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層雲 - 4 / 115
古典小說類 / 无名子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性真避席躬身道:「小的是一個緇徒,那裡與王爺對席?」南海王道:「賓東主西,禮固然也。賢師無為過讓。坐下好多說說話兒。」性真方纔跪下,告了坐,側席坐了。

坐定,又捧上香茶。只見十數侍女,俱各丰姿秀曼,羽衣蹁躚,傍邊侍立。茶罷,又擺上杯盤,羅列桌上,真是水府之珍品,都不認名,但覺香美異常。此刻性真也覺肚中乏了,吃過果菜的類。

龍王親自酌酒以勸,性真謙讓道:「酒者,伐性之狂藥,佛家之大戒。貧道不敢承賜了。」龍王笑道:“釋氏五戒,酒為是最。寡躬豈為不知而勸乎?賢師,此與人間之狂藥有異也。

是沉香琥珀用百花釀成,不用曲孽溶化的。只暢人之氣,定人之神。賢師用過,乃知道呢。”性真再辭唐突,吃了半杯,頓覺香留口脗,神清氣爽。

飲訖,侍禦撤去傢伙,性真告退。龍王隨命侍禦們,奉把禮物來了,擺兩道分上。龍王道:「這個是水府之產。東邊,敢為大師老師父獻上薄儀。又這西邊,為賢師哂留,以存芹意呢。」性真看他東一道,是珊瑚如意一把,蝦須帘子二副,真珠項掛一串;西一道,龍鬚編成蒲葵扇一把,珊瑚拇指大的五尺七寸禪杖一部。

性真起身,頂禮拜謝道:「師父送的厚禮,王爺特的盛誼,小的不敢擅辭,總是山家無用的。且佛家規模,寂滅為本。這般華麗,只為喪志。貧道斷乎不敢拜領,惟王爺曲恕罷。」龍王道:「這不過是薄表寸枕。老師父薄儀,敬當另日修呈,惟賢師復見卻。」性真堅意固辭,龍王知不可強,復道:「就此姑留,以成賢師之高操了。」性真再三稱謝,因為起身拜別。

龍王答輯,親自下階,達出水府而別。

這裡,性真別了南海王,依前復了舊路。行不多時,已至山門外。便到石橋之下,猛然抬頭一看,這時八仙娥尚在橋上,相與說說笑話,性真驚訝,就整一整袈裟,向前叉手道:「是蓮花峰六觀大師徒弟性真,奉師父之命,請安於鬥姥天尊、南海大王。今日蟠桃勝會勞動勞動,方纔的回去覆命。不料諸位菩薩玉趾臨此石橋之上,橋路多狹,惟願菩薩特垂慈悲,藉此歸路罷。」八仙娥連忙答禮道:「妾等是南嶽衡山衛元君娘娘侍女。今朝娘娘赴西池王母宴席,猶未迴鑾。妾等就等了半天,偶爾憩此橋上。師父願找怎麼他路了罷。」性真道:「一道溪水,迥隔南北。難道貧道從何飛越過的好些兒?」八仙娥笑道:「昔達摩天尊,駕了蘆葉,也涉大海。今又師父隨着南海王,闢琉璃之波,入水晶之宮,可不是這麼溪水,深不滿丈餘,難道非橋不涉過麼?」性真一笑道:「仙家素無買路錢。諸仙娥必欲索買道錢,貧道有數顆明珠,願獻諸位菩薩,買這一路,有何不可?」說罷,手把一朵芍藥花,笑擲石橋上,這一花回回了一番,登時化為八枚明珠,鋪地轉環,祥光燦爛。

八仙娥不勝詫異,各拾了一顆,回顧了性真,嘻嘻的一笑,一身騰空,駕着祥雲而去。性真抬頭望望,但聞一陣環 咚玎,香風撲面,良久不息。性真不由之心蕩神搖,悵然佇立。一頓飯時,剛纔勉強定神,才過了石橋,歸到方丈,拜見了大師。

正值大師講罷,存神趺坐了。性真向前,回明了天尊申勤致意的話,隨到南海王之水府,龍王致禮物,謙讓他不受的情意,一一告訴了一遍。大師只為默默不答一句話。性真不敢即聲,侍立傍邊良久。大師便復朝着別處,閉目無話。

性真只自回至禪房,除了毗盧帽,脫了袈裟,倚置了禪杖,坐了蒲團之上。一壁廂詫異,大師默然無語;一邊又想念八仙娥之艷容嬌態,森然在目,神魂恍惚。

忽然肚裡想起來,道:「到底是丈夫,生於天地之間,力學孔、孟之書,躬逢堯、舜之世,事業隆于當世,功名垂于竹帛。上孝父母之養,下育室家之樂。榮親耀宗,封妻蔭子,侍妾數百,一呼百諾。這為古今豪傑,得志榮華。爭奈怎麼佛教,主了玄冥寂滅,棄卻家國,拋離骨肉,縱能悟了上乘之法,傳了祖師之統,得此參祥悟道之路徑,明心見性之工夫,可不是辜負五倫,自絶于天?畢竟是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如何舍此正經道理,難道不是捨近取遠,致人疑感麼?」這般講來,心猿意馬,一時亂跳,以致更深,自不免獃獃的發了怔,睡不着來。倒又霎時闔眼,八仙娥羅立於前,嬌笑香語,若在跬步。

於是性真忽復驚語,心內自言道:「釋教萬殊,只在一心。我從師父,十年講道。豈可一朝壞了。艷羡富貴,誤我心機!」便起身引了炕桌,起旃檀,整襟危坐。隨取鬥姥天尊賜的一粒金丹,溶成了湯水,一口吃下了。一時有如醍醐灌頂,恍然大悟,存化良久,復歸正果,依然妥志,才剛一夜安寢。

次日,天才黎明,性真起來,盥洗畢,進了方丈。大師業已大會六百餘個徒弟,設了法場。性真赧然不句起早赴會。大師一言不加,只與諸徒談玄說幽。性真不敢坐下,只為側立傍邊。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