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八賢傳 - 3 / 39
古典小說類 / 梅叟志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你可再思再想。”郭氏曰:「我和他原是一母所生同胞姐弟,好不好,還我銀子,兩不上門。」言罷出了大門,往十里堡而來。

郭氏只走的面赤、足痛、流汗,走一程歇一程,挨至日夕方到郭英門首,早有門丁進去報于丫鬟,丫鬟上寢樓說:「俺大姑奶奶來了,」郭英之妻岳氏禮垣聞報,忙下寢樓,迎着玉蓮說:「姐姐來了。」以手挈着玉蓮之手說:「姐姐一向安好?」

玉蓮回答:「好,弟妹可好。」岳氏禮垣回答:「承姐姐一問。」

二人攜手攬腕上了寢樓,對面落座,丫鬟獻上茶來。不知討銀給否,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移姐屍郭英圖賴 蟒蛇賊推櫃入河

姐弟原是一母生,為著討銀犯競爭。

若是思念同胞義,焉能命喪歸陰中。

話表二人茶罷,岳氏禮垣問道:「外甥為何未來?」郭氏玉蓮見問,止不住淚如雨下。岳氏禮垣口呼:「姐姐,你傷心悲痛,莫非是你的胞弟得罪你了?那是不成材料之人,何必與他一般見識。」郭氏玉蓮一聞此言,哭得更慟。郭英自外而來,拉著官腔說:「是誰在樓上啼哭?」上得樓來,一看是他姐姐,遂說道:「不用講了,你是來家給狗頭姐夫找面子來了,是呀不是?怎麼許他放火,就不許我點燈。」郭玉蓮說:「什麼叫點燈放火?皆是閒話。」郭英說:“姐姐,你想我背運之時,我往你們家中去,那個窮酸嫌我窮,一見面他說:『大舅退後些,你那身上窮味熏得人腦漿子疼。』罵得我羞愧難當。昨日他到我家,我不過是還他前者待我太薄的那一場羞辱,他就惱了。

那時姐姐你看不過,款待我酒飯,不然兄弟我下不了台。這是我依樣畫葫蘆。”郭玉蓮說:「你是小人之心,鼠肚鷄腸,立刻就還席。我今來家不是給你姐夫找面子,也不是向你講誰是誰非之理,一切不論。我們度日艱難情形,大料你也盡知,我來向你要那所借的一千兩銀子來了,再算一算利息。」郭英聞言,暗自思想:「若按本分利,我須若干銀子給他,我好容易掙的家當,豈肯分給她一少半。咳!我寧惱了親戚,焉能捨了財產。」

想到這裡,遂將臉一沉,把眼一翻說:“姐姐,算什麼利息?

我向你借什麼銀子?我和你未有不清楚之事。”郭玉蓮問:「三年前你從我那裡借來一千兩銀做買賣,原說除水分利,而今已經三年,本利不見。快算清楚我好還家。」郭英說:「莫非姐姐你放刁嗎?你向我討銀子,你給我什麼銀子?是桃銀子?是杏銀子?這是哪裡說起。」郭玉蓮問:「大舅莫出此戲言。」郭英說:「我豈有戲言之理。」郭玉蓮聞言,只氣得柳眉直豎,杏眼圓睜,怒從心起,痰從肺生,瞬息之間,鼻唇皆青,從椅子上噗咚倒于地上,忽聞那咽喉之中,唿嚕唿嚕響了數聲,絶氣而亡。

郭英夫妻二人一見玉蓮氣死,只唬得魂飛魄散。郭英口呼:「賢妻,這件事非同小可,俗語有云:『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我姐姐既死在咱家,李興周若知道信,必不肯與咱罷休善罷,不如給他個金風未動蟬先覺,暗算無常死不知。」言罷,遂吩咐家中闔宅上下人等:「今日這件事不准傳揚出去,若泄漏消息,必把爾等致死。今且賞每人十串錢。」吩咐已畢,合家上下人等領賞,哪個敢透一透氣。

郭英把緊身小襖穿停妥,把跟腳之鞋蹬上,候至街上寂靜無人之時,又兼天陰,遂吩咐家丁槽頭牽馬,將馬牽到,郭英把郭氏玉蓮屍骸馱在馬上,牽出大門,不多時來至李興周門首,把郭氏屍骸放在李興周門首,飛身上馬回家去了。

且言李興周見日落西山,不見妻子回家,心欲去迎,小全喜又哭,候到天交二鼓,小全喜方睡着。李興周方得空把房門倒閉,開開大門,心中惦念,惟恐姐弟爭吵,急向外走,絆了一腳,用手一摸,乃是一個人躺在門前,問着不語,進屋把燈端出一照,見是自己之妻已死了,大驚,又不敢哭,恐鄉約地保知曉,有些不便,有心藏匿,又恐郭英告狀、訛詐。左思右想,無法可使,心亂如麻,並無主意,真是當局者迷。暗想:「不如先扛到屋中再作道理。」遂把郭氏玉蓮屍骸搬在屋內,放在牀上,出來關上大門,回至屋中,還未落座,忽聽外面乒乓叫門。

這原來是郭英回到家中,換了衣服,來探聽動靜。來至李興周門首,不見他姐姐屍骸,就知李興周給掩藏了。又見大門緊閉,心中有了準了,遂即拍門喊:「開門來,開門來。」

李興周聽得有人叫門,只疑是鄉約地保知覺,細聽是郭英的聲音,暗說:「不好,不如將妻屍身藏在櫃內,他進來時聽他說何言語,再作道理。」想罷,急忙把妻屍身藏匿櫃內,然後出屋故意問:「半夜三更,是何人叫門?」郭英答言:「是我。」李興周說:「當是誰,原是大舅來了。」遂把門開放,郭英近前作了一個揖,口呼:“姐夫,昨日小弟吃酒太多,醉了。

得罪了姐夫你,理當即刻登門賠罪,適遇知縣請弟吃酒,吃到日落西山,方纔回家。拙荊迎門向我說:『咱姐姐來家借銀子。』我問借給姐姐多少銀子,拙荊說:『你未在家,沒借給。』我說:『你這老婆做不出一點正經事來,常言道:親故親故,不親不顧。或多或少,當借給姐姐幾兩銀子,才是同胞姐弟情腸。』拙荊說:『明日送去也不遲。』我說雖然如此說,咱姐姐是女流之輩,見未借給她銀子,心中必然不悅;不如我拿着兩個元寶送了去,一來省得姐姐不悅。二來昨日得罪姐夫,前去賠情。

因此不論白日黑夜,前來送銀賠情。”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