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亞全集 《理查三世》 - 1 / 31
理查三世

劇中人物 愛德華四世

愛德華 威爾士親王,即位後稱愛德華五世

理查 約克公爵 愛德華王之子

喬治 克萊倫斯公爵

理查 葛羅斯特公爵,即位後稱理查三世 愛德華王之弟

克萊倫斯一幼子 

亨利 裡士滿伯爵,即位後稱亨利七世

布希埃紅衣主教 坎特伯雷大主教

托馬斯·羅塞漢 約克大主教

約翰·毛頓 伊裡主教

勃金漢公爵 

諾福克公爵 

薩立伯爵 諾福克之子

利佛斯伯爵 愛德華王後之弟

道塞特侯爵

葛雷勛爵 王後前夫之子

牛津伯爵 

海司丁斯勛爵 

斯丹萊勛爵 又名德比伯爵

洛弗爾勛爵 

托馬斯·伏根爵士 

理查·拉克立夫爵士 

威廉·凱茨比爵士 

詹姆士·提瑞爾爵士 

詹姆士·勃倫特爵士 

華特·赫伯特爵士 

羅伯特·勃萊肯伯雷爵士 倫敦塔衛隊長

威廉·勃蘭頓爵士 

克利斯朵夫·歐錫克爵士 牧師

另一牧師 

倫敦市長 

威爾特郡巡史 

特萊塞爾

勃克雷 安夫人之侍從

伊利莎伯 愛德華四世之後

瑪格萊特 亨利六世之寡後

約克公爵夫人 愛德華四世、克萊倫斯與葛羅斯特之母

安夫人 亨利六世子愛德華之寡妻;後為葛羅斯特公爵之妻

瑪格萊特·普蘭塔琪納特 克萊倫斯一幼女

公侯、從吏、錄事、紳宦、市民、兇手、使者、幽靈、兵士及其他侍從等 

地點 

英國 


第一幕


第一場 倫敦。街道

葛羅斯特上。 

葛羅斯特 現在我們嚴冬般的宿怨已給這顆約克的紅日照耀成為融融的夏景;那籠罩著我們王室的片片愁雲全都埋進了海洋深處。現在我們的額前已經戴上勝利的花圈;我們已把戰場上摺損的槍矛高掛起來留作紀念;當初的尖厲的角鳴已變為歡慶之音;殺氣騰騰的進軍步伐一轉而為輕歌妙舞。那面目猙獰的戰神也不再橫眉怒目;如今他不想再跨上征馬去威嚇敵人們顫慄的心魄,卻只顧在貴婦們的內室裡伴隨著春情逸蕩的琵琶聲輕盈地舞蹈。可是我呢,天生我一副畸形陋相,不適於調情弄愛,也無從對著含情的明鏡去討取寵幸;我比不上愛神的風采,怎能憑空在嫋娜的仙姑面前昂首闊步;我既被卸除了一切勻稱的身段模樣,欺人的造物者又騙去了我的儀容,使得我殘缺不全,不等我生長成形,便把我拋進這喘息的人間,加上我如此跛跛躓躓,滿叫人看不入眼,甚至路旁的狗兒見我停下,也要狂吠幾聲;說實話,我在這軟綿綿的歌舞昇平的年代,卻找不到半點賞心樂事以消磨歲月,無非背著陽光窺看自己的陰影,口中唸唸有詞,埋怨我這廢體殘形。因此,我既無法由我的春心奔放,趁著韶光洋溢賣弄風情,就只好打定主意以歹徒自許,專事仇視眼前的閒情逸致了。我這裡已設下圈套,搬弄些是非,用盡醉酒誑言、譭謗、夢囈,唆使我三哥克萊倫斯和大哥皇上之間結下生死仇恨:為的是有人傳說愛德華的繼承人之中有個G字起頭的要弒君篡位1,只消愛德華的率直天真比得上我的機敏陰毒,管叫他今天就把克萊倫斯囚進大牢。且埋藏起我的這番心念,克萊倫斯來了。

克萊倫斯、勃萊肯伯雷及衛士上。 

葛羅斯特 三哥,您好,閣下身邊帶有武裝守衛是何道理哪?

克萊倫斯 國王陛下,為了照顧我身子安全,指派了守衛,要送我進倫敦塔。

葛羅斯特 是什麼緣由呢?

克萊倫斯 為了我名叫喬治。

葛羅斯特 呵喲!我的王公,這哪是你的過錯呢;若是為了這個緣故,他就該定你教父的罪。呵,陛下他也許打算送你進塔去重新命名吧。當真為的什麼,克萊倫斯,你能告訴我嗎?

克萊倫斯 當然,理查,只要我知道;可是我實在弄不清;不過,據我所知,他聽信了一些癡人說夢的預言;他從兒童識字本裡拈出一個G字來,說什麼巫人曾經告訴他這個G字會篡奪他的王位;而我的名字喬治恰是G字起頭,於是他就一心認定我就是篡位的人。據說,竟是這一類的無稽之談嗾使了皇上今天定下我的罪名。

葛羅斯特 對呀,正是如此,因為男子受了女人的統治:不是皇上把你關進倫敦塔的;原來是他的妻後,葛雷夫人,在旁指使他,造成了這個恐怖局面。難道不就是她和她的尊兄伍德維爾那位大人,彼此共謀,海司丁斯才被送進塔牢,直到今天才獲釋嗎?我們都不很安全哪,克萊倫斯;都不很安全。

克萊倫斯 天哪,我看除了外戚們,誰的安全也沒有保障了,除非是那些在皇上和休亞夫人之間穿梭不停地星夜奔忙的傳信人。你可曾聽說海司丁斯為了重獲自由,是如何向她卑躬屈節的嗎?

葛羅斯特 硬把她當神明一樣膜拜,低聲訴苦,這位禦前大臣才討回了自由。告訴你吧,我看我們也只有這一條路;要想贏得聖恩,就得聽她使喚,芽上她門下仆從的制服給她效勞。那窄心眼兒的老寡婦和休亞自己自從受到我們王兄的冊封以來,已一躍而為朝廷的顯要人物了。

勃萊肯伯雷 我請求兩位王公寬恕;國王陛下有命,所有的人,不論職位高低,一概不准同你這位哥哥交談。

葛羅斯特 當真;對不起,勃萊肯伯雷,我們的談話你盡可任意傾聽。我們沒有講犯上的話,老兄。我們說國王賢明,還說他那位高貴的王後年事已高,心地寬厚,並且美貌出眾;我們說休亞夫人有一雙俊秀的腳,櫻桃小口,嫵媚的眼,十分悅耳的聲調;也還說到外戚們都封為權貴了。你怎麼說,爵爺?你能否認這些事嗎?

勃萊肯伯雷 關於這些,王爺,不幹我任何事。


第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