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層雲 - 3 / 115
古典小說類 / 无名子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日,王母娘娘聖誕,盛開蟠桃宴。上帝、如來、諸天尊俱赴宴筵,南海大王一同往參。大師心內想道:「鬥姥天尊往日枉屈,講了大乘道場。南海王每化為白衣老人,三回五次,參會法筵。我既不能躬往謝禮,倒好送以一個徒弟,等等路次,賀了盛會,以敬我一心,有所不已。」就問眾沙彌道:「今日鬥姥天尊、南海龍王赴他蟠桃勝會,盡日而散。今送徒弟中謹慎的一人,往南天門外,蓬萊歧路。一來賀敬王母壽誕勝會,二則說了我不克造禮,惟性真師弟一番下山,走一遭回來罷。」性真應聲道:「弟子謹承依教。」原來性真是六觀傳鉢高弟,年今二十歲,聰明乖覺。經文釋教,無有不精。通貫奧旨,修戒成道,心誠識慧,聞一知十。

古今 黎中,百個難得他一個。又生得面如傅粉,唇若塗脂,神凝秋水,眉分春山,一表超眾。

是日承師父之,退歸禪房,登時浴了身,抓了瓜,用過早齋,淨了手。頭上戴着嵌寶毗盧帽,身上穿著雲孫織成無縫八寶錦練袈裟,項上掛着一百八顆攢結長穗一串法珠,手提鬥水降魔照妖禪杖,足着厚底白編多耳麻鞋。打扮得齊齊整整,飄然下山。風彩瑩清,道氣超卓,真真似天仙降凡,活佛生世。

隨到山門外十里多路,一個石橋上,俯看了春水溶溶,山花幽幽。乍住禪杖,一壁廂心內自言道:「前歲之重九節,師父講說金剛法席的日,鬥姥天尊來參,天尊駕雲而還。我陪師你送至那橋上,今為半歲光陰,才又到石橋了。」因看了一回,復悵然前去,向蓬萊歧路去了。

且說九疑之北,洞庭之南,湘江環了三面,中有一座大山。

這是五嶽中南嶽衡山。這山儼然中處,那七十二峰,擁護拱揖,勝躍嶄萶,雲朧霧藏,就是元氣所鍾,森羅卓竦。贏秦之時,有一女仙,修煉悟道,受上帝之職,鎮守此南嶽,號南嶽衛夫人。後復賜元君之任,觀號紫清。

當日,元君亦赴王母聖誕。侍女八人,趁着晚上,隨迎接衛元君于南天門外,各駕着彩雲,過了天台山。一仙娥道:「這天台山蓮花峰,是六觀大師之居。迭嶂瑞靄,斷壑清流,可供一時的娛。今天日猶早,夫人星幢未回。我們暫且遲回于此地,探嘖幽景,弄得春妍,倒是難得的。」諸娥一時答應道:「正合我們的意。一番疏暢疏暢,有何不可。」當下各自按下雲頭,輕移蓮步,玩玩幽景,沿流暫住,青苔白石,毫無半點塵累。但見谷鳥和鳴,溪遼風。眾仙娥不勝有趣,逶迤至于石橋上。一娥道:「這麼一個好好的居,多勝了我們之衡岳,比不得了。」一娥道:「可不是呢!真真是生佛之居」相與喝采,說說笑笑,忘歸逍遙了。按下不表。

再說性真,白蓮花峰山門外,一路賞玩,到了南天門外,蓬萊岔路。候了一盞茶時,便見綉幢翠蓋,飄飄揚揚的來。仙童五六輩,護着一位白首仙官而來,正是鬥姥天尊。

性真躬身立於路側,見鶴駕到前,上前稽首,請了安,徐道:「小的奉了六觀師父之命,賀了天尊大老,會過盛筵,駕過近地,忒地頂禮,以伸敬恭之忱。」王尊停驂,謝了安,道:「多承大師之盛意。又勞動賢師之玉趾,遠遠等着了多時。」性真行禮罷,復道:「小的隨留了此,奉候南海大王,一般請安,不敢遠陪了。天尊大老,就此告辭呢。」鬥姥天尊道:「就是這麼著。天也不早,南海王寶輦在後,想不遠的。賢師請留罷,多多上了老師兄請安。」便向袖裡取出一粒金丹、兩枚仙果,贈與道:「賢師遠路勞乏,只怕也餓了。可將此吃些兒罷。」性真雙手恭接了,道:「大老惠賜,不敢不受。只恐不得克當。」天尊道:「賢師說那裡話。路次只表芹意,賢師領受才是了。」性真拜謝,就藏了袖中。天尊再三稱勞,便隨一輯而遐舉。

但聞遠遠的有鼓樂的音,久的不聞。性真只為佇立,等了一回。又見許多仆從,擁來着一乘寶轎至了。性真向前就問:「何位仙官來了?」引路的答道:「可不是南海大王麼?」性真迎了進來,道:「小的性真,以六觀師父之命,請安於大王了。」南海王常常慣的就蓮花峰,參聽六觀大師之說法,如何不認得性真,驚喜答應道:「好教賢師候的工夫久了。」下車隨問道:「師父如今可還康健麼?」性真答道:「師父康健呢。」南海王又道:「蓮花峰裡諸徒菩薩,可能好麼?」性真道:「賴王爺之福蔭,都好了。」南海王道:「賢師幾時來此了?」性真道:「老師父為請王爺之安,又請了鬥姥天尊,並賀今天西池盛會。貧道剛纔的來了,鬥姥爺寶輪聿至,才敘申勤而別的。無多,王爺玉駕際到呢。」南海王喜的不勝道:「難得賢師遠勞,天也尚早些,請賢師一同去了陋居,供了一壺熱茶,回去好的正經呢。」性真道:「恐師父企的多了。」南海王那裡肯放,又道:「曾者寡躬三回五次四擾禪宇。大師難望下山的。賢師剛來半程,豈惜了一步賁屈麼?」性真一來被南海王堅意不放,二者曾未睹水府瓊宮貝闕,因順勢謝道:「今蒙王爺如是錯愛,敢不承命。」南海王大喜,先即上車。性真駕雲隨後。不消一刻,到了水宮,龍王落下車來,宮娥侍從一時簇擁着上殿。性真輕移步捷,走入宮門,不敢上前。龍王隨命侍禦引上殿來。但見珠宮貝樓,金碧輝煌,耀人眼目,錦筵綉毯,翠訞晶屏,迥非人間所有。正中設着一大金爐,不知焚着怎麼香。傍有一盤佛手,金色燦爛,異香撲鼻。登時侍禦奉將引枕、靠背挪好了,讓性真坐定。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