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後主全集 - 2 / 14
太白曰:「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江南李主曰:「問君還有幾多愁,卻似一江春水向東流。」略加融括,已覺精采。至寇萊公則謂:「愁情不斷如春水。」少游云:「落紅萬點愁如海。」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矣。

徐士俊《古今詞統》:

只一「又」字,宋元以來抄者無數,終不厭煩。

王世貞《弇州山人詞評》:

「歸來休放燭花紅,待踏馬蹄清夜月。」《玉樓春》致語也;「問君能有幾多愁,卻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情語也。後主直是詞手。

董其昌《評註便讀草堂詩餘》卷三:

山谷羡後主此詞,荊公雲未若「細雨夢迴鷄塞遠,小樓吹徹玉笙寒」尤為高妙。

王士禎《花草蒙拾》:

鐘隱入汴後,「春花秋月」諸詞與「此中日夕只以眼淚洗面」一帖,同是千古情種,較長城公煞是可憐。

王闓運《湘綺樓詞選》前篇:

常語耳,以初見故佳,再學便濫矣。朱顏本是山河,因歸宋不敢言耳。若直說山河改,反又淺也。結亦恰到好處。

俞陛雲《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就詞而論,李、劉、秦諸家之以水喻愁,不若後主之「春江」九字,真傷心人語也。虞美人之二 依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風回小院庭蕪綠,柳眼春相續。憑闌半日獨無言,依舊竹聲新月似當年。 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

燭明香暗畫樓深,滿鬢清霜殘雪思難任。校記

[題]《草堂詩餘續集》、《古今詞統》、《古今詩餘醉》調下有題「春怨」。

[尊前]《尊前集》、侯文燦本《南唐二主詞》均作「尊罍」。《古今詩餘醉》作「金罍」。

[畫樓]呂遠本《南唐二主詞》作「畫堂」。《詞譜》作「畫闌」。

[任]《全唐詩·附詞》、《詞譜》作「禁」。集評

沈際飛《草堂詩餘續集》卷下:

此亦在汴京憶舊乎?……華疏采會,哀音斷絶。

徐士俊《古今詞統》卷八:

此君「花明月暗」之外,復有「燭明香暗」。

譚獻《歷代詞選集評》:

二詞指此闕及「春花秋月」一闋終當以神品目之。……後主之詞,足當太白詩篇,高奇無匹。

俞陛雲《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五代詞句多高渾,而次句「柳眼春相續」及《採桑子》之「九曲寒波不溯流」,琢句工練,略似南宋慢體。此詞上下段結句,情文悱惻,淒韻欲流,如方干詩之佳句乘風欲去也。烏夜啼之一 依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昨夜風兼雨,簾幃颯颯秋聲。燭殘漏滴頻欹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一夢浮生。醉鄉路穩宜頻到,此外不堪行。校記

[調名]《全唐詩·附詞》作「錦堂春」。

[漏滴]呂遠本《南唐二主詞》作「漏斷」。

[一夢]呂遠本、蕭江聲抄本《南唐二主詞》作「夢裡」。集評

《詞譜》卷六:

《烏夜啼》,唐教坊曲名。《太和正音譜》注南呂宮,又大石調。宋歐陽修詞,名《聖無憂》,趙令畦詞句《錦堂春》。按郭茂倩《樂府詩集》,有清商曲《烏夜啼》,乃六朝及唐人古今體詩,與此不同。

此蓋借舊曲名,另翻新聲也。烏夜啼之二 依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 燕脂淚,留人醉,幾時重。

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校記

[調名]《樂府雅詞》作「憶真妃」。《花草粹編》將此首歸入《相見歡》,在李後主下注「烏夜啼」。

[無奈]呂遠本、蕭江聲抄本、侯文燦本《南唐二主詞》作「常恨」。

[寒雨]呂遠本、蕭江聲抄本《南唐二主詞》作「寒重」。

[晚來風]吳訥《百家詞》舊抄本《南唐二主詞》作「曉來風」。

[留人醉]《樂府雅詞》、《花草粹編》作「相留醉」。

[自是]《樂府雅詞》作「到了」。集評

譚獻《譚評〈詞辨〉》卷二:

前半闋濡染大筆。

王國維《人間詞話》:

詞至李後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變伶工之詞而為士大夫之詞。周介存置諸溫韋之下,可謂顛倒黑白矣。「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金荃》、《浣花》,能有此氣象耶?烏夜啼之三 依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寂寞梧桐深院,鎖深秋。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校記

[調名]《詞的》、《花草粹編》作「相見歡」。《詞譜》在調名下註:「南唐李煜有『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鈎』句,更名『秋夜月』、又名『上西樓』,又名『西樓子』。」《詞的》、《草堂詩餘續集》、《古今詩餘醉》調下有題「離懷」,《清綺軒詞選》調下有題「秋閨」。

[別是]《花草粹編》作「別有」。集評

黃昇《花庵詞選》卷一:

此詞最悽惋,所謂亡國之音哀以思。

徐士俊《古今詞統》卷三:

七情所至,淺嘗者說破,深嘗者說不破。「別是」句甚深。

茅映《詞的》卷一:

絶無皇帝氣,可人可人。

王闓運《湘綺樓詞選》:

詞之妙處,亦別是一般滋味。

俞陛雲《南唐二主詞輯述評》:

後闋僅十八字,而腸回心倒,一片淒異之音,傷心人固別有懷抱。考異

此詞《花庵詞選》列為李後主作。而《花草粹編》引楊湜《古今詞話》及《十國春秋》均認為孟昶作。一斛珠 依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曉妝初過,沉檀輕注些兒箇。向人微露丁香顆,一曲清歌,暫引櫻桃破。

羅袖裛殘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綉床斜憑嬌無那,爛嚼紅茸,笑向檀郎唾。子夜歌之二 依王國維輯本《南唐二主詞》尋春須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縹色玉柔擎,醅浮盞面清。


上一頁 | 首頁 | 目錄 | 下一頁


贊助商連結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