨夫謝少傅老爺,帷車臨門。」孝廉北下堂迎接。到了中堂,敘禮寒暄。

茶畢,少傅道:「令郎今為幾歲?現讀何書?」孝廉道:「迷豚今十二齡,讀的是索性隨手抽籤,眼到看過。雖是記性不甚鹵莽,難道竟不知定讀習熟。有時做得些詞賦,或五六七言,只得解解夢呢。」言未畢,少游從書房走出來,向謝少傅再拜,說了:「為侄的來得遲,沒得出門迎接我姨爺呢。」復再拜,請了安。

少傅便攜手坐在傍邊,但見頭上周圍一轉的短髮,都結成小辮,紅絲結束,黑亮如染,從頂一串四顆大珠,用金八寶墜腳。身上穿著銀紅撒花半新不舊大襖,下面半露松綠撒花綾褲,錦邊彈墨襪,厚底大紅鞋,越顯得面如中秋之月,色若春曉之花。亭亭宛然,階前玉樹,矯矯恰爾,雲際孤鴻。少傅一見,目眩神醉。

少游復起身側立,道:「爺爺、姨父在上,小子何敢坐下呢」孝廉微笑道:「承命最是孝順的。」少游於是告了坐,側席傍邊坐下。

少傅復伸手攙住道:「真乃龍駒鳳雛。非敢世兄前唐突,將來皺鳳清于老鳳聲,未可量也。」孝廉陪笑道:「少豚豈敢謬承金獎。」少傅又道:「令郎這等天姿,學業曾雖慣聞,今睹丰茸,頓覺說的模不得萬分之一。可得一吐龍涎,倍為明眸麼?」少游對道:「如有姨爺命題,小侄何敢辭了呈醜。」少傅大喜,仍取眼前攜的一塊方玉書鎮,遞與道:「就此賦詩一首,無拘五七言。」少游攜手接來看時,上雕着一個螭龍之小青玉書鎮。少游即便拂着一幅花箋,拈筆起來,就像做現在一般,寫的早已完,呈詩云:

玉螭千古鎮詩書,好似鬼方宋代儒。

曷不化龍行雨去,九天出入聖神俱。

謝少傅看畢,大驚道:「格高旨遠,宿儒老師多恐不及。」孝廉道:「宋儒是傳達聖道,後生學者豈敢容易詆斥。」少游道:「孔子一部《論語》,只教人以學問,從不言及性與天。子貢所言不可得而聞者,非大賢以上的資到,不能及也。子思是孔夫子之孫,親承了家學,故一部《中庸》說到性天上頭,曰惟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至于與天地參則知聖人之道,粗者夫婦與知,精者天地同德。故曰至誠為能化,人曰至誠如神。聖人神明變化,豈拘拘焉繩移尺步者手。善學孔子者,惟有孟氏七篇。所述不越乎仁、義、孝、悌,此入聖人大路也。其性善一語,不過為中下人說法。他自己得力處,在於盡性知天。孔夫子五十學易,孟子終身未嘗言易。誠以易者乃天道幽遠之極,致上智亦所難明。宋儒未達天道,強為傳說,如參禪尚隔一塵,徒生後學之障蔽。又講到性理,非影響模糊,便刻畫穿鑿,不能透徹源頭,只覺到處觸礙。若夫日用平常,聖人隨時而應要之,各當其理,何用設立多少規矩,令人印定心眼,反疑達權者為逾閒,通變者為失守,此真墜入窠臼中耳。孩兒讀書,要悟聖賢本旨,不比經生眼孔,只向章句鑽研,作依樣葫蘆之解。是以與宋代之儒不合,願爺爺勿訝。」謝少傅獃了,伸舌半晌縮不得。孝廉生氣,喝道:「胡說,使不得的。」少傅復道:「侄兒快論,足令學者開得茅塞。」讚歎不已。少游侍立小頃,退去。

少傅道:「令郎真天才也,不可及。」孝廉謝道:「孩兒不識方向說話,世兄不可詡可呢。」少傅道:「舉是跡弛之論,何可為欠。」說罷,擺上酒膳,兩人相對用過。盥漱吃茶畢,又談了一會子的閒話,居然窗日西斜,晚膳夜寢。自不必說。

次日天明,少傅便欲起身告別,孝廉道:「尊兄又何忙遽?」少傅道:「有官事在前,不敢久留。」孝廉知不可輓,依依相別去了。

原來謝少傅名瓊,字美玉,號石交,湖州人,晉丞相謝安之後,官居太子少傅。為人清謹怡雅,告假歸鄉。今日假滿還京,歷訪孝廉。

孝廉送了少傅,復責少游道:「你是孩提,妄斥宋代真儒正學,非平日論習正論,可不是駭妄麼?」少游躬身道:「孩兒不敢,不敢。常聞少傅姨爺酷慕東坡,近又信王、陸之論雲故。孩兒故為此訝論,俯仰姨爺的,非敢背馳程、朱之正學,甘為誤見義理呢。伏願爺爺勿疑罷。」孝廉微哂道:「雖然一時之論,後不可再道罷。」少游道幾個「是」,道:「如命,如命。」語休絮煩。再說倏忽之頃,又過一歲,正是縣府試之年。

少游趁期赴考,次第連點了案道。孝廉夫妻,不勝奇喜。少游自得縣府兩考魁擢,尤為得意,十分着意講好,只俟宗師來到。

按下不題。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